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應設研發督導部門 助成果商業化

評論版 2020/01/21

分享:

從90年代研發中文檢索技術、創辦「慧科訊業公司」(Wisers Information Limited)開始,我一直積極參與香港科研發展,同時見證本港近二十年科研發展的高低起伏,深深體會到現時的制度下的缺陷,特別是研發督導機制及科研成果技術轉移的困難。

研發資助零散 應全盤規劃

適逢近年政府積極推動創科發展,並於《2019年施政報告》中指出已投放逾千億於創科發展及《粵港澳大灣區規劃》出台,我認為政府在增加資源外,更須着手改善現時的資金研發分配機制,成立全面的研發督導部門及大型研發中心,更要在科研成果商業化的進程中提供協助,才可令香港成為國際創科之都。

根據《團結香港基金研究報告》,香港2017年的研發開支只佔本地生產總值的0.8%,遠低於經濟合作及發展組織平均水平的2.4%。有見及此,特區政府在《2017年施政報告》中提出要在2022年前將研發開支增加一倍至450億元,將研發開支佔本地生產總值推高至1.5%。

政府增加研發資金固然是好事,但研發資助要用得其所,才可有效率地推動創科發展。現時,香港主要的研發資金由政府五個不同的機構發放,如創新科技署的創新科技基金、教育局的研究資助局基金、環境局的環境及自然保護基金等,但是各個資助機構只按機構的工作及目標分配研究經費,缺乏整體全盤規劃,更令各項資助計劃未能協調,沒有善用現時的資源。

舉例說,很多科研的上游研究,是受研資局資助的研究,但是負責中游研究的是創新科技基金資助的五大研究中心(包括汽車科技研發中心、香港應用科技研究院、香港紡織及成衣研發中心、物流及供應鏈多元技術研發中心和納米及先進材料研發院)未有加緊協調。而且,研究中心各自為政且比較被動,鮮有從大學的上游研究中,尋找具應用價值的研究,難以改良為可推出市場的產品。有時,這些研究中心自行再進行類似研究,浪費資源。

政府介入 助大學知識產權轉移

在2020年QS全球排名中,香港有五間大學躋身全球首一百位的大學,研究成就及學術水平獲世界認可,但是大學卻不是做生意的場所,導致優秀科研成果未能「落地」,白白錯失機會。譬如說,香港理工大學研發的MyCar電動車及香港科技大學研發智能眼鏡Google Glass內的微型顯示器,因香港無人出資繼續研發,最後兩者分別落戶美國及台灣生產,外界忘記香港的角色。

在現行制度下,政府為大學提供資金進行上游研究,其科研成果的知識產權由大學擁有。可是,大學既沒有足夠的資金,又沒有人才推動「商品化」,需要應用科研中心或私人企業協助,其擁有知識產權實際上是得物無所用。

效英星 積極介入研發統籌

要將科研成果「商品化」,大學與企業須處理知識產權轉移的問題,但往往受制於大學繁複的官僚程序,或因兩者的步伐不同,最後未能成功。因此,政府不應在知識產權轉移上袖手旁觀,反而應扮演更積極的角色。

要解決以上種種問題,政府應參考新加坡及英國的做法,在研發統籌上更積極介入,改善現行的研發資助及知識轉移機制,因此我同意《團結香港基金研究報告》提出建立一個全面的研發督導部門之建議。研發督導部門在長遠規劃上,應為香港提供高層次的發展戰略,訂立未來的發展願景及實施一套完整的研發策略。

設資助申請平台 統籌基金工作

此外,全面研發督導部門應作為一把大傘,涵蓋各個批出研發資金的政府部門,並成立一個統一的資助申請平台,協調及統籌各個基金的工作。當中好處是令各個基金的資助單位可以就相關項目緊密合作,即研資局資助的大學研究專注「上游」的基礎研究,創新科技基金資助的應用研發中心則在產品應用層面上深入研究,以解決現時各自為政的問題。

同時,研發督導部門亦應設立知識產權管理辦公室,專門處理政府資助研究成果的知識產權轉移議題,減輕企業與大學之間不必要的摩擦,清除障礙,加快知識產權轉移的效率,讓科研成果可以盡快成為有用的商品。

在現時大學研究中,各院校均依賴教資會提供的資金進行研究工作,研究成果依教資會由「研究評審工作」(Research Assessment Exercise)評核。最新的「研究評審工作2020」更注重研究帶來的社會及經濟影響,新增「社會影響」及「研究環境」評核準則,各佔15%,惟學術影響仍佔最主要的70%。盡管這是一個好開始,但由於研究的學術影響仍是主要評核準則,研究人員為個人前途晉升及增加未來獲資助的機會,會繼續專注研究的學術部分,務求令其學術文章獲更多人引用,增加影響因子,從而達到標準。

在這個制度設計下,學術圈的整體生態不會有重大改變,學者的研究亦不會馬上重視成果的技術轉移,除非未來的制度是加大「社會影響」的評分,更強調科研成果轉變為商品的重要性,才有機會進一步推動「官產學研」的發展。

善用大灣區優勢 推動「前發後產」

除改善本地的制度,我認為香港應該把握大灣區發展的時機,充分發揮香港的長處,與大灣區的城市專注自己相對有優勢的產業。香港應推動「前發後產」,做好上游研究,然後在大灣區進行下游的生產,此概念與當年內地改革開放的「前店後廠」相似,但兩者其實是平等關係。

我們擁有多間世界一流的大學,而且在STEM(即科學、技術、工程及數學)的學系亦名列前茅,如在QS2019報告,中文大學的計算機科學及資訊系統系排名36、數學系排名28等,具足夠的條件及土壤成為大灣區上游研究的重點城市。

其他相對內陸的城市,生產成本較低,而且人口較多,既可以成產品生產基地,又可成為產品的銷售市場。為更認識內地的法律制度,特別是知識產權的問題,香港的研發中心應在大灣區設立分部,了解當地社會情況,從而妥善應對未來潛在的合作問題。

香港的創科產業是未來香港社會經濟發展的重要命脈,政府必須積極地鼓勵更多學者將科研成果帶出「象牙塔」,成立全面研發督導部門,加快知識轉移,讓市民與社會可以享受科研成果。同時,我們亦須把握大灣區發展機遇,與其他城市攜手成為充滿活力的世界級城市群及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國際科技創新中心。(完)

創科產業是未來香港社會經濟發展的重要命脈,政府必須積極地鼓勵更多學者將科研成果帶出「象牙塔」。(資料圖片)

撰文 : 黃錦輝教授 香港中文大學工程學院(外務)副院長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