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判社會將趨於平靜 自欺欺人

評論版 2020/01/09

分享:

在過去這一段時間裏,社會上大部分人都選擇以一個社會運動的角度來看這次「反修例」事件。這當然有其客觀事實的一面(的確,這場社會運動至今仍在發展的過程之中,目前已經長達七個月),但也含有一些主觀願望的元素——似乎大家還是以為社會衝突將會平靜下來,而隨着時間的過去,常態將會恢復過來。既然是一場社會運動,當中很多現象只屬於過渡性質,到運動結束之時,秩序便會重新出現。

政府維持立場 局勢只會持續

不過,如果我們稍為改變一下分析的角度,則或者需要考慮一個問題:既然特區政府無意跟社會大眾進行新的對話,同時對其原有的立場和回應亦不打算再作補充,而絕大多數以不同程度和形式參與過種種集體行動的市民對此一定難以接受,則目前我們所見到的社會政治局面,勢必持續下去,而且還要是繼續一段頗長的時間。

從這個角度來看,擺在我們面前的,已不再只是一個大型社會運動,而是逐漸建構一種新的香港社會秩序的過程。

領導拖字訣 實為動員加油

我相信,很多香港人都不喜歡這個新的秩序,對於襲擊店舖、私了,更是反感。不過,這個新秩序的構成與個人的主觀感受沒有直接關係;問題是宏觀和制度層面的。

關於這一點,或者特區政府領導們並無這種意識,大概也未曾想清楚他們的處事手法跟目前社會狀況的關係,甚至長此下去有何長遠的社會含義。可以想像,在特區政府領導眼中,如果沒有暴徒,他們基本上已恢復社會秩序;因此,他們不斷宣傳「向暴力說不」,彷彿除此以外,他們需要做的都已經做了。

但現實的情況卻是,繼續在這種管治之下,整個香港正一步一步的轉變為一個「低度信任」的社會。

在一般的情況下,政府以拖字訣來面對反對力量,多少會收到一些效果。畢竟,延續一個社會運動需要動員群眾參與集體行動,而行動不可能無休止的進行。可是,特區政府領導那種「沒有進一步補充」的回應方法,再加上一種「好像甚麼都沒有發生」(貌似「一切如常」)的姿態,其實一直為社會動員補充燃料。

長期社會抗爭 衝突或消極抵抗

而特區政府沒有辦法通過意識形態工作來進行反動員,單靠警察拘捕、動用武力手段來防止集體行動升級,換來的是仇警心態更廣泛地在社會上流傳。這一拖緩招數,將社會運動改變為長期社會抗爭。它可以是每隔一段時間(初期是一兩周爆發一次,逐漸可能是一個月)便發生社會衝突,也可以是消極的抵抗,從此再無官民合作這回事。

如果特區政府領導們以為社會趨勢是逐漸走向平靜,他們大概還未有意識到市民跟政府之間愈走愈遠。

未來的「低度信任」社會(或「零度信任」政府」)的社會狀態是每一間警署面口要安裝水馬、銀行分行棄用玻璃窗櫥、機場不再容許沒有機票的人士內進、商場一到晚上要減少出入通道(以便控制人群)、大節日不能舉辦戶外活動、……。當一個政府一天到晚要擔心群眾聚集會否構成威脅的時候,它那種「好像甚麼都沒有發生」的姿態,純屬自欺欺人。

後遺症:不止消耗現屆政府

現屆政府如此運作下去,是可以理解的,反正它不會做,同時也沒有能力去做。問題是現屆政府所消耗的,不止是它的聲望、公信力(反正已所餘無幾,而且返魂乏術),而是下屆政府與社會的關係。

目前所見,是這個政府未能解決問題,化解矛盾;再過一段時間,它的問題是造成很多日後更難解決的後遺症;而最後,它會成為將來新的政府領導(如果林鄭月娥沒有準備連任的話)與社會修復關係的障礙。

正如前面所說,這個政府所消耗的不只是自己,而且還包括整個架構。它遺留下來的肯定是一個爛攤子,而市民要思考的問題是,再爛到甚麼程度會令連民間自救也無從扭轉形勢呢?市民自求多福,恐怕也需要有一定的社會制度支持。

現屆政府所消耗的,不止是它的聲望、公信力,而是下屆政府與社會的關係。(資料圖片)

撰文 : 呂大樂 香港教育大學亞洲及政策研究學系講座教授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