約翰遜勝在文宣 對港有何啟示?

評論版 2019/12/17

分享:

英國首相約翰遜微調的新內閣剛出爐。回顧上周英國大選保守黨大勝,一般解讀是英國選民希望擾攘多時的脫歐進程能盡快有個了斷,故此連工黨支持者也有部分轉投對家,藉以促成3年前民眾透過公投屬意脫歐的結果——群眾心理無疑是選舉勝負關鍵,但不少人似乎忽略了文宣的力量。

工黨口號文宣 語意含糊致命傷

當日Brexit一詞既是以組合字作政治宣傳之典範,首相約翰遜自然繼續「食住上」,把英文短句「完成它」:Get it done變為Get Brexit Done,也就順理成章人人琅琅上口。相比之下,工黨的口號:It's Time for Real Change(是時候有真正轉變),不單沒有新意,更大的問題是其語意含糊——脫歐對英國而言必屬大變,選民當如何理解這並非工黨所謂的「真正轉變」?

政治口號的致命傷,往往是跟對手比較之後,候選人能夠為選民帶來甚麼?而甚麼時候說了卻反而變得不具體、不清楚、不貼身。例如2008年奧巴馬競選時的Change,便較諸對手麥凱恩的口號Country First來得實在:因為前者是呼籲受夠了小布殊的人轉投民主黨,後者要求選民把國家在首位——人性則顯示國家在遠,自身利益在近——Brexit的本質就是轉變,每個英國人亦想像了3年自己的生活將會怎樣change,投票前工黨卻提出Real Change,意思是制度改革——結果顯示,人性無分國界:國家與制度在遠,自身生活利益在近。

同理,當年的Country First來到今日特朗普手上變成了America First,雖不是選舉口號,卻因為從「為國」(即人民在國家後面),轉化成為更多「惠己」(即其他國家跟在美國後面)的意思,所以在政治宣傳上效力極其宏大。

除了文宣,另一個較多人忽略之重點,乃是脫歐協議本身,即withdrawal agreement——既然這次大選的核心課題只有Brexit,如何脫歐毫無疑問該是關鍵。固然,即使對許多英國人來說,首相約翰遜提出的新脫歐協議跟之前文翠珊的版本有何不同,也未必會有很確切的理解——某程度上,如果說選舉文宣是面向普羅百姓的政治語言,則脫歐協議文本,可謂充滿政客之間慣用的技術用語——表面猶如法律條文,但實際上卻是「政治宣言」(不妨留意「協議」的題目訂明此乃political declaration,因此不具法律約束力),更內藏許多政治暗號。

約翰遜面懵心精 協議各取所需

別小看約翰遜成功游說歐盟接受其新方案,對上周英國大選的影響——雖然達成協議已經是一個月之前,但「修改原協議」這個政治動作本身,卻包含以下3個重要信息,導致保守黨大勝:

(1)約翰遜表面民粹掛帥、粗枝大葉,其實面懵心精,有能力理解並商討執行細節。

(2)政治離不開利益分配,要達成協議便不能只講口號或原則,必須促成各取所需。

(3)在不涉及領土和主權問題下,所有關鍵議題也可破格處理,選項務須保留彈性。

篇幅所限,脫歐協議各項細節難以在本文詳盡剖析,不過其中跟本港政局最有關連的重點,應是約翰遜就被喻為「脫歐死結」之北愛爾蘭(簡稱「北愛」)邊境問題,提出了「一國兩制」,這一點亦是新協議跟先前文翠珊所訂版本,最為主要的分別。

有關北愛邊境問題的歷史,恕在此不贅。重點在於各國強烈要求英國脫歐之後,雖然北愛屬英國領土,但必不可設立「硬邊界」,也就是不建圍牆、不設檢查站,以防止因為重設邊界而衍生北愛和愛爾蘭之間的流血衝突。文翠珊的方案原本打算讓英國先在法律管制及財務責任層面先脫歐(如不跟隨歐盟的品質檢定要求而由英國自行決定),卻讓英國保留在「關稅同盟」(custom union),直至在脫歐過渡期間成功商討北愛的新邊境如何劃定,英國始啟動完全脫歐——這段商討期由於英國仍在同一關稅區域內,故此出入北愛的貨物不用清關,也就毋須設立任何硬邊界設施。

毋須求同存異 談判須以快打慢

可是大量國會議員不接受上述的文翠珊方案,認為商討北愛新邊境會拖很長時間,令真正脫歐變得遙遙無期,最終方案被否決,首相換人。約翰遜於是提出北愛行「一國兩制」:概念上,這兩制大概可以理解為「歐盟生產制」和「英國關稅制」——也就是北愛可以跟循脫歐後的英國減關稅,但生產系統的管制方面則在一段時間內可繼續依循歐盟法律,從而減少當地企業因脫歐而突然要全面改變生產模式——這一招盡顯約翰遜原來是粗中帶細。

但如何能夠不設邊境,而仍可讓北愛跟循英國的關稅制,並為貨物清關?這裏約翰遜提出了「離境清關區」的想法,亦即在遠離邊境的某些地段行「一地兩檢」,讓貨物在清關區封箱(因為要防止運輸時偷放其他東西入箱),然後送到目的地,那就可以避免設立檢查站。

這方法表面上看似複雜,但由於封箱以防止走私必然牽涉各種運輸監控科技(如:RFID以至5G),令歐洲不少科技企業感興趣,有利之所在,歐盟也就贊成約翰遜方案。另一方面,由於新方案讓北愛的主權仍保留在英國,所以國內也獲得許多民眾支持。

以上分析不論對建制還是泛民、藍絲抑或黃絲,其實同樣重要。尤其把可以帶來甚麼實際利益,以及在國家主權和安全方面(如英國的北愛爾蘭邊境問題)的底綫是甚麼,逐一向各方說清楚,包括:市民、商界、學界、政黨、中央。

——關鍵在於今日政治不講求甚麽老掉牙的「求同存異」或「尋找政治最大公因數」,雙方慢慢商討哪些方面有共識太拖泥帶水。現實主義下的新政治模式講求速度,把政治利益說清楚之後,開價不還價的話就迅速拉倒,不會停留在只喊口號——特朗普和約翰遜均無口齒、皆不可信,必須以快打慢,那一刻有政治利益就那一刻盡快簽署落實,因為過了周末,可能已經是另一局。

倘不放下口號 心情激盪兩手空

套用到本港政局亦如是:畢竟今日的社會誰也不代表誰,任何形式的讓步,也有機會被自己一夥抹黑為內鬼,所以重點是雙方毋須讓步,而是各自能拿下多少便盡取多少——要甚麽就坦白講,唔要就算。反觀無論是過去的「必不可少」抑或今日的「缺一不可」,政治對手都只是聽到這樣又不可,那樣又不要,但如果這樣那樣也沒有,請問香港人是否就甚麼也不要、攬炒算了?

當英國單刀面對27歐盟成員國,還有視中國為最大對手的美國,最終也能和中國達成協議,你就知道所謂政治談判,從來不會只堅持原則:不說清楚政治利益、不放下口號、不了解對手,便無可避免繼續心情激盪,卻兩手空空,然後安慰自己正步向「後物質年代」。

當英國單刀面對27歐盟成員國,還有視中國為最大對手的美國,最終也能和中國達成協議,你就知道所謂政治談判,從來不會只堅持原則。(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黃永 言論自由行行政總裁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