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定組織助監管 提升基層醫療

評論版 2020/01/09

分享:

政府近年試圖透過設立地區康健中心,讓市民只需要留在社區,便可獲取跨專業醫護人員,包括西醫、中醫、物理治療師等提供的服務。如此願景,固然美好,但落實時的挑戰一點也不少。

例如個別醫護人員服務質素不佳,甚至出現醫患糾紛,在服務團隊涉及眾多專業和機構的情況下,應由誰負責統一監察、調查,並公道地處理?

公私制度不同 不利統一監管

當然,醫療監管制度目前是存在的,問題是公營和私營醫療服務的監管制度設計各有不同,這個由多個機構按照不同制度監管的現象,不利統一處理市民求助。因此,本港的基層醫療健康服務——即市民在求醫過程的首個接觸點——需要一套統一的質素評估與監察制度,制度落實時也需要一個獨立機構,負責執行評估與監察的工作。

雖然政府去年3月成立基層醫療健康辦事處,負責監督基層醫療健康的發展和推廣策略,集中發展地區康健中心,監察中心營運機構的表現。不過,地區康健中心以公私營合作模式營運,政府亦已落實全港18區均會設立地區康健中心,以目前基層醫療健康辦事處的權責及資源,將不足以應付監管規模如此龐大的服務,政府有必要成立類似醫管局的獨立法定機構「基層健康管理局」(下稱「健康管理局」),以法定組織的形式,監管地區康健中心所提供的基層醫療健康服務,以有效規劃服務和持續改善質素。

健康管理局可隸屬食物及衞生局,專責為督導基層醫療健康服務的發展,以及獨立監管地區康健中心內由不同機構(包括私營醫療機構及非政府組織)所提供的基層醫療健康服務。

獨立法定機構 職權大更靈活

何謂法定組織?一個法定組織乃根據有關法例的規定執行公共職能的角色。健康管理局若以法定組織形式成立,政府需要就其職能與權責立法,相比現時的辦事處擁有的職權,屆時該局擁有法例賦予的更大權力,去監管基層醫療健康服務。

因應地區康健中心的公私營協作模式,健康管理局需要跟公營醫療部門和私營醫療機構打交道。安排該局作為一個隸屬於食物及衞生局的獨立法定機構,可確保其發展與政府政策目標一致,與衞生署及醫管局等其他政府部門互相協調,而維持其與私營機構交往,例如與私家醫生簽訂合約合作的靈活性。就像醫管局作為政府醫療改革計劃的一員,又可自行決定和不同的私營醫療機構、非牟利組織合作,推出白內障手術、腸道檢查等各類公私營協作計劃。

另一方面,為支援地區康健中心推展至全港18區,不但需要一般的營運成本,聘請地區醫護人手和為支援人員提供培訓,涉及大量開支,應獲得政府獨立財政撥款以支持運作,而非分薄醫管局的資源。在法例和獨立撥款的加持下,將容許健康管理局更靈活、更有效地規劃和控制有關基層醫療健康的財政預算及資源分配,以提供足夠和高效率的醫護服務。

倡效英經驗 設服務評級標準

健康管理局有資源有權力後,具體應執行甚麼職能?其中一個方向,是借鑑英格蘭獨立監管醫護服務的質素委員會(Care Quality Commission,下稱委員會)的經驗,制定針對基層醫療健康的法定監管程序、行政管理安排及質素評估制度。該會是英格蘭所有醫療及社區護理服務的獨立監管者,所有公私營基層醫療服務提供者均需要向委員會註冊,委員會就服務制定護理標準,持續巡查及評核服務表現,並向公眾公布服務提供者的表現評級與相關資訊。

表現評級分為四個級別:優異、良好、有待改善以及欠佳。質素委員會按表現評級而決定巡查的次數,如表現欠佳的服務提供者每半年須至少一次,表現良好或優異則可每五年一次,巡查隊伍亦有機會進行突擊檢查行動。若然服務質素不達標,委員會可採取各種行動,指令服務提供者改善,以及懲處他們,例如發出警告通知,指示需執行的改進行動及改進限期、罰款,甚至檢控危害病人安全的機構或醫護人員。

當地區康健中心相繼落戶全港18區,中心勢將成為市民接受基層醫療健康服務的重要一環,必須得到獨立機構有效監管其服務質素,為市民把關。以獨立法定組織形式成立基層健康管理局,主導基層醫療健康服務的發展與監管,將有助提升其服務規劃和資源運用的靈活性,更有職權去監察不同的服務提供者,最終使所有市民均可享用優質的基層醫護服務,擁有健康人生。

以獨立法定組織形式成立基層健康管理局,主導基層醫療健康服務的發展與監管,將有助提升其服務規劃和資源運用的靈活性。(資料圖片)

欄名 : 國是港事

機構 : 智經研究中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