恢復美國財政秩序 由哪裏入手?

評論版 2020/01/31

分享:

近幾年來,美國政府採取了多項重要經濟政策措施。如2017年的「減稅和就業法」(Tax Cuts and Jobs Act , TCJA)落實的稅收改革、最近的美國.墨西哥.加拿大(USMCA)貿易協定、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以及最近的監管改革,這些都是經濟復甦和增強經濟增長所不必可少的。現在,需要採取另一項重要政策措施:糾正財政政策軌跡。

美預算2049年 債務佔GDP 144%

國會預算辦公室(Congressional Budget Office, CBO)的最新未來美國聯邦政府支出基線預測遠超聯邦政府收入,數字清楚地說明了一切。結果是聯邦預算赤字的爆發式增加,到2049年,聯邦債務佔GDP之比將達144%(據CBO基線預測),甚至有可能達到219%(於CBO的其他財政情境)。如此債務水平在美國歷史上是前無古人的。

此前,預算會在類似的激增之後下降,但最新CBO預測,此次不會發生這樣的轉折。巨額赤字將擠出重要的聯邦計劃,包括必要的基礎設施,以及對經濟增長必不可少的私人投資。償還債務將佔據日益龐大的支出比例,高債務也可能令利率高於CBO的假設水平,導致經濟上危險的債務循環。

防危險債務循環 須走整固之路

其實情況不必如此。因為數字還告訴了我們一個明智的指標,即支出佔GDP之比,並指明了一條「財政整固」(fiscal consolidation)之路。該指標變化非常緩慢--每年只有0.1個百分點--將聯邦支出佔GDP之比從20.7%降至19.5%。

這一緩慢的變化路徑無論如何都不構成「緊縮」。聯邦支出將以略低於GDP增長率的速度增加,令債務逐漸下降。如果可信的話,該計劃不會對GDP造成負面影響。據我11月在眾議院預算委員會作證時所引用的CBO研究,這一目標能帶來更高的GDP增長和人均收入,與最新CBO的預測(即赤字爆發式增加)相反。

但實現這一目標,意味着未來開支須佔GDP之比將大大低於基於當前政策的CBO預測。約翰•卡甘(John Cogan)在其最新着《代價高昂的好意》(The High Cost of Good Intentions)中解釋,類似於此的「整固之路」需要一些提高政府計劃效率的改革--比如讓人均社保開支的增長,保持與通脹相符的水平。

針對自動穩定器 不如修正幣策

一些經濟學家--比如哈佛大學肯尼迪學院的傑森•福爾曼(Jason Furman)--則支持另一種財政改革,這種改革將提高自動穩定器的規模。我不敢苟同。

誠然,有很好的理由支持聯邦赤字在經濟衰退時期自動提高,在繁榮時期自動下降。這類波動能穩定經濟,並且一般因失業救濟和累進稅制而自動發生。

但自動穩定器已經良好運轉了多年。回歸分析表明,其當前規模與過去半個世紀以來大致相同。隨着實質GDP相對潛在水平下降(即產出缺口擴大),支出增長會增加,稅收收入增長下降,導致更大的周期性赤字。從2000年到2018年,產出缺口能夠解釋38%的周期性赤字,而在1969-2018年的五十年間為36%,兩者幾乎一樣(這些都基於2019年1月28日CBO關於「自動穩定器報告」的數字)。

支持應加強「自動穩定器」的一個理由,是貨幣政策因為受到利率零下限的約束而不再有效。但更好的辦法,是用規則修正貨幣政策,包括前瞻指引規則(forward guidance),而不是當問題出現於其他地方的時候,提出要改變財政政策中的自動穩定器。

緩慢漸進整固 對經濟有利

當前聯邦預算赤字偏離了正途,需要改革。問題在於我們預測的支出增長速度相對於收入太快,而不是赤字對經濟起伏的反應太小。

這裏所需要的改革,應該是以極其緩慢漸進的財政整固聚焦問題,這會令政策進程更加持久,普遍和可預測。

最重要的是,這既能加快美國GDP增長,又能打造恢復力更強的經濟。

(作者約翰•泰勒是斯坦福大學經濟學教授,斯坦福胡佛研究所高級研究員。他最近與George P. Shultz合著《選擇經濟自由》Choose Economic Freedom。)

www.project-syndicate.org

美國赤字爆發式增加,將擠出重要的聯邦計劃,包括必要的基礎設施,以及對經濟增長必不可少的私人投資,也導致經濟上危險的債務循環。圖為美國財政部大樓。(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約翰‧泰勒(John B. Taylor) 斯坦福大學經濟學教授、斯坦福胡佛研究所高級研究員

欄名 : 國是港事

資料提供 : Project Syndicate, 2020.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