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打壓的孩子

副刊版 2020/01/08

分享:

有些童年記憶,是難以忘卻的。

小時候的每天黃昏,都會隨媽媽到唸下午班的弟弟學校處接他放學。每次見他走出來,我都會特別盯着他全身瞧,每天都會發現新傷痕。他的雙手是重災區,舊的瘀痕未退,新的藍瘀又蓋過了。有

...

撰文 : 鄧藹霖

欄名 : 會笑媽媽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