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宮生意經

副刊版 2020/01/21

分享:

故宮的IP和旅遊轉型太成功了,收入增多,相關單位眾多,權益又重疊,有時利益分配不均,有時界綫模糊,問題隨即而來。毫無疑問,故宮是現在這個文創潮流、打卡熱潮和民族自信高漲下的消費現象。由研發故宮藏品用作文創或化粧產品,到開咖啡室或餐廳,再而開放出租作商業用途(參加過不少在太和殿的商業活動及演出),可能都屬於不同掌管單位的管理。

要了解一個普通人,如何可順利把豪華車停在禁停區(其實首先是怎樣能駛進故宮內道路),便得重重了解這樣的一個結構。那因為進去的不一定是普通人。特別的花邊是,事件發生後,除民間網民聲音外,普遍媒體都把矛頭推向故宮的管理,而像忘記了聲稱要撒歡兒的始作俑者。有說這女子是某開國功臣的孫媳,背景深厚,也就公關洗地得一乾二淨。但當大家聲討是否有人濫用特權,以及又是否有執行者容人走後門之時,忽略了的問題是:假如那位撒歡女沒有把特權待遇曝光,是否就意味這情況不會發生?故宮的守護到底可如何監察?

說回故宮這陣轉型,向來讚彈參半。讚之者認為它是把老文物及地標新包裝使它更為普及的最成功文創個案。批評者,則認為它已過於商業化。

而最大的諷刺在於,當強調是國民自己開發屬於中國的原創IP之時,卻發現其實只是在用祖宗的老本。如果以商業版權概念去想,根本就是在不斷用前人的知識產權,而絕非自己原創。推向極端,像乾隆皇那批清帝的Q版產品那麼受歡迎,誰在擁有這些肖像權呢?創作人的版權是否歸到後人?還是收益投放回故宮的行政及維修用途?抑或是故宮已變成牟利機構?

撰文 : 李照興

欄名 : 中國新呢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