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新住民 如何左右大選選情?

評論版 2020/01/08

分享:

在台灣,幾天之後便要進行台灣總統大選。乘香港反修例爭議的社會風波觸發台灣民眾的恐共情緒,民進黨籍參選人蔡英文應該非常大機會順利連任。

國民黨籍參選人高雄市市長韓國瑜,在「票投國民黨,台灣變香港」的政治氣氛下,備受正面衝擊,所屬的高雄市又因為從前外訪時,所簽下的諒解備忘錄陸續出現狀況,令高雄無法「發大財」,而陷於民意腹背受敵的苦戰狀態。加上他經常失言,例如以獨有的韓式幽默「酸」蔡英文是「得民調者得痔瘡」,被形容為政治失格,導致韓流不再,人氣下滑。看來國民黨藉着韓國瑜重奪執政權的機會渺茫。

大局將定,坊間把目光放在立法院改選。情況一如上屆總統大選時,當大家都篤定蔡英文當選時,便把注意力集中在立法院會否出現鐘擺效應,又或者出現任何民意的最新動向。當時,筆者身在台灣,兩天內由台中到新北市走訪14位國民黨籍立法院參選人選戰,最後得知藍營的「服貿幫」,即支持兩岸服務貿易協識的參選人,全軍盡墨。當時的選舉結果給國民黨的啟示是,兩岸議題在「台灣本位」愈來愈高漲的情況下,在島內已沒甚麼討論空間了。所以,今次選舉中,媒體對國民黨的選情都是點到即止,反而大家會比較留意「小綠政黨」在不分區立委的選情及民眾對「新南向政策」的態度。

時代力量民眾黨 未嘗甜頭

首先,民進黨雖然是綠營的第一大政黨,但民進黨同樣出現如同國民黨的老化情況,加上藍綠對立多時,深綠選民認為民進黨的兩岸關係還未清晰,而催生了時代力量和民眾黨。

在台灣混合票的選舉制度之下,選民是可以在不分區立委中,以政黨為基礎,進行投票,有利小政黨的發展。可惜,在高度恐共亡國的社會氣氛之下,綠營選民普遍認為,只有民進黨這台機器,才有能力守護台灣,加上時代力量早前受「拔昌風波」(即2017年台灣政黨安定力量對時代力量立法院議員黃國昌發起的罷免行動)及退黨危機影響,聲勢早已大不如前;至於民眾黨明顯就是柯文哲在北部的一人政黨,是否能夠橫渡濁水溪以南,也是一大問號。

所以在選前不少民調顯示,時代力量在不分區立委的支持度被壓縮至不足5%,未能分得任何議席,至於民眾黨也是僅僅超過5%,達分享議席的最低民意門檻標準。即小綠政黨很有可能在這次選舉中,嘗不到任何甜頭。

選舉後期 藍綠差距或收窄

其次,在有民主選舉的地方,選民的意向在愈接近選舉日,理論上應該愈為清晰,中間選民會減少,而主要政黨之間的二元對立,便會更為明顯。這種壁壘分明的狀態,不是只對蔡英文有利,亦同時會對藍營主要參選人韓國瑜有利,導致二人的支持度拉近,不至於如現在二人相差往往超過十個百分點以上。就如馬英九連任之戰,當時他以689萬票,險勝蔡英文的609萬票,雙方得票率,相差只有6%。即今次韓國瑜若能夠在選舉後期,把民意支持度拉抬到與蔡英文相差少於6%,他還是有機會問鼎總統大位,但現在的問題是,這十萬票即使存在,也並非韓國瑜的囊中之物。

這就要分析台灣選民近年的結構變化。傳統以來,國民黨有大概56萬票原住民票作為救命草,可是這批原住民在社會同化的情況下,第三、第四代原住民與都市人已經無異,那份原住民情意結早已不復再。馬英九在連任之戰時,被封為「13族共主」,筆者已經非常懷疑其代表性。

原住民有減無增 不利藍營

如今,原住民的數量應該只有減而無增。相反,台灣的新住民的數量卻不斷增加。所謂新住民,就是從前從香港移民到台灣,或是從越南、印尼、馬來西亞等東盟國家到台灣工作,又或是嫁到台灣的過埠新娘,他們很多已經入籍台灣,並且生兒育女,落地生根。根據台灣行政院勞動部資料顯示,截止2019年11月底,新住民人數多達71.8萬。當中擁有居留權的港澳人士,由2014年的697人,大升接近一倍至2018年底的1,267人。

這批新住民在入籍台灣之後,同樣有權投票。筆者很難幻想,移民台灣的香港同胞投票意向會傾向韓國瑜,因為大家在「台灣變香港」的陰影之下,早已用腳投票,移民台灣。至於東南亞諸國的新住民,他們大多數落戶南部,在國民黨重北輕南的發展策略之下,早已有所不滿。加上蔡英文的新南進政策,正正方便了新住民回鄉探親,以至經貿往來。早前台灣政府與越南政府簽訂的「台越雙邊投資保障協定」,更是大大提升了新住民在台灣的身份地位。

這群新住民亦是傾向支持綠營,並非國民黨的囊中之物。台灣在面對人口老化,透過移民政策優化人口結構是無可厚非。不過,這批不斷增加,而又可能帶着恐共情緒的新住民,將來會更大幅度地改變台灣的政治生態,成為台灣自然獨的後援會。(文章只代表個人立場)

韓國瑜在「票投國民黨,台灣變香港」的政治氣氛下,陷於民意腹背受敵的苦戰狀態。(中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葉振東 資深政評人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