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聯辦易帥 「雙重素人」須解3問題

評論版 2020/02/01

分享:

近日疫情肆虐,人心惶惶,惟今年初香港政局的重要變化--中央突換中聯辦主任:王志民免職,駱惠寧接上,此舉有何影響雖尚待觀察,卻透露了一些重要信息和帶來了更多疑問,不可不察。

人事變動 顯示治港班子要問責

中聯辦易帥至少顯示了三點:首先是治港班子要問責。

王志民與多位前任不同,他未做滿任期,亦未到退休年齡便被免職,且未指出去處,因香港動亂被炒,幾無疑問。但王及中聯辦只是治港班子的其中一環,其他同樣重要的還有港澳辦,和要負「第一責任」的本港兩套班子:即特首及其內閣三司十一局,及行政會議。

王之去乃第一人、卻未必是最後一人。事實上發生如斯重大事故卻無人要負責,確說不過去。

駱惠寧「空降」 中央冀破舊立新

第二是中央要換上「全新」治港班子。對駱之委任,眾人皆訝異,認為是「怪招」,因駱一無涉港工作經驗,二無沿海對外開放地區工作經驗,他一直在安徽、青海及山西等內陸地方為官,與前任多位較熟悉港澳或開放地區事務迥然不同,對治港來說,他是個「雙重素人」。這顯示中央不單要做「換上新人」的簡單人事變動,還要「換上新一類人」。

在這背後的重要信息是:有涉港、涉外工作經驗者,其人事關係及思維模式都有問題,防範及應對不了香港的政治事故,再不能充分信任並委以重任。故必須引入「素人」,希望帶來新視野、新思維、新策略,對中央來說「素人」正是優點,可以打破傳統,衝開一片新天地,說到底是要破舊立新。

治港策略轉變 不要小修小補

至於駱於退下一綫後剛分配了二綫職位,卻突調回一綫及熱點地區,則顯示中央欣賞其才能、經驗,故在退休年限後可「鹹魚翻生」。

最後也最根本、最重要的一點是,駱會否帶來中央的新治港政策。對此要一分為二看:有些基本東西如《基本法》、「一國兩制」等不會變、也不能變、不需變,但在出了大事故後,形勢比人強,在策略上及具體操作上,卻不可能不變。對此中央早有決定,四中全會便通過了「治港五方針」(見本欄2019年11月5日文「四中治港5指示.23條難救近火」),涉及內地及本港班子的管治方法轉變。

五方針如何落實尚未可知,是否在各方面新班子上場後,便會有更清晰的顯露?此外,去年末習近平在澳門會見林鄭及眾高官時,有一個非常特別的表態:中央全力支持特首述職時提出的「下一步工作構思」,這又是甚麼東西?新班子上場後會否更清晰?

總之,中央選擇「新人類」任中聯辦主任,已顯示對治港策略的轉變,並非是就原有模式進行「小修小補」,而是要有較「根本性」的更新。如是則無論港府、建制派、反對派及市民都要重新適應。駱主任料將在本身責任內推行新政,中聯辦工作及風氣一向備受詬病,且看他能否撥亂反正。這將包括相關的工作路向及體制改革,要更全面地聯繫廣大親建制群眾,體察真正民情。

此外,駱主任還肩負傳達及宣傳中央對港事務觀點及政策。顯然,中央必須明確對港策略及相應具體措施,這樣駱主任才能有所依據開展工作,並全力配合中央大政。無論如何,中央及駱主任等治港班子,在當前都要面對及求解幾個重大的根本性問題:

最壞時刻已過? 恐一廂情願

(一)暴力難止。按目前情況以為暴力正降溫和「最壞時刻已過」乃一廂情願的想法。必須改變警方、司法力度不足和教育、公務員管理等領域的配套整治措施缺位狀態,否則中央及港府所指的以止暴為首要任務將只屬空談。

(二)是否要急推《基本法》23條立法?張曉明認為應急推立法,林鄭則力拒而認為須有合適環境。但合適環境永不會有,推23條立法則遠水不救近火。故當前恰當出路是推替代方案。辦法有的是,只看中央意向。

(三)香港可學澳門?中央借澳門回歸20周年大捧澳門,意指香港應借鑑。港澳政治生態有天淵之別,要香港澳門化亦即「芬蘭化」非不可能,但要對政治生態做大手術。這非現時港府班子能做到的,中央也未必有足夠決心實施。

駱主任新官上台,確實反映中央治港思維求變,但會有何具體動作尚待觀察,且看是否能做到窮則變、變則通,但觀乎他上任近月,暫時仍未看出有任何新政的端倪,我們且拭目以待。

(作者為資深國際政經戰略評論員,長期研究中外國際關係。)

中聯辦「換上新一類人」,其背後信息是:有涉港涉外工作經驗者,其人事關係及思維模式都有問題,防範及應對不了香港的政治事故。(資料圖片)

撰文 : 宋皇孫 資深中港政經觀察家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