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常立會+民粹議員 怎應對?

評論版 2020/01/13

分享:

截至目前為止,香港其實連一個武漢不明肺炎的個案也沒有——對,就連懷疑個案之數目,至今也是零——傳媒過去兩周熱烈報道的數字,實際只是醫管局呈報予政府作進一步檢驗的個案數目,故嚴格來說連「懷疑」個案也稱不上。

而由去年12月29日至本文刊登之日,亦已經過了14天:醫學常識告訴我們,這段時間沒有在社區大規模爆發疫症的話,此新型肺炎的擴散力度有限——要留神,卻不用恐慌。

武漢不明肺炎VS鹵莽不明廢言

相對於武漢不明肺炎,真正傳染力度高的,反而是立法會內的「鹵莽不明廢言」,患者往往是民粹抵抗力弱而欲尋求連任的議員,病徵一般是不顧身份與政治立場,提出邏輯混亂的發言。

例如有建制派議員要求特區政府向武漢發出外遊警示——天!特區只能向其他國家而不能向內地城市發外遊警示,對立法會議員來說該是常識罷。何況提出這個要求的是位建制派議員,若有人上綱上綫,就「香港有權單方面向內地個別城市發警示」此建議本身,便有把香港從國家分裂出去的圖謀了——可見區議會選舉之後,建制派議員猶如驚弓之鳥,見民粹走向那邊,便不顧立場亂提建議以取悅群眾。

然而,另一邊廂的泛民也是亂了章法,尤其是解釋為何立法會內務委員會在本立法年度開了12次會,卻仍未選出正副主席一事上,更是前言不對後語,彷彿「鹵莽不明廢言」真的是一種會人傳人的政治病毒,但凡大選前半年至9個月,更是胡說八道的高峰期。

民粹抵抗力弱 泛民建制齊亂章法

事緣泛民去年在內務委員會的10次會議中,一直聲稱他們必須拖延選主席的最主要原因,乃因為「立法會秘書長陳維安沒出席會議,向議員解釋立法會保安事務安排」,例如在大樓外設置水馬——從泛民議員的發言可以看出,這一招基本上是打過去半年的「仇警牌」:也就是質疑陳維安和警方商量過的所有決定,藉此批評警方「介入」立法會事務。

不過,泛民其實明知他們的要求並不合理:皆因保安安排屬議會行政事務,而立法會的「行政管理委員會」會議一向閉門保密進行。從這個角度看,要求秘書長公開議會秘密,並以此來拉布,令內務委員會選不到主席,確實相當無謂。何況,陳維安去年亦已按程序向行管會申請出席內委會會議,但遭否決。換言之,泛民是明知陳維安必須聽從行管會的命令下,仍不斷要他出席——這就不只強人所難,而是漠視行管會決定。

當然,更胡鬧的是上星期的最新發展:由於工聯會何啟明動議把延長產假的條例草案直交大會審議不獲立法會主席批准,於是政府動議轉交人力事務委員會處理——泛民見政府打算繞過內委會審議條例,又不想承擔「拉倒延長產假」的政治責任,結果說出拉布令內委會選不到主席的「真正原因」,原來是要政府不能在立法會餘下任期內通過《國歌條例草案》,更形容此草案是「惡法」。

反國歌法 港人有辱國「權利」?

至此,擾攘3個月的「要求陳維安出席會議」,又突然不是內委會選不到主席的絆腳石了。但以國歌法作為泛民拉布的新解釋,卻毫無疑問更荒誕,原因有三:

其一,是此法案已經在條例草案委員會審議完畢,假如泛民一早便覺得條例有極大問題,絕不能通過,為何他們不以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的同等力度阻撓,從而一年前便成功煞停《國歌條例草案》?是不是之前太懶未盡力,要待現在大選臨近才抱佛腳?

其二,是國歌法既然已經列入《基本法》附件三,那泛民上周表態全面拉倒此法案,便等同表明他們反對一條全國性法律。既如是,他們也需要向選民解釋,將有何具體行動,爭取中央廢除已在國家生效的條例——是不是泛民會承諾上京示威,要求廢法?

其三,訂立國歌法原意是「不應侮辱國歌」,但泛民如今卻明言此乃惡法,即質疑其立法目的為「惡」之意。如是者,泛民是否表明侮辱國歌以至國家不單無問題,甚至認為港人有辱國的「權利」?需知道,言論自由背後必須包含尊重,且《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19條亦指出,行使表達自由權利時,也有確保國家安全及公共秩序的責任。

全球民粹風潮 忘了身份常識

從宏觀角度分析,建制與泛民此刻同時患上「鹵莽不明廢言」這種政治病,實際反映香港正在轉變中的國際定位:即從過去的「由內到外跳板」,變成「由外到內跳板」。意思是以往香港主要是協助中國「走出去」的經濟樞紐(由吸引外資到人民幣交易),而由去年年底開始,則是世界各地用來攻擊中國的政治城市(由美國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以至台灣選舉透過批評一國兩制拉票)——在外國政府明刀明槍狠批香港以打擊中國管治的格局下,泛民既是義無反顧,乃至不怕被DQ風險以「反共反中」口號拉票;就算是建制,在全球民粹風潮之下,也忘了身份、常識與邏輯,要求特區與國家保持距離。

如何解困?既然外國透過嘲弄香港實踐一國兩制失敗,以圖打擊中國,答案只有重建世人對一國兩制的信心——這當然是一個非常「闊」而非三言兩語足以盡道的答案,且篇幅所限,恕未能在本欄詳論。但就目前形勢看來,有兩大方向必須抓緊:首先,是任何對香港的誤傳和假新聞,當盡快主動向國際社會澄清(如香港至今完全無武漢不明肺炎病例);其次,是既然《基本法》乃特區成立的基礎,如何對內和對外闡明當中好些根本概念(如普選辦法與限制、香港與中央關係、議會權限等),以免外國政府胡謅或政客亂叫價,實屬特區當前要務。

相對武漢不明肺炎,真正傳染力高的,是立法會內的「鹵莽不明廢言」,病徵是不顧身份與政治立場,提出邏輯混亂的發言。(資料圖片)

撰文 : 黃永 言論自由行行政總裁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