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長者

副刊版 2020/01/31

分享:

林鄭特首鄭重地宣布將二元乘車優惠年齡下限降至六十歲時,嘴角掛上一絲微笑,也許她深信這德政會帶來市民的掌聲,惟她不知道的是,這消息已殘忍地說:「你是長者。」對年將「登六」的醫生來說,感情有點受到傷害。

自幼受教誨,在公共交通工具上,要讓座給長者,年輕時這麼做,到了中年甚至今天,仍跟教誨辦事。可惜,在不久將來,當醫生也可以用二元優惠乘車時,也即是被列入長者行列時,到底應否讓座?還是兩位「二元長者」應互相出示身份證,年齡較低者便可讓座。

六十並非隨機數字,在一九六○年,香港人平均壽命只有六十六點九六歲,「登六」那天,便即餘下約十分一人生,被稱為長者理所當然;二十年後(即一九八○)的平均壽命增至七十四點六七歲,到了二○○○和二○二○更分別增至八十點八八歲和八十四點八九歲,即是說,六十歲「長者」仍有二十五年享有這二元優惠,並且剩下超過四分一人生。

按理,當壽命愈長,長者的年齡界限也應相繼提高,而在醫學上,這問題也爭議不絕,就是醫生寫報告時也不敢輕易用「elderly」這字,只會老老實實把年齡數字寫下。林鄭特首的決定,當然並非從醫學觀點出發,從行政觀點說你是長者是為政治,說你不是長者也是為政治,故此,最大不滿就是為了少許優惠而被定格為長者。

醫生的一大訴求,就是在八達通上清楚註明「非長者」的二元乘車優惠。

撰文 : 莫樹錦

欄名 : 醫筆稱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