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綫美與醜

副刊版 2020/02/05

分享:

武漢前綫的故事,看到世界的美與醜。中國各地都有紅十字會,但其實,這些組織和國際紅十字會沒管理上的關係。中國這些會不加入國際,主因是不讓核查帳目。但它們就繼續用這「名牌」去勸捐及收各種免費物資。

當地紅十字會在這次武漢疫情的爭議,在於強調大規模捐贈物資,都得經他們統一接收及分派,出現哪怕是指定投贈到某醫院也不行的事件。由於沒有大規模賑災經驗,令存倉和管理混亂。以往其他惡聞還包括接收捐款,抽取大比額手續費,民間免費送贈的菜,他們經市場再賣出。他們儼如不被監控的中介,暴露災難物資應變能力的不足,中間的利益問題更不用明言。

另一個影響民生的最大問題,是封城像一種表態多於實質。空有封城的措施,但實則封不了之前的人口流動。引發的後患反而是醫療人員難以上班,物資沒法運送的悲劇。

那武漢人就自救了。當中義務接送車隊是最實效的,有在封城當天臨時組建的義工群,一呼百應,反正封城沒事做,就結連起同志們去分工,義載醫護人員到醫院上下班,每架車一天可能送三、四次。另外,有些就負責統籌、購買及運送物資。落力者的體會就更多了,初期保護裝備都沒太多。有老醫生說若沒義載,得騎兩小時多的單車到醫院。早春的清晨武漢只有零度,但為空氣流通,開車時仍拉下車窗。有司機怕老婆擔心,只說是外出去打麻將。有新婚夫婦把裝修好未入住的房子,借給醫護做臨時宿舍。

都是普通人。當系統幫不上太多,抱團自救成為生存的方法。一位朋友的武漢生死戀:男的日本人,女的武漢人。撤僑時刻一到,只有男的和孩子能上機,彷彿又回到大江大海的年代。

撰文 : 李照興

欄名 : 中國新呢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