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技術就緒指標 增科研評審效率

評論版 2019/12/21

分享:

中央政府支持把香港特區打造成為國際科技創新中心,香港政府亦十分積極配合,近年大力推動創新及科技產業發展。今屆政府投放了約一千億港元推動創科,用途包括撥款支持大學、中學、企業、非牟利機構等創新或創業,當中包括筆者曾經申請過的以下資助基金項目:

劃分上中下游 規範評審準則

1. 教育局(EDB)轄下為了提升中小學教與學質素而設的「優質教育基金」(QEF)。

2. 創新及科技局(ITB)的「創科生活基金」。基金旨在資助利用創科為市民帶來更方便、舒適和安全的生活,或照顧特殊社群的需要之項目。

3. 大學研究資助局(RGC)的「優配研究基金」(GRF)主要資助大學教授進行基礎研究。

4. 創新科技署(ITC)的多項支持中下游研發(R&D)及科技轉移(Technology Transfer)的「創新科技基金」(ITF)。

5. ITC資助大學生創業的「大學科技初創企業資助計劃」(TSSSU)。

有關政府部門經常邀請不同背景及領域的專家作項目評審,筆者亦有幸獲邀擔任多個基金和計劃的評委,其間獲益匪淺。然而,由於專家來自不同背景,他們的評審準則有時未達一致。有見及此,為提升科研項目評審之效率,筆者認為政府可多採用「技術就緒指標」(Technology Readiness Level, TRL),以維持評審的一致性。

概括而言,科研的生態鏈主要劃分為上、中、下游。上游科研針對基礎研究(Basic Research),創造科技由無到有(zero to one);中游聚焦在科技轉移(Technology Transfer),注重創新;下游科研的目標是產品化,科技從有到多(one to many)。

大學是創新及科技的搖籃,長期透過申請研究撥款以支持教授們進行不同階段(上、中、下游)、不同領域(例如計算機科學、能源工程等)的科研活動。不同階段的資助申請會因應有關科技的「技術就緒指標」而作出決定。雖然不同機構(例如美國國防部、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歐洲航空航天局)對「技術就緒指標」有不同的定義,但其泛義來說大同小異。以物理科學及工程的科研而言,香港中文大學「研究及知識轉移服務處」(ORKTS)採用新加坡IPI的定義(見表)作審批校內項目的準則之一。

多派科研背景官員 免外行評內行

在教授申請科研資助的過程中,「研究及知識轉移服務處」會要求各申請人利用「技術就緒指標」就自己的科技作TRL等級定位,然後處方會因應其科技定位作評估及核實。這方法具規範作用,有助來自不同背景的評審委員所提供之評估報告保持一致性。

一般而言,理想的上游基礎科研項目的基本入門水平是TRL1,而其目標是要達到TRL3;中游科技轉項目入門指標是TRL3,目標為TRL6;下游產品化項目則由TRL6至TRL9。當然實際的TRL應用會因項目性質而異,例如在醫療科技(MedTech)方面,TRL6的要求是已完成第一期的臨床實驗,比物理科學及工程領域的要求難多了。

雖然採用TRL能有助提升評審效率,但TRL的專業性高,政府部門應盡量避免以「外行人評內行」,宜多委派有科研背景的官員去協助非官方專家進行評審。

撰文 : 黃錦輝教授 香港中文大學工程學院副院長(外務)、香港資訊科技聯會前會長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