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五發射成功 中國探空新時代

評論版 2020/01/07

分享:

2019年底中國成功發射長征五號遙三火箭,並成功將實踐20號衛星送入軌道,成為中國太空事業中又一重大突破及里程碑,由此將進入「大火箭、大衛星、大探空」的太空事業新時代,意義非凡影響深遠,也為中國探空趕超先進打下堅實基礎。

助「嫦五」探月 建太空站探火星

長五成功填補了中國大火箭方面空白,近地軌道載荷達25噸,超過原有火箭載荷2.5倍,也達到美俄現役大火箭的同一級數。由此,中國可做到以前不能者,由發射大衛星等大型太空飛行器,進行更大型的探空計劃。這為中國探空進入新發展階段提供了必要條件,其重大戰略意義不言而喻。

在近期長五即有三大重任:支持「嫦五」探月採樣、建設太空站及火星探測等,若成功均屬突破性業績,可助奠定中國的後起太空強國地位。從長遠看,長五可促成大衛星的研製,如大容量通訊衛星及大型多功能科研衛星等。此外,長五成功也有利於更大型的長征九號火箭項目(見知識庫),這預計在十年內完成。

長五發射成功不單是大火箭的試驗,也是大衞星的試驗。「實踐20號」乃中國至今的最大型衛星(重達28噸),且還有重大創新,包括:

(一)利用了東方紅五號衛星通用平台,這不單比過往平台大、載重多,還使用了與傳統筒形不同的新架構,使中國在這方面領跑國際。

(二)搭載了10多項國內或國際首創的通訊設備,如世界首個5.5G赫茲帶寬頻Q/V通訊器等。

(三)試用了「形狀記憶」(Shape Memory)複合物新材料。由此可見,無論在星在箭創科含量都很高,乃一次重要太空科研試驗,可為日後發展開拓新天地。

最後還不要忘了文昌發射場,這個海南島的新建場地已開始發揮作用。愈近赤道發射效果愈高,故美國蘇聯的發射場都在國土南部(佛州及哈薩克),現時俄國仍常使用哈薩克場。歐洲阿里安火箭發射場則在南美圭亞那。文昌場接近北緯19度,相信只比圭亞那場距離赤道遠些,今後料將承擔更多發射重任。

每次成功必須尋找背後因素。長五成功絕非僥倖,事實上也曾經失敗,2006年啟動研製、2016年首發、2017年次發,首發有小問題由衛星調校補救,但次發失敗衛星未能入軌,並因此阻礙了太空站建設。

顯人才紅利優勢 國家合力攻關

到今次發射成功離次發已兩年多約900天,當中約300天用於排查及驗證失敗原因,其後日子用於改進及其測試。過程中各有關單位協力攻關,各成員團結奮戰付出良多,反映了中國科研界「務實、認真、堅毅、拼搏」的寶貴品質和精神。尤其搞科研必須實事求是一絲不苟,忽略小問題將出大事故。出事後必須有信心不屈不撓繼續求進,處理上必須力拼求成。當局還採取了歸零策略重新開始探索,推行了200多項改進,長五遙三可說是遙二的升級版或長五2.0,科研過程出現挫折正常不過,應以平常心視之,再接再厲才有竟於成。

無論如何,再戰成功反映了中國科研的兩大優勢:一是人才紅利、團隊有能力有品質;二是體制紅利、國家支持並能合力攻關。因此中國探空必將逐步累積重大成果,即使長五再有事故或其他項目出事,也不必恐懼,科研路上失敗乃成功之母。

大火箭大衛星大探空 重大突破

說到失敗外國同樣有,由此更凸顯中國成功的難能可貴。就在長五發射前不久,美國波音公司的火箭發射失敗,以致前往國際太空站的實驗飛船未能入軌。

又如今年初中國探月的嫦四項目成功,令中國成為第三個探測器降落月球和第一個降落月背的國家,並因此取得國際飛行獎項。其後以色列及印度均想成為第四個降落月球國家,但都因落月變成墜月以失敗告終。

中國已在2018年啟動北斗3號系統的全球運作,並在2019年完成了星座布局。原本計劃在同期間開展全球運作的歐洲伽俐略系統,卻因2019年中發生重大事故令運作備受影響。筆者對外國的失敗無幸災樂禍之心,卻更添對國家科研團隊的崇敬及感謝。

﹏﹏﹏﹏﹏﹏﹏﹏﹏﹏﹏﹏﹏

【智識庫】長五成功利長九「長九」是甚麼?

長征九號運載火箭(Long March 9簡寫CZ-9或LM-9)主要負責中國載人登月、火星取樣、太陽系外圈行星探測等多種大運載高難度任務。據悉,長征九號已完成深度論證,計劃於2028年前後在文昌航天發射場發射。

2019年底中國成功發射長征五號遙三火箭,並成功將實踐20號衛星送入軌道,成為中國太空事業中又一重大突破及里程碑。(新華社資料圖片)

撰文 : 凌鵾 經濟分析員

欄名 : 中國經緯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