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直擊

Canada Goose 藍色極地保育

副刊版 2020/01/31

分享:

雖然今年香港的冬天偶爾寒冷,但依然有不少人認為需要有一件羽絨看門口。這年間要談標榜在加拿大生產,真正保暖可供在極地「求生」的高級羽絨,Canada Goose自是首選。這個現在市值約38億美元的新世代羽絨王者,將羽絨款式「進化」的同時,亦肩負起當地保育瀕危物種北極熊的責任。

這一頭來自「加拿大的鵝」很是厲害,60多年不太長的歷史,但卻在這兩、三年間廣為全球人士所認識,縱使第三代傳人、品牌的CEO Dani Reiss一再強調Canada Goose不是時裝品牌,但仍阻不了品牌的羽絨大衣趨向時裝化,同時又有着超強的保暖作用,凸顯一些標榜時裝化的羽絨品牌,在極地穿時原來徒具外形而保暖有限。而就是因為既時尚而具實用性的關係,在剛過去財季公布裏,Canada Goose收入大漲27%,高達7,420萬加元!難怪同類型品牌視他為最大的競敵。

另一方面,Canada Goose的羽絨大衣得以成功,其中的一個原因是一直都堅持「Made in Canada」,相比市場上的競爭者為了減輕生產成本,而遷往亞洲生產或加工,Canada Goose無疑令消費者有着更大的信心,就正如Dani說他們是一個iconic values的品牌,現在的消費者花錢購買高質的服裝時,絕對是會考慮品牌的生產綫設於哪裏,在加拿大生產除了可以保持品質外,更可以為當地社區提供龐大的就業率,今次筆者去到位於加拿大其中一個被譽為世上最寒冷城市的Winnipeg,這裏正有着一間Canada Goose新落成的大型廠房,廠房劃分為多條生產綫,每條生產綫每日必須縫製有特定數量的羽絨,當中除了有些年長的工人外,更有不少年輕人加入,甚至一家大細都在這裏工作,可見Canada Goose在市場上空前的成功,直接受惠的就是當地得以提升的就業率。

回饋加國‧拯救北極熊

Canada Goose的成功,除了當地居民得到工作受惠外,另一個受惠的應該是存活於加國北部Churchill的瀕危物種北極熊了。其實品牌得以打響名堂,除了當中所建立的專業羽絨形象,還有賴於與《國家地理頻道》合作,為遠征極地的科學和動物學家提供羽絨大衣,有了這個形象日後自然無往不利。但正所謂生於斯長於斯,熱愛自己故鄉的Dani認為品牌成立於加拿大北部,深信有責任要保護這塊土地和生物,於是在上一個10年和當地的Polar Bears International(PBI)合作,除了資助PBI發展研究拯救北極熊、建造當地PBI的基地外,亦推出一件名為PBI Blue的羽絨大衣和bomber jacket,每售出一件PBI Blue羽絨,Canada Goose就會捐出加幣50元給予PBI作保育。氣候急劇變化,「海冰」不斷減少,是造成北極熊難於捕食引致餓死的最大原因。海冰對北極熊非常重要,它可以令北極熊順利深入人類難以到達的極北之地捕食海象或海豹,沒有了海冰,很多的北極熊只能捱着肚餓死去,或是被迫走進人類聚居的地方覓食,引發動物和人類所帶來的不必要衝突。

﹏﹏﹏﹏﹏﹏﹏﹏﹏﹏﹏﹏﹏

產品查詢:2342 8121

網址:www.polarbearsinternational.org

作者:何偉雄

責任編輯:梁靜詩

在Churchill的郊區外碰上超過十頭的野生北極熊,該地是它們重要的棲息地。

PBI的總部位於加拿大極北之地Churchill,集教育中心和宿舍於一身,而PBI總部的外牆髹上藍色,正是PBI Blue羽絨大衣上的色彩,原來這一種藍色在當地的房屋外牆非常普及,現在大家終於明白Canada Goose為何選用上這高調的藍。

