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錦鴻勇抗肺癌 跑一場逆境馬拉松

副刊版 2020/01/20

分享:

跑畢世界6大馬拉松,成為香港第二位達Sub-3(3小時內)完成所有賽事的跑手,50歲的楊錦鴻(金毛)在跑界交出亮眼的成績單。維持紀錄近10年,金毛每星期練足6日跑,作息飲食均正常,不煙亦不酒。如此健康的生活習慣,卻在去年確診肺癌。

金毛自幼鍾情足球,細細個已勤操體能,惟對跑步沒甚麼興趣,覺得好悶。長大後因工作繁忙,一班波友難以聚首,金毛便漸漸不做運動,放任自己。「最重應該是04年,胖至190多磅,這個身形維持了七、八年。」當時更出現高血壓、暈眩等徵兆,連抱女兒也易弄傷腰,他意識到是時候要減肥。「女兒剛出世就有這麼多毛病,怕她未長大我已患上嚴重疾病。尤其經過03年沙士之後,察覺到身體健康好重要。」

久咳不癒驚現肺癌

心知跑步是減肥的好方法,金毛便開始練習,由於肌肉系統、體能和靈活度從小訓練,很快便上手。半年內減至140多磅,其後更參與100公里毅行賽、馬拉松,均獲不俗的成績,故他更積極練跑、挑戰自己,他指高強的毅力是天性。「我自律性好高,下定決心要做到的事,就會勤力做,對自己有要求。」

近40歲才開始練跑,花8年完成6大馬拉松、達至Sub-3,算是「越級挑戰」。也許上天看到他別於常人的能耐,去年突然下了一道新難關-肺癌。「19年年頭開始,練習時覺得較之前辛苦,也跑不回以前的速度。起初認為是年紀大了,沒為意是病症。」至年中開始久咳未癒、常感疲累,本以為是傷風感冒後遺症,看過數個醫生也治不好。愈咳愈厲害,痰液變多,有時晚上會咳醒。「連跑都會咳,練跑時胃部會扯住痛。我練跑多年,知道自己的極限在哪,好少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確診後最擔心妻女

10月尾入院做檢查,約1星期就有結果,金毛的右肺有個約5cm的腫瘤,確診肺癌3期。正職為放射治療部機械員的金毛,負責修理電療儀器,對於癌症的醫療資訊,他瞭如指掌,也曾見證住不少病人治療。基於了解,確診當下不太擔心和徬徨。不過,立即浮於心上、最牽掛的,就是太太和女兒。「肺癌3期算早發現了,有些人沒病徵,至喘氣、擴散到末期得知患病。只是不知道自己還有多少時間,女兒只得16歲,還在讀書。如果真的離開了,只剩下她們兩個,都會擔心。」金毛帶着正面樂觀的心態治療,堅信會康復,令身邊人不至於太憂心。

父母眼中,子女像總長不大,但經過這件事,金毛反而發現了女兒的另一面。「她反過來安慰媽媽,說現今醫療科技好先進,原來她比我想像中成熟好多,我不用太操心。即使將來有甚麼事,我想她也能應付得到。當年跑馬拉松時,她曾在終點等我,也看着我達到Sub-3,或許她對我好有信心,她知道爸爸講得出、做得到。」

從不把自己當病人

確診翌星期就立即做化療,金毛同時把所有跑步操練暫停,專心治病。療程需打4枝化療針,3星期1次,至今已打到第3針,醫生期望縮小腫瘤,再做微創手術切除。幸運的是,嚴重的副作用並無出現,金毛只感輕微不適。「打完三、四日後會較累,胃口有點差,有少許胃氣,之後就回復正常。第一、二針時有輕微便秘,但多吃點蔬果後就沒事。」有人說打完第3針後會累得不能出外,金毛只覺比之前累一點,也沒有骨痛、掉髮、嘔吐等情況。連只得約4至5成效用的化療,於金毛身上亦明顯見效,能控制腫瘤,成功縮小。

患病雖然暫時帶走了工作、跑步兩個重要生活元素,但同時為金毛帶來了一段悠長假期。多了跟家人相處、聚餐的時間,放慢生活步調。他從不為自己貼上病人標籤,照樣去行山、短跑,身體應付得到就會做。

作者:吳霆俊

責任編輯:周美好、李越樺

跑畢世界6大馬拉松,成為香港第二位達Sub-3完成所有賽事的跑手,50歲的楊錦鴻在跑界交出亮眼的成績單。(陳靜儀攝)

金毛每星期練足6日跑,作息飲食均正常,不煙亦不酒。如此健康的生活習慣,卻在去年確診肺癌。(相片由被訪者提供)

去年12月,金毛原定跟太太到大阪跑馬拉松,可惜因病退賽。他希望康復後,二人可再到外地參賽,假使自己不能跑,也想陪太太。(相片由被訪者提供)

化療副作用少,金毛說:「可能我本身有做運動,心肺較強,而且心境好重要,我食得瞓得。」(相片由被訪者提供)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