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外之音

副刊版 2020/01/17

分享:

孩子在母親懷中飲泣是尋常事,二十歲大孩子在母親懷中飲泣便很不尋常,但當不尋常事發生在不尋常環境中,這也應是頗尋常。

二十歲患上後期肺癌極不尋常,這極不尋常東西叫Pleomorphic Carcinoma,千中只有一,特點是一個腫瘤裏包含多樣癌細胞,性情兇惡,生長速度也快,一般化療未能把它控制。醫生用盡方法在三星期前,把化療跟免疫治療混合使用,同時大範圍測試基因,希望能找到靶點使用標靶藥。

這天是第一次覆診,醫生望着電腦屏幕呆了,腫瘤不僅沒有縮小,反而大了三成,癌症指數(CEA)也暴升近百點,再看基因報告,竟是最令人討厭的KRAS突變,科學界早在五十年前,已發現這致癌基因,但至今仍未有良好對策。

向二十歲的大孩子解說死亡危機是難事,對其家人解說更難。醫生只能平靜地從客觀資料入手,把X光照片、癌指數、基因報告慢慢陳述,小夥子蒼白的臉色變得更蒼白,母親熱淚滿落,而父親一臉惘然,問:「醫生,我個仔情況是否很差、很嚴重?」醫生只能用另一方法覆述病情,父親仍追問:「是否很差?是否會死?即使花多少錢也不計較,定要救我個仔!」

醫生只能心酸地說着弦外之音:「會繼續努力的,再給他加上抗血管生長藥物,希望新方案能幫得上……」

死亡魔掌下,民主自由是為何物?

撰文 : 莫樹錦

欄名 : 醫筆稱心

最新專欄文章 更多

2020/02/07
甲子
2020/01/31
非長者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