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協議買時間 防摧毁地球

評論版 2020/01/30

分享:

1月15日,美國總統特朗普與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簽署了「第一階段」貿易與經濟協議,旨在遏制兩國長達兩年的貿易戰。可是,協議剛達成,中國就面臨致命的武漢冠狀病毒爆發的緊急狀況。

這些難以預料的事態發展,印證中國核計劃之父錢學森在其有影響力的1993年論文中提出的「開放複雜大系統」議題的重要性。中國當前面臨的各種問題,正是「開放複雜大系統」的治理挑戰。錢是系統工程學科先驅,他認為,由於人腦具有一萬億個相互作用的神經細胞,每個人本身就是一個「開放複雜大系統」,可與其他人類進行複雜的物質、能量和信息互動。同樣,一個社會系統是與其他社會系統互動的「宏觀開放複雜大系統」,故任何電腦都無法通過建立模型來「仿真」人類個體或社會系統的。

錢其琛系統治理 反對一刀切

確實,任何旨在改進文明發展的系統工程,都必須處理在物質、政治和精神領域發生的一些無法量化、且極其複雜的制度轉型與社會系統互動的問題。因此,錢認為唯一的解決方案是通過定性分析,對經驗事實進行嚴格和反覆的調查及試錯,直到找到不同的改革路徑或政策選擇為止。正如鄧小平提出的「摸着石頭過河」改革思維。

其分析是有遠見的。他寫道:所有這些分析表明,「單軌制一刀切的思想和零散局部的改革根本行不通。」「改革需全面的系統分析、系統設計、系統協調和系統計劃。這是社會系統工程對中國改革開放政策研究與實踐的現實意義。」

英國總理約翰遜的顧問卡明斯在最近一篇有關如何改革英國公務員制度的博客文章中,引用了錢其琛的觀點,即社會系統工程必須深深融入中國的國家規劃中。卡明斯寫道:如果要將英國政府從(1)「失敗是正常的」狀態轉變成(2)「以恰當激勵措施達到預測準確、運營卓越、和績效優良」的狀態,系統管理(即社會系統工程)的方法為英國政府提供了非常有價值的反官僚主義(反清單式,anti-checklist)解決方案。」

複雜系統問題 中英歐美皆面對

從北京和白廳(英國政府),到布魯塞爾和華盛頓,政策制定者都在努力應對一系列沒有簡單解決方案的「開放複雜大系統」問題,例如氣候變化、社會不平等、以及各國在技術和意識形態領域的競爭。可以理解,在找不到系統解決方案時,他們的零散政策只是在買時間,這對於整個世界而言可能不是最好的狀況。

例如,中美第一階段貿易與經濟協議並不能解決懸而未決的核心問題,例如持續的雙邊貿易不平衡、技術及相關部門的公平競爭、以及制度系統的變化(深刻而全面的制度和治理改革)。而且,在中長期兩國之間的戰略競爭可能會加劇。但是該協議確實為中國領導人提供了一個新的機會來發展更好、更開放的中國市場。

協議穩人幣 有利市場改革

首先,中國在此協議下,將承諾穩定人幣滙率,並開放金融服務業,這讓人回想起1999至2005年間穩定的人幣滙率促成了許多重要的市場化改革。當人幣在2005年7月開始被允許浮動之後,許多改革也由於宏觀經濟波動而停滯。

此外,中國需要一段時期與美國保持穩定的經貿關係,以應對其經濟轉型過程中,不斷增加的系統性風險,包括債務增加、公共和私人投資減少,住房市場失衡、以及技術創新薄弱。這協議(如可順利執行)會給當局兩年的時間,來繼續推進中國向現代市場經濟的轉型,這既有利於中國老百姓,也有利於國際社會。

成功轉型關鍵是進一步理清和區分國家和市場各自的角色與功能。中國領導人認識到依靠市場作為資源分配主導機制的好處,但也強調國家在提供公共產品(如國家安全、軟硬基礎設施、社會保障計劃)中的基本作用,包括及時應對諸如目前武漢冠狀病毒爆發的公共健康危機。

成功轉型關鍵 分清政府角色

因此,在系統重塑中國經濟方面,中央和地方政府需要充分利用市場、民營企業、和信息技術的快速增長帶來的紅利,來彌補在改革開放過程中積累的不可避免的經濟與社會損失,包括由於市場競爭而落後的地區與企業的不良貸款,以及過時產業的產能過剩,這些沉澱的損失往往源於一些誤導、設計不良、或過時的政策與監管。如果這些掃除歷史遺留的系統壞帳的努力能獲得成功,那麼被釋放的資源就可以重新配置,用來鼓勵本地和國家層面的技術創新,從而創造新的就業機會以及綠色產品和服務。

清除中國經濟中的枯枝至關重要,其關鍵是發揮中央和地方政府在分配沉澱損失過程中的核心作用,目的是控制系統性風險。沉澱損失是歷史上已經發生、並不斷積累的經濟學裏的沉澱成本(sunk cost),他們不應該影響對未來可持續增長和發展必不可少的投資決定。沖銷沉澱成本會釋放資源,將金融和實體資源從低生產力項目轉移到高生產力項目,也就是會推動金融深化(降低利率及提高資本效率),從而創造更開放、透明、和市場化的發展條件。

以錢學森的系統工程方法來分析中國的改革,得出的一個重要啟示是,提高能源效率和生產更多的綠色產品和服務,將使中國能夠為全球公共產品與服務做出重大貢獻,並同時減少對進口能源的依賴。在通盤考慮物質、政治、精神文明等開放複雜大系統互聯互動的思維模式下,將水、能源、健康和社會理想等問題聯繫起來綜合治理,會大大降低中國發展對世界其他地區的對抗性和競爭性,而將更多精力放在建立相互尊重,而不威脅別國國家安全的全球秩序方面。

貿易停戰 有利應對全球變暖

盡管中國在應對重大全球挑戰方面的戰略選擇,與許多其他國家基本相似,但中國的規模和獨特的複雜性使其與眾不同。特別是,中美兩國的碳足迹總量主導世界碳排放,因此,近期的雙邊貿易停戰對於提高世界應對全球變暖帶來的生存威脅的機會,至關重要。

世界範圍國家治理的失敗,加劇了全球增長放緩和各國社會動盪(部分原因是氣候變化及其相關的自然災害),並進一步提升全球變暖的威脅。中美第一階段的貿易與經濟協議不會結束中美之間的大國競爭,但也許可以幫助雙方找到適當的合作方式,至少讓這種雙邊競爭不會減少全球公共產品的供給,從而防止摧毁地球。

www.project-syndicate.org

中美首階段貿協不能解決懸而未決的核心問題,中長期戰略競爭可能加劇,卻為中國領導人提供了新機會發展更好、更開放的中國市場。(資料圖片)

撰文 : 沈聯濤 香港大學亞洲環球研究所傑出研究員、UNEP可持續金融顧問委員會成員
肖耿 香港國際金融學會會長、北京大學滙豐商學院教授

欄名 : 中美世紀博奕

資料提供 : Project Syndicate, 2017.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