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而不休 境來心應 資深廣告創作人馮偉賢 佛系人生

副刊版 2020/01/15

分享:

資深廣告創作人馮偉賢(Simon)傑作多多,如Fujifilm「浪攝流」、幸福醫藥「獅子山精神」、海洋公園「哈囉喂」等,令人過目不忘。他有份創立的Metta,不用10年已成為香港最大本土廣告公司,還被高價收購了。

去年8月,55歲的他功成身退,然後,他即過着沒有時間、地域限制的佛系生活。

身高6呎的馮偉賢,做過許多的出色廣告,也創立過一間本港知名的廣告公司。他喜歡玩音樂,同時也是寧瑪派大圓滿法的修行者,人生有很多不同面向。

雖然曾是廣告公司老闆之一,但他並不似許多廣告人般着重光鮮的造型包裝。他甚至自嘲長期穩奪行內最差衣着獎:「我無甚物慾,最平最簡單,望落去有少少style的裝束就是了。」

生活沒時間地域限制

Simon於08年和多位股東共同創立的Metta Communications Limited,憑着一連串成功兼得獎的廣告系列,很快便成為最大的本地廣告公司,2014年還被內地傳播集團高價收購,而身為行政創作總監,同時又是公司大股東的Simon,便在2019年8月時離開公司。

他形容其目前狀態是「過冷河」,未來一兩年都不會重操故業。「現在仍有人搵我出山做嘢,不過,可能我返不到轉頭,因為現在的日子實在好爽。」

他自言十分享受近幾個月過着那種不用趕時間,也沒有地域限制的生活。除了每個月都會有一段時間在港的佛堂弘法外,其餘時間他就周圍去住,時而曼谷、時而台中,又表示很想去寮國龍坡邦。

他笑言:「我咁多年都是不可以在香港留多過3個月,一定要出去走一走,不然有種窒息感覺,可能因為香港太擠迫吧。」

寫書修行玩音樂

他現在的生活模式就是踩單車到處遊,日間會修法,夜晚練琴。「我有隊三重奏,我負責彈琴,將會在教堂表演。」他最近更想學Bandoneon(探戈手風琴)。但香港我搵不到老師教,我可能去台灣學,但要買到個琴先。」

熱愛旅行的Simon還打算出書寫遊記。「我寫過西藏遊記,還有一兩本在進行中,但寫書是賺不到錢的,我心態只是,去咗就寫,唔好嘥。」

Simon港大畢業,主修音樂和歷史,畢業後教了幾個月書,便去歐洲半年浪遊。他夾過Band,做了兩年廣告創作後,就在尖沙咀開酒吧,雖然曾經名噪一時,但賺不到錢,於是又重返廣告行。

他加入了行內著名的Grey Advertising,碰巧90年代市場蓬勃,他未到40歲就升到行政創作總監。10年內曾兩度想離開,不過終被挽留。「我一路都知道要『開檔』,因為如果做regional主管,要處理很多politics,個人要很圓滑,而我又不是八面玲瓏的人。」

創意要不受概念限制

Simon自言不是讀西方那套廣告理論出身,所以「自創劍法」。「當年我最叻打大佬的,曾幫海洋公園打迪士尼,幫CTI打香港電訊。我的取向是要令人不理性的love your brand,咁就有優勢。」事實證明專做和大公司相反的廣告策略,是work的。

Metta年代創作的Fujifilm「浪攝流」廣告,他特別引以為傲。「個個以為是日本廣告,其實全香港班底製作。廣告特別在一個相機的feature都無賣過,但我們的廣告,文青很喜歡,這個就是感性的魅力。」

話說Simon和友人於08年創業,公司共二十幾人,但開業不久卻碰上大跌市。「我沙士那時都唔驚,但08年個市好靜,無客!不過,我這些修佛學的人,明白要『境來心應,境去心無』,即不會想太多無謂嘢,自製煩惱,來了,才反應,我是這樣處事的。」

逆境捱過了,公司還發展成本港最大本土廣告公司。談到成功要訣,他的總結是:「我的同事都好叻,每個人的talents都不同。即是我做creative,就不會去理錢的事。你叫我睇數,間公司可能3個月就執笠。我只知,只要做好手上的廣告,campaign紅就會引到新客。」

沒有經濟考慮的free worker

對於公司最後成功被高價收購,成為廣告行佳話,他也只是輕描淡寫說「感謝佛恩」,很多事都睇因緣,但重點是多了金錢,也沒有影響他對簡樸生活的選擇。

問Simon這是否就是他夢寐以求的退休生活?他答得很玄:「甚麼是退休?我唔知,因為我仍然很多嘢想做,我會話自己是個沒有經濟考慮的free worker(自由工作者),很努力地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

作者:胡慧雯

責任編輯:招美寶、李越樺

資深廣告人馮偉賢表示,從事創作不可以太理性,因為會限制了聯想。(黃建輝攝)

2015年以「獅子山精神」為主題的幸福醫藥電視廣告大受好評。

Fujifilm的「浪攝流」廣告系列,是馮偉賢最引以為傲的作品之一。

2000年時香港寬頻的「生有限.活無限」廣告系列,曾獲許多文案創作獎項。

馮偉賢自嘲是廣告行衣着最差,身上的長外套是貪方便,牛仔長褲則是他媽媽親手車的。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