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硬貿戰得不償失 削關稅歸正途

評論版 2019/12/21

分享:

「單車理論」曾經是國際貿易政策的隱喻:正如我們不能停在單車上一樣,我們必須繼續前進,否則便會摔倒。這就像有人說,貿易談判必須持續進行以保持貿易自由化。否則,全球的開放進程將逐漸屈服於貿易保護主義的利益之下。

我不知道這個理論是否正確。但事實上,如果在過去三年,各國政府能「停留」在當時貿易政策上,那麼,這個世界將比現在的好很多。因為現在全球貿易步履蹣跚:在過去12個月中,全球交易量下降了1.1%,就如眾多「論盡」的單車手在路上發生了混亂的碰撞。

美要求技術不轉移 從何談起?

一旦有能力的車手「回朝」,他們應回到二戰後的公式,即商談互相(reciprocal)取消彼此的關稅。這建議聽來過時。畢竟,另一個熟悉的事實是,「淺層整合(shallow integration)」(即消除關稅和配額等明顯的貿易壁壘)已基本完成,要取得下一步的進展,現在就需要「深度整合」(deep integration)或共同協定的商業環境規則。但這目標盡管有潛在的好處,現在看來野心太大。

「深度整合」的一個經典例子,是歐洲共同市場成員國決定在自由貿易上多走一步,追求建立「完全的歐盟」甚至「共同貨幣」。顯然,這在政治上顯然是「想多了」,至少對飽受脫歐困擾的英國而言是。

目前,嘗試進行「深度整合」的是美國政府,她要求中國停止「讓美國公司分享其專有技術」,以作為與本地公司合資的條件。

倘華撤入口車關稅 惠美德工人

許多美國經濟學家都支持這說法,只是認為美國總統特朗普壞了事。因為「明智的策略」本來是令美國與其他主要政府共同對中國施壓,最好是通過世界貿易組織(WTO)等多邊機構。正如德國汽車製造商在中國的利益,便與美國公司在華的不相伯仲。

但即使將來的美國總統能採取更好方法,也很大機會不能成功。因為,一方面,在最好的情況下,規範技術轉讓也非常棘手。而在一般情況下,中國企業也沒有提出任何明確的「交換條件」,遑論由中國政府提出。通常都是外國公司自己主動提供「共享技術」,以使自己對中國的本地公司更有吸引力(作為合資夥伴)。那麼,政府要如何干預這種微妙的過程?

答案可能是:中國政府取消對在中國開展業務的外國公司「必須擁有本地合作夥伴」的要求。事實上,當局最近在金融和汽車領域,亦正朝這個方向採取了措施。

對中國而言,更為簡單的,將是取消其長期的汽車進口關稅,以便美國和德國的汽車製造商可直接向中國市場出口,以代替在中國建立生產設施的選項。這種結果不僅會更簡單;也將直接使美國和德國工人受益。

多國標榜環保 卻增關稅礙環保

因此,讓我們回到美好而懷舊的關稅談判中。美國應取消過去幾年對洗衣機、太陽能電池板、鋼鐵、鋁、汽車以及其他多種產品徵收的所有關稅。作為回報,中國當然也應該取消自己的報復措施,例如,針對美國出口的大豆、豬肉和其他農產品的政策。

將時間回到2017年1月,已是一個很大的進步。但是我們不應該就此止步。早期的傳統觀點總是高估了「淺層整合」的程度。各國政府應朝着汽車和盡可能多的其他產業的自由貿易邁進。特別適合自由化的行業是太陽能電池板、渦輪機和其他可再生能源輸入。

諷刺的是,許多聲稱關心環境的政府,都設有貿易壁壘,增加保護環境的成本。歐盟、中國和美國都是其中的主要犯罪者。

特朗普濫用條款 花生醬也損國安

而特朗普的破壞性政策中,最需要推翻的是他濫用「國家安全」的例外條款,來為貿易保護主義護航。國際貿易體系從前也允許每個政府根據自己的需要,解讀這一「例外」情況。但大多數國家都明智地運用它,因為知道濫用的後果是鼓勵其他人做出類似的舉動。但在特朗普的領導下,從汽車到花生醬的任何經濟領域,顯然都對國家安全攸關重要。新的國際談判應確切說明符合條件的情況。

然而,所有這些都沒有解決貿易既會製造失敗者,也會製造贏家的問題:在我們需要解釋特朗普如何贏得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之前,應該都忘記了這一點。現在讓我們希望,三年後,我們已經了解到關稅也既會製造成失敗者和贏家(但在特朗普的貿易戰中,關稅會造成更多失敗者)。「強硬」(Get tough)的貿易政策,並非解決不平等問題的辦法。

停貿戰增收益分享政策 減不公

此外,貿易只是造成不平等的眾多原因之一。且不論每個原因的相對重要性,實際的補救措施清單,幾乎都是相同的。在美國,這包括擴大醫療保險、為所有兒童提供學前教育、基礎設施投資、支持競爭政策、恢復2008年後的金融法規,以及更累進的稅收制度。

有人說,在準備好頒布此類政策之前,美國應提高貿易壁壘。但這只是「神邏輯」。我們應該盡可能多地實施那些收益分享(share-the-gains)措施,同時結束貿易戰。但將來,我們這種自由貿易主義者可能要滿足於取消關稅和配額的議程。因為,「深度融合」可能遙不可及。

www.project-syndicate.org

「強硬」(Get tough)的貿易政策並非解決不平等問題的辦法。我們應該盡可能多地實施那些收益分享措施,同時結束貿易戰。(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傑弗里‧弗蘭克爾(Jeffrey Frankel) 哈佛大學資本形成與增長教授、知名宏觀經濟學家

欄名 : 中美世紀博奕

資料提供 : Project Syndicate, 2019.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