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採圍棋戰略 抗特朗普象棋連擊

評論版 2019/12/23

分享:

中美達成首階段貿易協議,金融市場反應正面,認為消除一大不穩定因素,但美國媒體及政界則批評不絕。

美國參議院少數黨領袖舒默(Chuck Schumer)批評特朗普為了中國「暫時及不可靠」的購買大豆承諾,而被賣(sold out)了,中美貿易關係仍存在很大的結構性不公平;美國外交關係協會高級研究員奧爾登(Edward Alden)指,美國付出極高成本,只得到一個相當小的協議;《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克魯曼(Paul Krugman)更狠批特朗普倉皇撤退,幾乎沒有實現任何目標,絕對是個失敗者。

美大選在即 京交「保護費」難安枕

中美首階段協議惹來如此狠批,主要原因有二,一是黨派之爭,明年底將舉行總統大選,民主黨的舒默及民主黨的鐵桿支持者克魯曼自對他大加鞭撻;二是特朗普在中美貿易戰時,不斷大力貶抑中國,推高了美國民眾對中國的敵視,不少人預期特朗普將會把中國打到全面跪低,現在首階段協議只得中國大買美國產品,在打擊中國盜竊知識產權、取消補貼企業、限制技術轉移等議題都沒實質成果,自然惹輿論批評。

撇除黨派之爭的偏見,特朗普在首階段貿易協議,雖然未能全面壓制中國經濟發展,但埋數一計,美國只有得益而沒有損失,中國受傷則不算輕。根據協議中國要「大出血」,未來兩年增購2,000億(美元,下同)美國貨,當中320億為農產品,特朗普就「袋住先」,反正隨即就有第二階段談判,有需要可再玩極限施壓。

中國掏腰包多買2,000億美國貨,最希望是換取特朗普取消過去一年半向3,700億中國貨加徵的關稅,至少關稅減半,但他只敷衍虛應,將9月才向1,200億中國貨加徵的15%關稅,減半至7.5%,其餘2,500億,即相等於中國輸美貨品總值一半的中國貨,照舊強徵25%額外關稅。這既打擊中國出口,亦如懸在外資頭上的一把刀,在華設廠的外資甚至內資仍有撤出中國壓力,以避特朗普+的關稅「神經刀」。

況且北京交了「保護費」,卻不等於換得明年平安,從美國輿論對中美首階段協議的批評,已見美國人的反華情緒被推升至一個高點。明年總統大選在即,民主黨候選人會借狠批中國爭選票,特朗普更加不能示弱。目前已有苗頭,看到特朗普仍會在經貿及政治議題上找中國碴子。

在經貿方面,特朗普因知中國的難纏,在全力照顧選戰下,未必再與華打全面關稅戰,重點或改而針對個別行業及企業。這些行動可包括:繼續高舉華為這個大敵,施壓各國如英、德等,要求聯手封殺華為,每有國家封殺華為5G,特朗普都可向國民邀功;將更多中國企業尤其高科技公司,列入禁止與美國企業交易的實體清單;一些準備已久的金融限制手段亦可能出台,如封殺個別中國企業使用美元交易、限制美國基金投資某類中國企業等,這些行動勝在易造聲勢,又因只針對個別企業,北京政府卻很可能啞忍,不會冒損害整體經濟而與特朗普翻臉。

特藉台港疆 國會對華三連擊

在政治議題方面,特朗普更須與民主黨爭功,大玩「周邊地區包圍北京中央」的遊戲,這些周邊地區包括台灣、香港及新疆。以美國民主黨為首的眾議院和共和黨鷹派反華議員過去兩個多月,在國會打出三連擊:

第一擊是10月底參議院通過《台北法案》(Taiwan Allies International Protection and Enhancement Initiative Act,縮寫為TAIPEI Act),要求美國政府積極支持台灣與世界各國建立「正式及非正式外交夥伴關係」,並考慮降低與那些損害台灣外交關係的國家的經濟或外交來往;第二擊是參眾兩院在10及11月先後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要求美國政府制裁侵犯香港人權的中國及香港官員,並要國務院每年審查香港政治地位變化,以確定是否取消給予香港的經貿優惠;第三擊是12月眾議院通過增強版《維吾爾人權政策法案》,針對中國在新疆設立「再教育營」,要求美國政府通報關押人數、中國政府監控程度和有否強迫勞動等,並要求制裁嚴重侵犯人權的中方官員。

