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涼戰」比「冷戰」 可以更糟糕

評論版 2020/01/10

分享:

近年來,對中美之間爆發新冷戰的擔憂不斷增加。其實,這兩個大國之間目前的緊張關係描述為「涼戰」(Cool War)更為恰當,其特徵並不是老式的勢力範圍劃分、代理人戰爭、及「確保同歸於盡」的核威脅,而是史無前例的「將全方位競爭」與「深度互連關係」組合在一起的新態勢。

縱無核威懾 中美涼戰可雙輸

可是,即使沒有以「核毁滅」為標誌的冷戰威脅,在這場涼戰中也可能會出現「雙輸」的結局--尤其在其中一方(美國或中國)開始獲得相對優勢下,失敗一方在高度不安驅動下很容易輕舉妄動,導致兩敗俱傷。當然,出現一輸一贏、甚至雙贏的局面也是可能的。無論結果如何,都將影響全球。

美國總統特朗普於2018年夏天發起持續不斷的貿易戰,就是一個很直白的「涼戰格局」例子。冷戰時的蘇聯是一個封閉的經濟體,但中國經過40多年的改革開放,已與美國和德國一道,成為「供應鏈網絡」全球三個超級中心之一。

兩國難割席 成完全獨立貿易體

考慮到中美兩國經濟之間的緊密聯繫,包括彼此之間的聯繫及各自與世界其他地區的聯繫,如果貿易戰能結束或緩解,各方都會是贏家。這就是為甚麼最近透露的中美即將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的消息是一個利好。但下一步發展還不確定。如協議失敗,衝突繼續升級,中美在許多方面可能會有脫鈎的風險。但由於難以徹底切割全球供應鏈,美國和中國將還會保持間接的關聯。因此,盡管世界經濟將重塑,各方都將遭受貿易摩擦加劇帶來的額外損失,但不太可能形成完全獨立的兩個競爭性貿易體系。

不幸的是,貿易可能是唯一一個不會陷入兩國全面戰略競爭的領域。美國和中國似乎愈來愈傾向於在國家安全問題上採取冷戰式的「零和」策略,這可能引發一場從國防,創新、金融、到意識形態等各個領域的廣泛且極其耗費的雙邊競爭。像冷戰軍備競賽一樣,這種敵對式的競爭將導致加勒特.哈丁(Garrett Hardin)稱之為「公地悲劇」(tragedy of the commons)的惡果:為了私利人們過度使用可以獲得的資源,卻沒有考慮對社會(包括他們自己)的負面影響。為了國家安全等戰略目標,美國和中國可能將大量資源用於其全方位的競爭,而其他國家也將不得不花費一些資源來適應這種新的戰略競爭環境,這些損耗將抵消、甚至超過正常的國際貿易和投資可以創造的價值。

致「公地悲劇」 增系統性風險

例如在技術上,中美競爭將導致兩個獨立的創新生態系統,每個生態系統具有不同的標準和核心技術,這將大幅增加各自研究和開發的成本,並加劇顛覆性的系統風險。在經歷數十年全球化後,這是代價高昂的倒退。

這種分裂與脫鈎也將削弱全球管治。例如,三個比較有價值、也很脆弱、已緊張不堪的多邊機構(即聯合國、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貿易組織)將會停止以任何有實際意義的方式運作,並破壞全世界的和平與穩定。全球經濟的其他支柱,如支付系統,也會同樣崩潰。

為避免這種結果,中美必須採取措施建立信任關係、加強合作、並強化對政策與協議執行的紀律。這並不意味着雙方必須在所有事務上達成共識。相反,按照中國的諺語「不打不相識」,雙方必須以相互尊重的方式通過談判來理清及表達分歧,並誠實地維護各自的紅綫。

例如,美國需要意識到,不能挑戰中國的基本增長模式、政治制度、及其背後的意識形態。這意味不能採取美國副總統彭斯在2018年提出的「與整個中國政府為敵」的方針。戰略競爭是不可避免的,但並非任何工具或話題都可以用來玩鬥爭的遊戲。幸運的是,有迹象顯示,至少美國貿易談判代表目前已認識到中國的意識形態紅綫。

這並不是說中國沒有做出讓步的空間,也不是說中國不願意讓步。依據美方的要求及中方自身的長期結構改革目標,中國已開始致力於繼續開放其經濟和金融體系。中國的一系列改革措施,包括積極發展充滿活力的城市群(如大灣區)、支持綠色可持續發展、減少腐敗、簡化官僚程序、降低不平等現象等措施,都為中美加強合作、互信及協議紀律提供了支持。

中國還通過參與2015年《巴黎氣候協定》等多邊框架和協議(而美國正在退出),展示了其在提供全球公共產品方面進行合作的意願。中國也投資於創新,支持遠遠超出其本國發展需要的全球公共服務基礎設施建設。

「不打不相識」 自保行為弄巧成拙

但這場涼戰可能破壞中國這些努力,因為在面對美國談判桌上的各種苛刻要求時,中國會本能地首先加強自己的實力。這意味中國要確保美國短視主義造成的破壞,即使損害了整個全球經濟,也不會對自己造成長期的系統性威脅。

正在進行的中美「涼戰」遠沒有像冷戰那樣已有結論。為了最大限度地減少其負面影響,雙方必須認識到,在一個相互聯繫的世界中,如果加強其自身地位的必要條件是破壞全球穩定和活力,那將會弄巧成拙。貿易戰至今的教訓反映的正是這一邏輯。不幸的是,我們還沒有理由相信,這個慘痛的教訓,已有人從中學習了甚麼。

www.project-syndicate.org

中美似乎愈來愈傾向於在國家安全問題上採取冷戰式的零和策略,這可能引發一場從國防、創新、金融、到意識形態等廣泛且極其耗費的雙邊競爭。(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沈聯濤 香港大學亞洲環球研究所傑出研究員、UNEP可持續金融顧問委員會成員
肖耿 香港國際金融學會會長、北京大學滙豐商學院教授

欄名 : 中美世紀博奕

資料提供 : Project Syndicate, 2020.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