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遏華決心大 中國勿誤判存幻想

評論版 2019/12/18

分享:

中美聲稱達成了貿談的首階段協議文本共識,暫時緩和了雙方的緊張關係。但人們對前景仍未敢樂觀,協議及中美矛盾都有很多令人不安的趨勢。

3點反常 協議做騷成分高

協議共識就有很多可疑之處。除了雙方會減少關稅及中方多買美貨等大方向外,具體情況不詳,傳言也多,故暫難判斷協議的意義及影響。有評論甚至質疑協議的真實性,認為在一些基本細節上雙方還未有共識,真相如何有待文件正式簽署及公布後,方可揭曉,相信這最快要等到明年1月初。另方面,中方近數周處理貿談時出現了許多反常行為:(一)過去是美方表現着急情緒,近期卻改為中方:常搶先公布進度及談判動向。「印證」了特朗普中國很想達成協議之說。

(二)稍前副總理劉鶴曾主動邀請美方代表往談被拒,在未有最高級別的面談下忽有共識,令人生疑。

(三)中方搶先開記招公布,且與個別部門(如商務部)召開者不同,來了多個部委的代表,陣容之盛殊不多見,與公布的內容空洞更不成比例:如此內容由某部門發個聲明也可以了。且記招晚上緊急召開,只有約半小時通知,趕貼美國眾院司法委員會通過彈劾總統特朗普。

由上述可見,公布有很大的政治騷成分,內容亦多水份。急需談判成果的顯然是特朗普,希望以此對冲內政重壓,中方則樂於配合成人之美。難怪特朗普常說「Xi is my good Friend」!

無論如何,即使撇開上述疑點,特朗普及美方善變及反覆的習性,亦令市場及企業界信心不足。華爾街大行也因減稅少而不怎樣捧場。更值得注意者,是中美關係的基本矛盾難解且不斷激化,從長遠看,這才是真正的風險源,即使有了首階段協議也難以扭轉大趨勢,隨後的次階段談判將更為艱難,在非經貿領域,中美紛爭也更難解。

美3大誤判 指華冀取代美地位

中國外長王毅最近在總結2019年外交形勢的講話中,便較詳細地描畫了中美關係的狀況,指出2019年乃中美建交40周年,卻遇上了40年未見的複雜局面:美國在各方面不斷打壓中國,兩國間許多爭端需妥善處理。美國打壓中國是因為:

(一)對華誤判,認為國強必霸,中國必想取代美國地位。

(二)意識形態之爭,不願世上有除西方模式外的現代化道路。

(三)把美國問題轉嫁中國,搞「內病外治」。中國應對之道是「既尋求合作,又抵制霸凌行徑」。王毅又認為大阪習特會上,兩國元首明確要推動以協調、合作、穩定為基調的中美關係。

既合作又抵制的應對策略原則上沒錯,目前的重要問題是尋求合作時作無原則退讓,抵制霸凌時,則不夠果敢,或打不還手,或說而不做,或做而不足。當中一個問題是,目前在中國很流行的「誤判論」。

習近平說過,中美要由溝通來避免戰略誤判,中國駐美公使更具體地談到美國的三個誤判:(一)中國要取代美國,由百年馬拉松來拖垮美國。(二)過去美國的對華接觸政策,乃戰略性失敗。(三)攻擊中共可獲中國民心。總之,對華強硬在美國是「政治正確」。

對「誤判」必須有一個客觀科學的分析。地緣政治判斷每受政治立場左右,在美國這必受國策、主流政見及最核心利益影響。美國最根本利益是「保一哥」地位,而政策政見均受霸權主義引領。基於此,美國的全力遏華行動及相關思維全是「政治正確」,毫無「誤判」可言。特朗普的「美國優先」尤其「關稅機槍」策略(即對外國動輒加收關稅)違反世貿及市場經濟原則,但在美國政治的民粹主義、極端主義漲潮下,卻是十足的「政治正確」,可帶來選票,倒是「經濟學正確」卻可能損失選票。

霸權只懂拳頭 「溝通」不能改變

因此中方必須注意以下三點:(一)美國的「誤判」不是通過「溝通」可改變者。美國已從各種打壓中國的實際行動,表達了敵意和堅持對抗的決心,信息已很清晰。(二)無疑中美合作共贏乃唯一正確選擇,但現時美國已堅定地走上了對抗之路。(三)要改變美國遏華政策,唯一辦法是硬頂回去,忍辱負重只會招致對方得寸進尺。霸權主義者唯一能懂的語言是拳頭,說理是「秀才遇着兵」。美國遏華要到代價太大,負擔不起時,才會回頭是岸。

看來反要擔心中國誤判,看不清美國的戰略意圖而還有幻想。如是將十分危險。

中美聲稱達成了貿談的首階段協議文本共識,暫時緩和了雙方的緊張關係。(新華社圖片)

撰文 : 凌鵾 經濟分析員

欄名 : 中美世紀博奕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