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動口未動手 港政局怎麼走?

評論版 2019/12/23

分享:

最近,中央就香港問題出了兩招,直接者是支持林鄭依法施政,間接者是支持澳門大發展。兩招均意義深遠,但實質影響為何先要察看區選後香港政治形勢的最新發展。

「揚澳抑港」 實質成效待觀察

在約個半月內中央兩度力撑林鄭:11月4日習近平在上海見她時表示充分信任,12月16日述職時表示對她的工作充分肯定,讚她有勇氣與承擔。

澳門特區成立20周年,習高調往訪,更宣布了挺澳宏圖,揚澳抑港取態明顯。無論這是為分散風險或扶植澳門取代香港,澳門已成了「一國兩制」實行成功樣辦,亦即承認香港版失敗並成了負面教材,要香港「學習」澳門的意向明顯。但兩招是否有效,還須看目前香港的政治形勢發展大趨向。

區選後香港政局進入新階段,且可見到一些重要新趨勢。反對派方面有幾個新情況:

反對派陣營 現5種新情況

(一)港版「塔利班」勢大氣盛:累計被捕約6,000人中四成是學生,不少尚未成年。無論和理非或勇武均兵員充足,薪火相傳後繼有人。

(二)恐怖主義化:行動小組化、獨狼化發動野貓式襲擊。此乃必然的革命性政治運動發展趨勢。

(三)在法制上挑戰中央權威:法律界權威紛紛出來指摘人大法工委對高院就蒙面法判決的批評。

(四)在議會上推動「支持暴力」的相關修法,如提出減輕暴動罪刑期。

(五)國際上西方聲援實援增多:除美國出台了《香港人權法》等新法外,歐盟及澳洲等亦有訂立類似法規的取態,雖然新法未必指明針對香港,但範圍更廣可覆蓋新疆等其他「侵犯人權」事件。在這方面有可能形成「八國聯軍」。

區選大勝後,反對派無疑有了更多的政治資源及活動選項,可實行各種街頭與議會鬥爭結合,即建制內外合力的新模式。和理非與勇武的關係也有變;過去是難以分割的Two faces of one coin,現已演化成梯隊模式。成員先參加和理非活動,有了「和平」的街頭抗爭經驗及模糊了合法非法邊界後,便可升級為勇武。

同時「和」與「勇」的界限也有變,如堵路等已降為「和」級,且常有老師帶領學生參與;「勇」級則留給更激烈的行動。這種水漲船高現象反映區選後,社會對暴力的更大容忍。

更為根本者是,反對派的「奪權」計劃有了時間表及路綫圖,2019區選、2020立會選舉、2021選委選舉和2022特首選舉,按目前趨勢,這堪稱一馬平川,且民情轉變只會愈來愈「黃化」。在這兩年期內,只要適當配搭街頭及議會鬥爭,便可選上反中特首。

建制士氣低沉 分裂恐不遠

「奪權」之路平順除因反對派勢力日盛外,同樣重要的是缺乏抗衡力量。林鄭班子止暴無方已是眾目所見,發展經濟、改善民生、對話及研究深層矛盾等都只能是紙上談兵,但中央看來卻不覺有問題,更予以充分信任及肯定。

建制派在區選後士氣低沉,其實選前已無甚動員:一為安全二因放棄。選後筆者預計建制派會分裂,看來亦差不遠。迹象顯示有淡藍者染黃求存,有的退出江湖,一些群眾則「無眼睇」要移居大灣區。值得注意者是建制派與林鄭及中央分歧漸大;對林鄭無能及中央的支持她怨氣日多。習在上海見林鄭後不久,建制派議員便開記招明言政府止暴無方,反對派也配合無間:推出「佔大」行動把暴力升級。當年便有人不顧建制派普遍反對力推林鄭上位,現時自不好拉她下來,更要力撑。

區選大敗後,中央及相關部門亦未見有與建制派商討原因及對策,更有文過飾非自覺良好之言,如「建制派基本盤不變」等。這樣自難免愈輸愈多、前景日劣。還有內地官媒在12月7日大遊行後,說亂港反中示威和平理性,而暴力有所收斂,十分「離地」。港澳辦主任張曉明提出23條立法,遠水不救近火,對止暴無關宏旨,同樣十分「離地」。

倘無非常手段 難以撥亂反正

從挺林鄭、揚澳門及上述情況看,中央在可見將來不會就香港問題有何大動作,與所指的香港正處回歸後最「嚴峻的非常時期」說法殊不匹配,此時若無辣招的非常手段,不可能撥亂反正。這也顯示中央或有棄港心態。

然而,當反對派在外力加大支持及內部動員下勢力日盛,而建制派方面,中央不動、港府無能、親中勢力渙散,香港亂局自必急劇惡化,不出兩年中央便要被迫出動解放軍接管港府。到時因反對派「奪權」日近,便只有這下下之策可用。

(作者為資深國際政經戰略評論員,長期研究中外國際關係。)

區選大敗後,中央及相關部門亦未見有與建制派商討真正原因及對策,更有文過飾非自覺良好之言,這難免愈輸愈多、前景日劣。圖為區選後建制政黨向市民鞠躬致歉。(資料圖片)

撰文 : 宋皇孫 資深中港政經觀察家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