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約毁了

副刊版 2020/02/04

分享:

這次疫症將改變中國人對社會及國家的觀感,恐慌比疫情傳得更快更廣,影響也可能更為深遠,連帶是那種建立了十多年對社會進步迷思的質疑。比對起沙士當年,又甚至是汶川地震,基於手機互聯網和社交媒體的普及,不能被報道的真相和不能被證實的謠言佔據了全國人民的手機屏幕。如果你的微信圈內主要是內地信息,你會看到一個充滿怒氣、求救、流言、哀號、打氣、真相與澄清的碎片世界。

毫無疑問,媒體沒能力發揮監察和警醒的作用,這不僅是沒有從十七年前的疫情中取得教訓,更令人沮喪的,是比起沙士時期新聞報道的相對開放及深度,今次武漢先是把將疫情嚴重性曝光的正直醫生視為「造謠者」,繼而是限制及拉去現場採訪的記者,再而是不斷限制及刪除這些冒險得來的報道。

沒有可信的報道及數據,民間自然寧願信流言,這直接加大了總體的驚恐心理,亂石投林,搶囤物資。對新一代年輕人而言,新的「國難」變作他們的成人禮,猶如汶川地震於八○後一代人的衝擊,武漢肺炎是這九○後的價值衝擊。但這次有大不同。

汶川反而是激發了一整波公益慈善行動,年輕一代投進重整及扶助活動中,更為關心社會。它引發後續對豆腐渣工程的調查則被壓下去,影響也較地區性。但武漢疫情已變成一個全國危機意識,是對之前以自我和諧來換取十多年「太平盛世」物質繁榮的大質疑。國家據說GDP又增長了,多少個偉大基建又快速落成了,但到有病情起來,連床位和口罩都不夠,又或者是說,物資再度落入了系統當中就出不來。迎來是起碼第一季度的經濟及消費滑坡,那張不成文的甘心被管以換取物質和自豪感的契約毁了,不知以後是會恢復還是不再投以期待?

撰文 : 李照興

欄名 : 中國新呢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