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家做到了

副刊版 2020/01/10

分享:

昨天談及韓國流行文化發展短短二十年間像子彈飛,為何他們可以?

品牌醫生李永銓的著作《消費森林╳品牌再生》,是對廣告、公關、Marketing、流行文化、品牌策略有興趣的讀者不能錯過的作品,因他喜愛雜讀和深度閱讀,故視野廣闊,能從政治、經濟、歷史、社會和文化的角度切入品牌課題,其觀察與觀點甚具啟發性。

書中提到韓國流行文化的興起,源於九四年,前韓國總統金泳三得悉荷里活電影《侏羅紀公園》能在一年內賺八億五千萬美元,相等於當時韓國出口一百五十萬輛汽車的收益,遂決心建立及向全世界推動韓國流行文化。但那時的韓國,現代汽車、三星、LG等皆屬次三四等品牌,電視劇和流行曲或只比北韓好少少,但經韓國政府大力支持和推動下,十年便脫胎換骨,○三年瘋魔全球華人的《大長今》就嚇人一驚。為何十年就有如此驚人蛻變和成績?

據李氏分析,韓國政府當年的文化產業白皮書有三大重點:一、要將文化創意產業體現經濟效益和價值。看韓國時裝有專門批發交易的東大門,是時裝買手及遊客必到的朝聖血拼地。東大門近年由賣平民時裝到高檔次韓國designer labels的商場都有,以時裝產業帶動旅遊業,這是韓國政府聰明兼有遠見之處。二、政府盡力將韓國文化產業傳去世界,男團BTS正是成功之例。三、政府不能干預任何創作內容。我認為這是最關鍵的,皆因有政治直接或間接的干預、有明禁或暗審的壓力下,創意只會淪為偽創意。有規範、有顧慮,就不是創意,這也解釋了為何有些地方,永遠發展不到真創意,只能做其文抄公。

二十年前香港的流行文化,曾經歷百花齊放、當龍頭大哥的鼎盛時期,現在跟時裝界、電視或電影界、流行音樂界友人聊起,卻各有悲涼故事。書中有段文字很發人深省:「香港曾經也是一塊招牌,我們的電影電視、流行音樂等已能供應全華人市場,現在的創科局卻只發展高科技。近年香港政府只想着內地市場,但不要忘記,從前的香港沒有內地市場,仍然能夠面向全世界。」今時今日今狀態的香港,可以面向全世界嗎?值得我們反思。

撰文 : 利嘉敏

欄名 : 攻關女子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