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國兩制怎維持 立會選舉核心

評論版 2020/01/20

分享:

一年將盡,回過神來,方發現上星期四對香港而言,原來是個轉捩點,3件事情碰巧在同一天發生:凌晨,中美正式簽署首階段貿易協議;上午,特首林鄭月娥出席立法會答問大會;下午,警務處處長鄧炳強出席中西區區議會會議。

特與劉鶴簽約 放身段顯心急

轉捩之處在於:兩國博弈,一輪大戰,美國始終未能佔上風;特首縱被圍剿,實質能順利完成答問大會,而泛民眾多提問中,「五大訴求」4字只說了一次,亦再無人提「缺一不可」;區議會內,警務處處長主動帶隊離場,但慣於衝擊的議員卻只顧叫囂,並無肢體衝突——相信不論黃藍,也當隱隱然感受到政治風向之轉變,就連所謂勇武,亦未有因為上述情況,在周末作出大規模店舖及基建破壞發洩表態,以示「決心不變」。

政治人物的口風轉變,自然也是十分明顯:向來說中國急於簽訂協議的特朗普,身為全球第一大國之元首,竟不介意跟對手只屬副總理級別官員在同一張紙上並排簽名,並且同時宣布即將訪華——到底是誰比較心急,名副其實地「躍然紙上」。

從國與國層次下降至地區事務,區議會作為諮詢組織,政府一方在澄清後,區議員卻仍提出欠事實基礎的指控性動議,某程度上已經超越了區議會原先的職權範圍,是故相關官員離場,以免引發區議會遭司法覆核之風險——但更重要的信息在於:特區政府過去被人批評「除了不停譴責還懂做甚麼」,現在看來是透過拉隊離場以展現轉換至「行動模式」(action mode)。

特首發警示 兩大重點有啟示

值得注意的是在「國」與「區」之間的立法會特首答問大會,行政長官竟然一反常態,主動發出一國兩制有可能消失的警號。特別需要留意的是蔣麗芸議員發言時一開始便聲稱:「代表香港一些年輕人向你問」——蔣議員雖然有關心教育事務,但作為香港年輕一代的「代表」之說法,則恐怕跟她過往的政治定位相差太遠了罷。故此反過來看,作為建制第一大黨之一員(上周四一眾民建聯立法會議員當中,就只得蔣麗芸一人提問),其問題乃別有用心地想帶出某些主要信息,亦不足為奇。

蔣麗芸「代問」的題目,是香港青年擔心2047年後香港會否只有「一國一制」。作為特首,「一國一制」這4字自不能宣之於口,以免有失身份(不少報道時把這4個字以引述方式表達,那是假新聞,林太並沒親口提及一國一制),故行政長官只是用上「蔣議員剛才的擔心」和「今日擔心會出現的情況」來表達相關意思。盡管如此,林鄭月娥今次卻沒有避重就輕,以一向的官式回應說出《基本法》確保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之類的答案,更把核心信息由過去的「保障」轉為「警示」。

特首答案的關鍵,在以下兩句:

(一)「事實上,大部分這些青年人都在香港已經回歸祖國後出生。一國兩制確保了他們在成長過程中,能享有一個很穩定及相對很繁榮的香港。」

(二)「不要因為一時誤會,欠缺對一國兩制、對於《基本法》的理解,而破壞這個這麼重要的原則和方針,否則他們自己今日擔心會出現的情況,可能是由他們自己一手造成。」

攬炒破壞 損一國兩制基本前提

目前大部分報道以至輿論分析,似乎都只關注(二)而忽略了(一)。但這兩句必須放在一起看,才可看出箇中重點,因為這次是特區政府首度就「年輕一代曲解一國兩制」,提出了具體解釋:那就是(一)之起首的「事實上,大部分這些青年人都在香港已經回歸祖國後出生」這部分,意思是現今的年輕人從一出生就享受着「一國兩制」,並且把當中的權利與自由,以及所衍生的穩定和繁榮,視之為理所當然。

特首發出的警示,表明目前「一國兩制50年不變」之承諾,乃是由上一代香港人在1997年之前爭取回來,因此回歸後出生的一代客觀上只是坐享其成。回歸前,由於有大量移民及資金遷出香港,中央為保障香港繼續繁榮安定,所以提出一國兩制,務求透過此特別安排(故香港被名為「特別」行政區)留錢留人之餘,更希望資金和專業人士回流返港。

換言之,中央維持一國兩制的最基本前提(fundamental premise),是港人努力不懈地去維持香港的穩定和繁榮,而攬炒和持續的破壞,則正好是完全相反的手段。

留意林鄭給蔣麗芸的回應,完全沒有「止暴制亂」這4個字——當中帶點「你們年輕一代要亂下去,我們年長一代也沒奈何,畢竟到2047年自己早已作古」的意味,但更深層次的意義,乃是上一代已努力為你們爭取了50年不變,至於之後變不變、如何變,還得看下一代如何造化——亦即(二)的最後部分——警告青年勿「一手造成」自己害怕的局面。

示威者稱無大台 港府談判無門

以上警示絕對不存在「要維持一國兩制,就得對中央唯命是從」之意——畢竟上一代在爭取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之治、50年不變的時候,也曾經跟北京反映意見、討價還價。可是今次抗爭運動由始至今不斷強調「無大台」,中央或特區即使想談判,就連對口單位也沒有,而只見有人持續以暴力破壞施壓——這種all or nothing的策略又怎會行得通?

強如天下第一大國的總統,也得跟中國談判趕簽署,遑論境內的一個特別行政區乎?況且,尊貴的立法會議員在特首出席立法會答問大會時亦似乎忘記了「缺一不可」,皆因立法會選舉臨近,自己的訴求又何止5個?

正如月初本欄建議,新一屆區議會本可成為「大台」,但上星期中西區區議會的亂象,展現出議員無意如此。既如是,香港人不禁要問自己:怎樣的代議士、怎樣的議會,始能令香港繼續維持一國兩制?隨着蔣麗芸的提問,不難估計「會否失去一國兩制」的憂慮,勢成今年9月大選的核心問題。

特首林鄭月娥發出的警示表明,目前「一國兩制50年不變」之承諾,乃是由上一代香港人在1997年之前爭取回來,因此回歸後出生的一代客觀上只是坐享其成。(資料圖片)

撰文 : 黃永 言論自由行行政總裁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