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事以和為貴 勿喊打喊殺

評論版 2020/01/11

分享:

甫踏入2020年,習近平如常向軍部頒布「開訓動員令」,適逢台灣發生軍隊高層墜機慘劇,參謀總長沈一鳴罹難;另一邊廂,特朗普手起刀落,在巴格達炸死伊朗軍方「第二號人物」蘇雷曼尼,向剛與中國一起舉行聯合軍演的伊朗動武。

一時間彷彿戰雲密布,過去數月令不少中產已經覺得「很亂很暴力」的香港「反修例」衝突,相比下突然變得很兒戲,不值一哂。

解放軍40年未征戰 文明奇迹

但實情是解放軍在過去的40年,未曾試過對外開戰,對上一次已經是1979年的「對越自衞反擊戰」,之後一直保持着邊疆的和平冷靜。一個管理全球五一人口的超級大國,竟然可以40年未嘗征戰,這其實本身已算是人類文明史上前所未見的一大奇迹。而在香港,駐港解放軍繼早前在九龍塘友善協助「反反修例」市民清理路障後,新年又在網上發放一段以維港作為背景的舞蹈短片,似要為網上和街頭的激動情緒降溫。

要知道中國自秦立國以來,第二長的和平時期,已是2000年前,西漢漢成帝至漢平帝期間的17年。但當年的「和平時期」長度,還未及我們現正處於的時代的一半。那麼,過去40年解放軍對地區和平的貢獻,其實一直被外界低估。但正如筆者曾指,軍隊並非政府公關部門,日常做事不會打鑼打鼓,所以香港人日常所知甚少,甚至當繁榮穩定是必然。

武備廢弛 勇武能比當年?

正所謂雖有兵甲,無所陳之。鄰國相望而長期不衝突,當然也會有其問題,例如是軍隊武備廢弛。根據數據顯示,現時中國軍方年度兵員射擊訓練的標準,是每年只需完成156發長短槍射擊。很多業餘的體育射擊選手,一日訓練都不止發射這個數量。加上長期和平,軍隊的實質戰鬥力,備受質疑。然而,這亦不只是中國獨有國情。其他問題,例如兵員體力不足,是當今世上各國軍隊都同時在面對,就算精銳如新加坡和美國陸軍,也未找到方法解決。而現今中國的青壯年人,在一孩政策下長大,一旦真要上前綫作戰,勇武程度可能還要更差。

而說到軍備,西歐的各國也是長期倚賴美國支援。北約在2014年,協議共同增加軍費開支到各國的GDP 2%。但根據先前預測,德法兩大強國在2019年均未能實現,其他西歐小國開支佔比更低。就算是「戰鬥民族」俄羅斯,2017年推出的軍事現代化計劃,也是捉襟見肘。早前公開的次世代T-14 Armata主戰坦克,更在二戰勝利日閱兵時當眾拋錨,場面尷尬。

政見雖不同 勿轉發仇恨內容

解放軍近年較接近擦槍走火的事件,是2017年的中印邊境洞朗對峙事件。當時兩國軍隊在邊境互擲石頭、粗口對罵。筆者有好些涉獵中國中亞事務的朋友甚為亢奮,說要「亮劍」「教訓一下無知的小印度」。但筆者答曰:「不是能打贏的仗就要去打。就算有99%勝算,但即使只有1%機會失敗,如果要冒上失去西藏的風險,純粹為啖氣,是完全不值一戰。」果然不久,衝突氣氛就被中央政府壓下來,該防綫的指揮官亦在局勢緩和後被左遷。

今時今日,香港人對當代解放軍的觀感和理解,很大程度是來自和停留在「六四事件」。例如「反修例」衝突爆發以來,如很多人認為「出坦克」是一個可行的終極方案,就是直覺地誤以為喜瑪拉雅山上的中印邊境,和港島區的橫街窄巷,也是像天安門廣場一樣開闊平坦,適合坦克列隊作戰。實情當然沒那麼簡單。

反而是很多在亂世中希望回到過去,追求安穩的「小確幸」中產,不論政見,在「反修例」爭議中發表個人意見時,卻仍然喊打喊殺,說要「打死」不同政見人士之類。其實他們應多向解放軍學習,避免接收和轉發仇恨內容,凡事以減少肢體衝突和傷亡為重,以和為貴。

http://newhongkonger.blogspot.com

解放軍在過去的 40 年,未曾試過對外開戰,對上一次已經是1979 年的「對越自衛反擊戰」。(新華社資料圖片)

撰文 : 劉國匡 香港都會馬球隊創辦人、香港 Day Army 活動平台創辦人

欄名 : 新香港人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