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出代價

副刊版 2020/02/03

分享:

原本二○二○年農曆年假,是繼續各方面破紀錄的一年;原本十二月底,民航還預估有近八千萬人次坐飛機,增長近百分之九;春節電影票房也曾被譽為史上最強檔,通常佔全年的大約一成,靠它有望把全年票房衝七百億元人民幣。

疫情一來,全部萎縮,可能是近幾十年來各方數據最嚴峻的一次下滑。以年初一出行數字舉例,整體下跌近三成,民航和鐵路都跌超過四成。電影票房更是災區,年初一原本說的單天過十七億不來了,全國只錄得一百八十一萬票房。

專家們初步綜合對中國社會的影響,全年GDP可能比預期下滑百分之零點五至一點五,保六困難。進一步對經濟的打擊,要看半年後的統計,而從實際生活層面觀察,直接導致是市面蕭條,公共場所人流清空。在一些街坊小區,小型餐廳要售賣過年時囤多了的食材,所以變成菜市場。大型商場則個別宣布免租或減租,起碼至二月中。

比起十七年前的沙士,這次疫情最大不同的,是發生在社交媒體和智能手機超普及的時代。那意味着真信息和fake news都無過濾的廣泛傳播,在最多人用的微信朋友圈中,過年期間因每條都和病情相關,有防疫教材、有官方滙報,也有各種來自民間即場的信息以及病例經歷,形成一個全民陷於其中的大疫區恐懼氛圍,以至感覺上,確是比沙士時嚴重得多。

比起病情,另一樣顯露的危機,是脆弱的地方管治以及具認受性新聞採訪的消亡。前者足以給全國人民看出火來,包括早期的隱瞞、事發後的安排及應對,封城但必需的物資又不夠,連捐贈物品也不知如何處理,更不用說湖北紅十字會那叫人大怒的不專業。而論新聞報道,為近年對進步媒體的加強打壓及言論空間收窄,中國正付出代價。

撰文 : 李照興

欄名 : 中國新呢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