PBI總部的地面是教育中心,雖然面積不大,但詳盡向大家講解北極熊在大自然食物鏈中的重要性。

這一次在Churchill的郊區外碰上超過十頭的野生北極熊,該地是它們重要的棲息地,拍攝時為11月初,海面還未結冰,而整個月餓着肚子的北極熊,就要等到海面結成海冰才能夠捕食。

在當地要近距離觀賞野生北極熊,乘搭名為Tundra Buggy是唯一的交通工具。

縫紉羽絨可分為多條生產綫,每條生產綫都列出當日生產羽絨大衣的數量。

曾經訪問過品牌的CEO Dani Reiss,他說品牌不變的承諾是找一些最好的國家來生產最好的衣服,所以核心的羽絨產品一定會在加拿大生產,至於針織服會選擇在歐洲,因此,這一間Canada Goose廠房就只生產羽絨。

生產羽絨其中一個最重要的部分是如何將羽絨填充於面料內,答案原來是在這個透明房間內進行,戴上口罩的工人會將吸管塞進呈袋口狀的面料,然後按掣將指定分量的羽絨注入。

要在羽絨界穩佔領導地位,設計上突破大家所認知的羽絨款式是必須的,早前推出的Branta系列是最好例子。圖中女士穿的是四合一Viedma羽絨外套、男士穿的是Berendon雙面Parka,兩件羽絨上的圖案都來自藝術家Diane Burko的作品,名為「消融的冰川」,意謂對加拿大的北邊致敬。(女裝$23,900、男裝$12,700)

這一件男女同款的Atavist外套應用了Loro Piana的羊毛,內裡的印花以冰川為靈感。($20,400)

另一款女裝Leduc parka大衣同樣採用雙面穿着設計。($16,200)

廠房內聳立着一件富紀念價值的羽絨parka,就是出自這廠房內縫製的第100萬件羽絨parka。

PBI Expedition羽絨大衣,這顏色得到Pantone認可叫做PBI Blue Canada Goose,每售出一件就會將部分收益給予PBI總部,同時品牌仍然為《國家地理頻道》的科學家提供這件羽絨大衣。($9,400)

另一款來自PBI系列的PBI Chiliwack bomber羽絨外套,款式源自品牌其中一款最暢銷的The Chilliwack Bomber,用上PBI Blue顏色,當然每售出一件亦會幫助到瀕危物種的北極熊。($7,300)

近年Canada Goose與不同的時裝品牌合作,Dani稱這些合作既可以得到啟發,同時又可以接觸不同的消費者。最新推出的合作單位是來自波士頓Concepts推出可雙面穿着的羽絨系列,備有3種顏色可供選擇。($7,200)

Branta系列的重頭戲是男裝四合一羊毛羽絨parka外套,4件產品包括羊毛夾克和輕量的羽絨外套,既可獨立穿着,又可以一口氣將4件服裝穿上,加上每一件單品都是雙面設計,因此極多變化。($23,900)

Branta系列的重頭戲是男裝四合一羊毛羽絨parka外套,4件產品包括羊毛夾克和輕量的羽絨外套,既可獨立穿着,又可以一口氣將4件服裝穿上,加上每一件單品都是雙面設計,因此極多變化。($23,900)

Branta系列的重頭戲是男裝四合一羊毛羽絨parka外套,4件產品包括羊毛夾克和輕量的羽絨外套,既可獨立穿着,又可以一口氣將4件服裝穿上,加上每一件單品都是雙面設計,因此極多變化。($23,900)

Branta系列的重頭戲是男裝四合一羊毛羽絨parka外套,4件產品包括羊毛夾克和輕量的羽絨外套,既可獨立穿着,又可以一口氣將4件服裝穿上,加上每一件單品都是雙面設計,因此極多變化。($23,900)

欄名 : Fashion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