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 prison break

副刊版 2020/01/17

分享:

當一個人太想擁有/熱衷/迷戀/着緊/執着於一個人、一樣東西、一種做法或一段友情/愛情時,他/她就是把自己捆綁了。例如,身邊總有些朋友執着於某種養生療法,於是「這樣不可食、那樣不可做」常掛嘴邊,但凡跟這類人同枱吃飯非常受罪,成餐飯勸阻他人「呢樣唔得、嗰樣唔好」,如此驚青神經質步步為營,又豈是健康長壽之道?又,環保主義本是好主意,但若極端到人家吃個有膠盒包裝的三文治、用多一張紙也撲出來指罵的話,那就在未拯救到地球前,自己的偏執已精神污染了周邊環境。

曾遇熱衷自己宗教的人,劈頭第一句即問:「你是否×××徒?」人的分類不僅是「教徒vs非教徒」又或「我教vs非我教」之分吧?我相信耶穌和釋迦牟尼對人都沒有此二元分別心,若我們仍懷有「我教徒vs非我教徒」的框框看人,那不是宗教本身有問題,是我們對宗教的理解出問題。這陣子更遭劈頭問:「你咩色㗎?」這些問題,答都費事,我們的人生,有無限顏色,更應色彩繽紛,為何要自困於一種顏色去define自己?

若我們對一事一物一人執着了,或貪戀、或嗔執、或癡迷,就會變成問題,因為我們的心神都被捆綁着,如同困在「心靈監獄」。我的原則很簡單:出現在生命中的美好人與事,理應令我們感到心靈上更釋放、更解放、更暢快、更自由;不然的話,那就表示我們對他們的心態或人生排序出現問題。當我們非要得到、非要人家依照自己心目中的樣式去做、非要這樣那樣的時候,我們的心即開始進入一種近乎obsessive的偏執。人一偏,心眼就給四壁封鎖了。

一念天堂、一念監獄,要prison break,就得靠自己。不是要摒棄那些東西、那些人,而是要換個角度和態度看待,讓他們在我們生命中,是造就我們心靈更釋放、更解放、更自由自在的愉快美事。各人的心靈監獄都不同,亦有嚴重程度之分。有些obsessed和obsessive的心靈,已有終身監禁之危險傾向,但只要自己願意,就可逃脫,亦只有自己,才能給自己的心靈自由,祝大家新的一年開始,來個爽快「心靈prison break」!

撰文 : 利嘉敏

欄名 : 攻關女子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