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專業的「專業」

副刊版 2020/01/16

分享:

我們現在正處於一個變動的世代。著名社會學家Zygmunt Bauman,早於二十世紀九十年代中後期,就提出「液態的現代性」(liquid modernity)的觀點,預言傳統固有、固定的社會形式和社會制度(solid modernity)將失去其權威性,將會被液態社會取代。液態社會人對固有的序列、框架和階梯感討厭,他們將更擁抱自由、生活、彈性、適應力,而甘願放棄穩定性和安全感。

在企業或機構內,位高權重者要知道他們所面對的,是一班成長於液態社會年代的人,這些不把社會階梯放在眼內的液態社會人,不會單單因一個人的職位及權力比較高,就覺得必然要尊重,他們首先會問:「你本身有甚麼值得人尊重?」

出現在現世代社會的各種衝突和矛盾,可解讀成留戀「固態社會形式、制度和列序」的舊時人,與已進化成「液態」現代人的價值觀之碰撞。但話明是「水狀」性質,因此固態想「硬撼」液態,往往在不知己又不知彼下,無符兼無計。所謂不與時並進,就是用陳年固態思維和手法,意圖控制「液態」新世代,更以為拍下片、yo兩下或rap首歌,就自以為跟新世代對到嘴形。

企業或機構的領袖要明白,面對液態新世代,關鍵在於令人「服」而不是「畏」。國際知名企業趨勢大師大前研一在《專業》一書提到,在這變動年代,「職業」不代表「專業」,一個人即使掛着一個醫生、律師、教授、高官的名銜,也不代表專業。現世代領袖能孭得起「專業」兩個字,要有先見力、深度構思力和矛盾適應力。看到此處,終於明白為何現世代人們身為下屬或市民有那麼多怨氣了:看着那麼多高層或高官,先見力首先欠缺,大家已不奢求他們有深度構思力,但往往連構思都無,還有,「矛盾適應力」從來未見過,卻在其帶領下,「矛盾製造/破壞力」接踵而來,下屬或市民眼巴巴地看見這些高層或高官,「專業」實力欠奉,卻領着「專業」高薪,真係唔嬲就假。

撰文 : 利嘉敏

欄名 : 攻關女子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