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急劇轉變 克服貧窮新挑戰

評論‧世情 2020/01/08

分享:

分享:

2019香港貧窮情況報告剖析了香港最新的貧窮率,貧窮住戶就由2017年的20.1%稍微上升至2018年的20.4%。貧窮人口增加了2.98萬人,即由2017年政策介入前的137.7萬人,升至2018年的140.6萬人。

人口老化小家庭增 貧困率升

2016至2017年的本地人口(不包括外籍家庭傭工)增加了4.6萬人,由683.9萬人升到688.5萬人。65歲以上的長者人口亦增加超過4.8萬人,佔整體人口由16.3%上升至16.9%。政府恆常津貼的政策介入後,2018年的貧窮人數與2017年比較則減少2,500人,但整體貧窮人數與2017年比較,仍然增加了1.55萬人,主要是因為人口年齡結構老化(57%)、住戶人數减少(15%)和人口增長(43%)。

同樣地,雖然個別年齡及住戶人數組別貧窮率改善了0.04百分點,但因人口老化和小型家庭戶數增加,最後總體貧窮率都是上升了0.13百分點率。以百分比計算,人口老化(100%),以及單親或離婚住戶增加(23%)導致了貧窮率的上升,就算年齡和住戶人數組別的貧窮率有所改善(-24%),但整體的貧窮率則相對變差了。

但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因政策介入後整體的貧窮率由20.4%減少至14.9%,是近年最大幅的進步。

這三個人口構成因素(即總體人口、人口老化及單親住戶)不但是政府不能操控者,更將會持續影響香港未來的貧窮情況。而調整每日進入香港的單程證數量,或許有機會能減少人口的增長,但這樣亦會牽涉到家庭團聚的課題。

因此若香港繼續採取「相對貧窮」的定義來量度本地貧窮的情況,一定不能忽視人口組成改變的因素,才可以釐清貧窮現象的實際情況。

有兒童的在職家庭因調高了「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後,生活得到明顯改善。可是,就業機會亦應相應增加,尤其是在比較貧窮的地區,如觀塘、深水埗、北區、油尖旺和屯門。應在區內創造更多職位,以避免市民花過多的時間和昂貴的交通費於跨區工作,因為「就近入職」對整體人口健康能起積極的作用。

改善最低工資 扶貧實效為本

另外,基於兒童照顧服務的不足,以及少數族裔女性因文化差異,要投入職場仍遇到許多障礙﹔薪金方面亦有不少改善空間,雖然現時最低工資時薪為37.5港元,可是此金額仍是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國家(OECD)中最低的。2018年香港的國內生產總值達到3.0%的增進,但收入不平等的差距卻愈來愈大。經濟的增長仍未能有效地令所有積極參與經濟活動的人士受惠。

無疑政府投放了不少資源紓解民困,然而,政策亦必須要有策略性和持續性。最近增添的200億港元紓困措施,未見得有任何顯著的成效。尤其一般人都得花40至50%的薪金來應付住屋需求,而公屋則是許多低收入人士的救命錢。政府需要以更多「實效為本」的扶貧措施來幫助有需要的人士,並竭力增加社會向上的流動力,才可以有效和持續地改善貧窮情況。

社會動盪失業率升 關注青年貧困

回望過去超過六個多月社會動盪對社會民生的負面影響,將會在下一年的數據中呈現。失業率上升,尤其是從事服務和飲食業的,最有機會跌至貧窮綫以下。

同時,亦應關注貧窮綫以下年輕人的數量增加,但相比起長者,擁有大專學歷的年輕人脫離貧窮綫的機會也相對較大。為年輕人提供教育和培訓機會,都是改善其生活質素和收入水平的最好辦法。

現時最壞的時間仍未過去,香港迎面而來的將是極具挑戰的時期。移民及資金流出的問題愈來愈嚴重。

低收入人士,或因缺乏選擇下只能留在香港的人,都將會面對更艱鉅的挑戰。持續的社會不安對任何人毫無益處,務必要推行適切的措施,讓香港再度重現競爭力。

(特別鳴謝:香港特區政府統計處提供有關的數據)

現時最壞的時間仍未過去,香港迎面而來的將是極具挑戰的時期。低收入人士,或因缺乏選擇下只能留在香港的人,都將會面對更艱巨的挑戰。(資料圖片)

撰文 : 葉兆輝 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講座教授(人口健康)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