民主黨及反華鷹派議員以中國人權問題大做文章,皆因這些議題切合美國民眾對人權、民主等的重視更高於經貿。

另方面,特朗普的鷹派內閣成員如副總統彭斯、國務卿蓬佩奧亦一直利用這些議題打壓中國,如彭斯屢次狠批中國的宗教和人權政策,「迫害」新疆維族;蓬佩奧的國務院早已不遺餘力力挺台灣,早前所羅門群島、薩爾瓦多與台灣斷交,美國之前已以斷絕援助等,警告兩國切勿與台斷交,只是阻撓無效;對於香港反逃犯條例風暴,彭斯與蓬佩奧過去一年罕有地多次接見香港反對派,鼓動之情溢於言表。特朗普外有民主黨在國會先向中國開槍,內有鷹派反華閣員推波助瀾,加上他個人好鬥作風,為了顯示對華強硬,必然樂於利用新疆、台灣及香港等議題挑釁中國,為北京添煩添亂。

對於特朗普的攻擊,北京除見招拆招外,亦另謀劃長遠反擊,在全球爭取更多朋友,反包圍美國。美國哈佛大學教授艾利森(Graham Allison),就用過國際象棋與圍棋的比喻,點出中國這種反包圍美國戰略的背後思維。他認為美國的戰略思維,似下國際象棋,戰爭視野在於戰場,以武力對抗武力,試圖主宰中心地區,並征服對手;中國則似下圍棋,在思考全局,試圖包圍對手,營造有利自己的戰略局勢,不是尋求徹底消滅對手的勢力。表現在具體戰術上,美國就是緊抓眼前問題,不斷發動攻擊,中國則會跳出雙方即時攻守的議題,謀求全局部署,務求以水滴石穿手法,營造有利中國的長遠戰局。

京宜爭盟友 反包圍美經貿打壓

國家主席習近平在2013年提出的一帶一路,就是這種圍棋式戰略行動,在中美貿易戰壓力下,中國以更積極態度推動國際連繫,近月3項成績可見一斑:一是10月拉攏得塔利班與阿富汗政府在北京舉行私下談判,推動阿富汗和平,亦強化了中國在中亞的影響力;二是中國主催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在11月完成談判,中國與東盟10國、澳紐日韓將於明年初簽署RCEP,這15國佔全球GDP的36%、人口逾3成,可成全球最大自由貿易區;三是11月初法國總馬克龍訪華時,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氣候協定》,習近平與馬克龍簽署的中法協議臨時加一句「巴黎氣候協定不可逆轉」,為馬克龍挽回不少面子,有利中法及中國與歐盟關係。

中國爭取盟友明顯有成,主因之一無疑是特朗普上台後肆意打壓各國、漠視國際規則,並給中國機會扮演國際合作推動者,與對美國不滿的國家拉近關係。此外,中美首階段貿易協議,或許亦有助中國爭取國際朋友,皆因中美協議「釋放」了特朗普精力,讓他向別國發動貿易戰。特朗普12月初因中美協議談妥在即,已逼不及待指摘巴西和阿根廷操縱貨幣、損害美國農民利益,加徵其鋼鋁關稅,又向法國開徵數碼稅。

過去由於中美貿易戰正酣,特朗普兩次押後制裁歐盟汽車的決定,很可能再提上議程。為了明年大選,特朗普要不斷尋找可劏的羔羊,以製造一場又一場的貿易戰勝利,對中國而言,幫助這些國家面對美國經貿打壓,就是強化國際友誼的良機。

中美大國博弈,美國着眼即時,中國放眼長遠,中國能否頂住美國不絕的攻擊、營造有利中國的戰略格局,才是勝敗關鍵。

中美大國博弈,美國着眼即時,中國放眼長遠,中國能否頂住美國不絕的攻擊、營造有利中國的戰略格局,才是勝敗關鍵。(資料圖片)

撰文 : 曾仲榮 資深評論員

欄名 : 中美世紀博奕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