駱惠寧空降香港 中央怎考量?

評論版 2020/01/06

分享:

新年伊始,中央宣布更換中聯辦主任王志民,看來有藉新一年初啟之際啟動新人事布局,圖為對港事務帶來新氣象。更換中聯辦主任屬情理之中,人選則出乎意料之外。

換人意料之中 人選意料之外

中聯辦作為中央在香港最前綫的耳目及雙手,負起收集香港資訊情報、聯絡團結香港各界、落實中央對政策等任務。但在今次反修例風波中,明顯誤判反對派的政治能量、低估外部勢力在港反對中央的活動,亦無力應對反對港府及中央的力量,逃犯條例夭折、區議會選舉建制派兵敗如山倒等,只是這些失誤的表象,更深層次矛盾是不少港人對一國兩制的質疑,以及香港成為外部勢力攻擊中央的平台。對此,作為中聯辦第一把手的王志民,就難免要為此問責。

更換在港最前綫的中央官員,亦可顯示中央要在港執行新政策。香港局勢經反修例一役已丕變,香港再不是過往偶然翻起小風浪的香港,已成中央落實一國兩制、與外部爭鬥的戰場。中央對港政策,短期要止暴制亂,中長期要扭轉港人對港府及中央的異心、重建港人對一國兩制的信任和支持、遏止外部勢力借香港攻擊中央以至改變中央政權的意圖,這些都需要新人事新作風去落實。

非港澳系統出身 處事更沒羈絆

由王志民換上曾任青海、山西省委書記的駱惠寧,最大特點是他並非出身港澳事務系統。過去中聯辦主任以至國務院港澳辦主任,都是以港澳事務系統出身的官員為主,至少亦是熟悉香港事務的外交或中央官員,皆因中央相信對港政策有一定的獨特性,香港的政經、社會環境與內地省市有很大的差異,中央對港政策又要符合《基本法》及中央對外政策,因此掌握港澳回歸歷程、熟悉港澳人事、制度的內地官員,自然成為首選。

中央今次委任駱惠寧掌管中聯辦,明顯與上述思路不同。外界認為駱惠寧沒有從事過中央對港事務,與香港各界並不熟悉,是他的缺點亦是他的優點。這是缺點,皆因中聯辦主任需要聯繫及團結香港各界,在香港沒有既定人脈,將令有關工作須付出加倍辛勞;這亦是優點,皆因駱惠寧與香港各界都不熟,在人事上就沒有羈絆,亦沒有先入為主的看法。

檢討與港各界關係 無思想包袱

香港在反修例風波中,除了泛民的傾力反對外,一些過往支持中央的商人及專業人士,亦明裏暗裏反對中央,中央要重新評估友敵,檢討及重整與香港各界關係,沒有香港連繫的駱惠寧可以較客觀地作出評斷。

駱惠寧沒有處理過香港事務,亦沒有思想包袱、思維局限,可以全新眼光、因應香港實況,向中央建議新的對港政策,這亦是中央另一要借用駱惠寧之處,此外,駱惠寧的強項在於他的豐富政治經驗尤其政治鬥爭經驗,他擁有經濟學博士,過去亦因在經濟改革上,為地方做出成績而高升,但經濟能力並非中央委任駱惠寧到港的原因,始終香港目前最大問題不是經濟而是政治,這才是中央要駱惠寧發揮之處。

非一般省委書記 解矛盾是強項

駱惠寧自2013年起先後出任青海及山西省委書記,作為全省第一把手的省委書記,最重要工作就是處理各種政治矛盾,這些矛盾包括省政府高層的不同派系利益矛盾、省政府與省內各市的矛盾、各市之間的相互矛盾、省政府與商界和群眾的矛盾,要化解矛盾並做出成績,就需要懂得怎樣使用權力,怎樣利用制度,如何調動一切可用的資源,如何借勢造勢,究竟應與誰團結、與誰鬥爭,何時必須堅持,何時作出妥協等。這些複雜的政治問題,都考驗及歷練省委書記的定力、膽識、耐力、協調綜合能力,以及政治擔當。

要做好省委書記,還有更高的政治要求,就是要有大局觀、戰略觀,要抓大放小、高屋建瓴掌握全省發展的大方向與動能,亦要能明白中央政策及其背後精神,既緊跟中央政策,又因應地方特點而落實中央精神,這些都需要高階的政治洞悉力及執行力。

治亂經驗豐 成功重整山西官場

此外,駱惠寧不只是一般的省委書記,而且有治理亂局的經驗及成績。2016年他出任山西省委書記時,外界用「塌方」來形容山西省高層情況。曾擔任總書記胡錦濤大管家的令計劃,掌控「山西幫」官員長期主宰山西省政壇,習近平出掌總書記後致力反貪腐,打蒼蠅亦打老虎,不單拿下令計劃,山西幫一眾貪腐人馬亦被一鍋端。駱惠寧在這時臨危受命,成功重整山西政局、清理山西幫後遺症,現在香港政治、社會都陷入大紛亂,而且針對中央的政治動作頻繁,中央正需要駱惠寧這份撥亂反正的功力,打開新局面。

駱惠寧的大局觀、對各種政治矛盾的敏感與解決能力,都並非一向處理港澳事務的內地官員的強項,中央過去絕少找省委書記掌管中聯辦,除了上述熟悉香港事務的考慮外,另一重要原因是沒有省委書記或極有希望將升任封疆大吏的內地官員,願意到香港。

退休才到港 「救火隊長」幹勁未減

或許港人會覺得內地官員到香港任職是肥缺,但有政治上進心的地方大員或中央部委官員則並不熱衷到香港,因為一來香港遠離中央權力中心,二來難在香港交出亮麗成績表。始終香港由特首主政,香港情況表現良好,是特首功勞,香港事務出了差錯,特首有錯,中聯辦主任亦要孭鑊,是一個出力多收穫少的職位;相對而言,主政一省,在地方做出的所有成績,榮耀全歸第一把手省委書記。因此,渴望再上層樓的地方大員都不希望派到香港,港澳事務部門的一把手,自然而然亦變成由熟悉港澳的官員擔任。

這亦解釋了駱惠寧的另一特點,就是以65歲之齡才出掌中聯辦。65歲是部級官員的正常退任年齡,駱惠寧去年11月底屆退休之齡而離任山西省委書記,12月底獲委全國人大財經委員會副主任這較清閒的職務。正因駱惠寧已屆退休,在政途上再無上升空間,而他仍幹勁未減,中央才得以借用這位封疆大吏到港任「救火隊長」,解決中港之間諸般複雜政治難題。

駱惠寧出掌中聯辦相信亦非長期考察的結果,而是中央剛好碰到需要的人選,因此他才剛委派到全國人大,又旋即改派到港,若中央早已屬意他主掌中聯辦,自會在他去年底離任山西省書記時,直接委派到港。

新人事新政策,中央對港的新人事安排已露端倪,履行怎樣的新政策亦將逐步浮現。

駱惠寧的大局觀、對各種政治矛盾的敏感與解決能力,都並非一向處理港澳事務的內地官員的強項。圖為駱參加十九大山西代表團討論的情況。(中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曾仲榮 資深評論員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