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遊戲中學習 港教育說到更要做到

評論版 2020/01/31

分享:

東華學院最新研究顯示,港童比起外國兒童更少從遊戲中學習,更常視手機為遊戲。勤有功,戲也有益,政府應帶頭推動真正的遊戲中學習,改變教育現狀、讓兒童全方面發展。

港33%兒童 每日玩不足1小時

東華學院自2017年起研究來自香港、丹麥及英美等地,5至7歲兒童及家長的遊戲觀,發現港童對遊戲的定義比其他地區的兒童狹窄,包括較少視彈吉他、填顏色等為學習。多達95%港童認為「用手機」是一種遊戲,丹麥則僅24.3%兒童認同。學者分析指,本港與北歐存在文化差異,當地更注重遊戲,學童到了7至8歲才開始需要做功課,因此有更多機會從遊戲中學習;港童則除了受制於教育制度,家長機不離手亦對兒童有負面影響。

或因擔心孩子輸在起跑綫,香港基督教女青年會前年研究顯示,33%兒童每日遊戲不足1小時,44%人每日花至少2小時做功課。

兒童不僅缺乏遊戲時間,遊戲方式亦愈趨電子化,這問題並非本港獨有。洗衣粉品牌Persil調查顯示,英國5至12歲兒童多達74%每日在戶外玩耍不足1小時,而使用電子產品的時間是戶外玩耍的兩倍。據香港遊樂場協會「香港青少年生活狀況調查2018」,本地6至24歲年輕人平均每周使用互聯網18.44小時,遠多於每周到公園或遊樂場玩耍的平均2.23小時。

遊戲絕非兒戲,聯合國兒童基金會2013年已建議,大人應讓兒童每日有至少1小時自由遊戲(free play)時間。透過遊戲學習對3至5歲兒童尤其關鍵,因自由遊戲是他們摸索世界的渠道,也可活用想像力與創造能力。到小學年齡(6至8歲),以遊戲為基礎的教學方式亦同樣重要,因可加强學習動力與鞏固學習成果。

反思填鴨教育 首爾禁初小功課

填鴨式教育弊端顯而易見,各地已開始反思。以出名學業競爭壓力大的韓國為例,首爾市政府2016年全面取締初小功課,小一及小二完全不需做功課,旨在減輕學生及家長的壓力。

新加坡及馬來西亞亦相繼自去年起逐步減輕考試壓力,新加坡先取消小學低年級考試,再延伸至其他年級;馬來西亞取消小一至小三考試,改用「課堂評估」,兩者目的皆是全人教育。

實際上,教育局的幼稚園教育課程指引中也曾强調遊戲中學習的重要性,亦建議半日及全日制幼稚園每日分別應安排不少於30及50分鐘的自由遊戲時段。但本地為何未能做到如外國拓寬兒童遊戲觀?東華學院人文學院教授鄭佩華表示,本地很多家長對遊戲的價值缺乏正確理解。比起遊戲帶來的專注力與智力提升,他們更追求的是較為明顯的學術成果;而本地學前教育多由市場主導,幼稚園為迎合家長需要,惟有讓兒童的遊戲模式被學習「騎劫」。

政府在推動遊戲學習方面應起關鍵作用,鄭教授表示政府除應多向家長宣傳遊戲學習的好處,亦應推動本土研究、發掘合適的遊戲教學方式,積極培訓老師,更應帶頭減壓,如本港仍未如內地禁止學校為幼童設計寫字類型的功課。

要讓兒童真正能從遊戲中學習,學校及家長不能只着重贏於起跑綫的學習方式,讓兒童過早學習非能力所及的艱深字句,使他們失卻好奇心及探索世界的興趣,犧牲了全人發展。

有研究顯示,33%兒童每日遊戲不足1小時,反而有44%人每日需花至少2小時做功課。(資料圖片)

撰文 : 沈帥青

欄名 : 港是港非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