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生赴美讀高中 認清目標取佳績

副刊版 2020/01/23

分享:

美國是本地學生的留學熱點,今年18歲入讀加州聖地亞哥州立大學(SDSU)的陳卓琳,升中後成績一落千丈,兩年前受媽媽鼓勵,嘗試參加交流計劃,轉換學習模式後,找回信心,並入讀私立中學的第12班,以佳績考取當地前列的公立大學。

陳卓琳(Cleo)在主流直資中學完成中四後,到俄亥俄州(Ohio)交流1年,並入讀公立學校Circleville High School讀第11班(等同香港中五);之後她再申請到明尼蘇達州(Minnesota)一間知名中學Totino-Grace High School(學費和生活費約30萬)完成中學最後一年;去年以GPA 3.8分入讀聖地亞哥州立大學(San Diego State University, SDSU),主修公共健康。

她謂至今仍未選定學科,但美國大學在首兩年仍可自由轉系,而公共健康這科可以在日後銜接醫科或其他科目,彈性很大。

去年她是在網上搜集各地大學資料以及詢問當地朋友,鎖定了數間排名較好的州立大學,最後因喜歡加州天氣和社區,決定入讀SDSU,並計劃兩年後若爭取佳績,再轉讀加州再前綫一點的大學。

升中後不適應

Cleo強調初到美國讀第11班時,還不知道需要考公開試,所以並沒有開始作準備;直至翌年讀12班見到自己落後,便開始買練習自修,但起步點還是比起其他在9年班開始練習的晚。「當地學生在初中已培訓考ACT和SAT,後來我自修共考了ACT和SAT各兩次,希望爭取好成績。其實我去美國時已跟自己說:我來是為了讀書,目標是入大學。」

懂事的Cleo坦言自己初中時沒有目標,也比較愛玩,因此中學成績一直在中下游。再者,她本來對科學很有興趣,但中學用英文教授科學,很少互動和動手做實驗,並全部要死記,令她完全入不到腦。

「時時不合格,挫敗感很重,連帶其他科都沒有動力面對。中四我嘗試選擇商科,但其實我一直不知自己喜歡甚麼。那時很多同學已要密密去補習,我不希望中學生涯是在補習中度過,但我也看不到DSE以外的其他出路。」

交流成轉捩點

Cleo在前年受媽媽鼓勵,參與非牟利國際義工機構AFS舉辦的國際文化交流計劃,突破自己。她謂因自己是獨女,在香港有父母照顧,加上性格偏向文靜,不太懂主動跟人溝通,最後掙扎良久,才決定走出舒適區。她指出,首年交流計劃入住接待的當地家庭,他們並不收費,故參加費用很便宜,而且參加者需要與香港保持距離,鼓勵到她快速融入當地生活。「約用了接近3個月便開始聽得明道地英文,加上鎮上和學校裏也沒有亞洲人,令我英語快速進步。」

她笑言在香港的日常生活早已被補習填滿,放假便是趕課外活動,很少時間可以自處和思考,遑論發展興趣和目標。但在小鎮返學,兩點半放學後是自己時間,期間要幫手做家務,並有很多時間跟「家人」聊天。「這一年我明白了自己更多!」她回想自己最大突破,是第一年已主動加入了學校合唱團,演出過音樂劇;第二年跟一位中國交流生配搭,報名唱歌比賽,一起練中文歌。

談到教學模式,她謂美國老師重視關係,少階級觀念,很少批評學生,也因此鼓勵到她很放心去問問題。另外,中學須修讀主科包括英文、數學、美國史,也要在混合科學中(中學把物理、化學、生物分3年來讀)選一科,她第一年交流時選修了生物。「內容跟香港相似,但教學方法互動,考試內容淺,例如學校每6周考一次試,便只考這6周教的範圍。在美國讀書我投放幾多讀書時間,一定收回幾多成績,反而香港考試內容是太多太凌亂!」她回想當時自己不甘心只考到B級成績,而且開始有學習雄心。

作者:胡麗珊

責任編輯:李越樺

Cleo謂參加交流是人生轉捩點,也欣賞美國學制,第一年已在學習上重建讀書信心,包括對科學的興趣。(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在Ohio交流時,與另外兩位德國及泰國交流生慶祝農曆新年。(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在Minnesota高中畢業,與宿舍朋友合照。(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在Circleville High school參加basketball cheerleaders。(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在Ohio參加中學音樂劇,並曾登上Ohio報紙。(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交流時與其他交流生相聚。(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在Minnesota加入合唱團,及有機會參加公開歌唱比賽。圖為她和唱歌拍檔跟合唱團指揮合照。(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Cleo在Totino-Grace High School考取GPA 3.8,獲學校頒發證書給予肯定。(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相關文章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