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場上不退不休 香港最年長馬拉松跑手

副刊版 2020/02/05

分享:

有否想過,當你80歲時生活會怎樣?在享受人生,抑或是弄孫為樂?今年83歲的「周伯」周渭川,是香港渣打馬拉松多年賽事中年紀最老的跑手之一。8年前,他從職場上退下火綫,但在運動場上卻是不退不休。縱橫賽道40多年,周伯說跑步不單強身健體,更笑言:「我有得跑步就會好開心。」

認識周伯,我相信是種緣份。還記得去年採訪逾90年歷史老字號蓮香樓結業故事時,周伯就是其中一位受訪老茶客。那天,他滿場飛和老友記打招呼,忙到連桌上的點心也涼了。而知道面口生疏的我的來意時,他仍同樣熱情,不介意受訪並介紹自己是:「80幾歲仲跑渣馬嗰個!」自此,這位周伯就深深烙在我腦裏。

幫襯廿多年,就算蓮香換上新名字「茶室」後,周伯這位熟客仔如今依舊每日下午就和太太來飲茶。他點普洱,太太就要一盅龍井,十年如一。「我今年83歲,蓮香只不過大我幾年,老人家對這些舊酒家特別有感情,坐在這兒特別開心。」開心,亦是周伯常掛在嘴邊的一詞。

周伯8年前才正式退休,他少時家貧,家住木屋區,十五、六歲已要去酒樓打工養家。「我讀書有限,加起來不夠小學畢業,但當年識寫封信及睇報紙已經很足夠。」做酒樓收入少,他就轉行做地盤,更笑言萬宜水庫及石壁水塘他也有份興建。「做建築識得人多,尤其是水上人,後來就介紹我去做海員,一做就5年多。」

想當年,所謂的「行船佬」容易賺錢,而周伯打工的渣華郵船公司,在日本上落貨,再經新加坡、南非、法國、巴西等,最遠到阿根廷,再回香港,一水船動輒要4個月。「行船生活非常苦悶,起初年少無知,不是賭錢就是喝酒,錢花得七七八八。後來過了兩、三年才生性,慢慢開始儲錢。」

當時30多歲的周伯,已屆成家立室之年,於是他決定「上岸」,方便照顧父母之餘,更希望娶個好老婆。「怎料個個女人也怕了行船佬,怕我會再走。找不到老婆,惟有靠揸車搵食吧!」告別行船生活後,周伯在短短兩年間考齊香港所有車牌,更花了十多萬積蓄買了架小巴做車主。「小巴都揸了二、三十年,但後來結婚有仔女,為了供樓養家就將小巴賣掉。」但他仍沒退下來,反而走去揸的士,一直到75歲才正式退休,有時間中還要賣人情替朋友頂一兩更。

兩袖清風 跑步等於一切

或許,對於新世代的人來說,懂得投資或理財才是理想的退休生活,但對老一輩如周伯而言,跑步就是他的一切。「我兩袖清風,有錢便吃矜貴些,不然就簡單點。做人最緊要開心、健康。」原來他接觸跑步,也因健康而起。40多年前揸小巴時,他覺得身體走下坡,不時要去看醫生,就開始行山做運動,甚至跟以前打工認識的外國人跑步。後來身體紥實了,更漸漸跑上癮,自此就與馬拉松結下不解緣。

「想當年出來做運動的只有幾個外國人,華人甚至不知道甚麼叫跑步。」那些外國人更充當其教練,由短跑慢慢訓練他跑長跑,後來還加入多個跑會,開始跑馬拉松。由以前香港7個水塘盃、大路之王,以至近廿年的香港渣馬、澳門馬拉松及中國海岸馬拉松等,周伯必定是座上客,每年平均跑5至6個全馬、半馬及10公里賽事。

不過,周伯自知年紀大,於79歲完成渣馬全馬後已改為半馬,今年更轉跑10公里。「去年跑半馬我幾乎包尾回來,更超時沒有證書,但有個獎牌我已經很開心了!我跑步由始到終也沒計較成績,若然我一早計較名次的話,根本沒可能在運動場上立足,不會撑到今時今日,我喜歡的是這運動帶給我的快樂。」

然而,生離死別,人之常情。人生馬拉松已走了大半,周伯亦眼見昔日運動場上的老朋友相繼離去。「我83歲了,都有很大壓力,馮伯、葉伯走了一個又一個,有時想起會傷感、憔悴。但我甫踏上運動場就會好精靈,甚至有跑友說:『周伯,你仍龍精虎猛呢!』聽罷令我更開朗,甚至將所有不快的事全洗去。」他更言,跑步是他的一種寄託,因為在運動場上會結識到一班新朋友,尤其是後生一輩,讓他更有活力。

退休前,辛苦工作捱世界。退休後,反而豁達開朗、積極樂天,周伯笑言,這一切心態上的轉變,亦是跑步帶給他的。「我覺得自己現時的退休生活很精采,很開心,但更想身邊的人一樣開心。」他亦認為老人家最重要是認識多些朋友,大家不斷交談,吸收年輕一輩的思想,並以身作則,將自己的豁達思想發揚出去。

身為前輩,他就勉勵年輕人:「當你未退休前,一定要堅持一種嗜好,未雨綢繆,到將來年紀大退休後就專心去做,讓自己沒有胡思亂想的空間。」他更說,就算做高官也好,送貨也好,在運動場上也要虛心,廣交朋友,了解其他運動員的練習痛苦,才會更珍惜自己擁有的一切。

...................

後記

金庸筆下有位老頑童周伯通,但對我而言,周伯也是另一位不折不扣的「老頑童」。和周伯聊天時,他總是笑容滿面,將「跑步」及「開心」掛在唇邊,更說笑自己叫周渭川,即是「周圍捐」,坐不定。最後,問到周伯會堅持跑到何時?他說:「天空海闊任我跑!現在在街上跑步,很多人也會叫我周伯,我有得跑步就會很開心,人生最緊要開心!」假如有日你在街上遇到他,不妨也叫聲:周伯,加油!

作者:黃依情

責任編輯:招美寶

除跑步外,周伯每日都會和太太去蓮香歎一盅兩件,享受人生。(湯炳強攝)

今年83歲的周渭川,跑步40多年,每日也堅持到街上或運場上練習。(受訪者提供圖片)

周伯大仔(左)亦是長跑愛好者,笑言兒子會是他將來的接班人。(受訪者提供圖片)

馮振安(左)及梁錦華(中)是周伯的跑友,馮伯於2018年病逝,而梁伯亦已退休,周伯感概老友記戰友已買少見少。(受訪者提供圖片)

1981年時周伯亦曾參加越野賽,要上山落山,比起長跑更有難度。(受訪者提供圖片)

今年武漢肺炎肆虐,令年度的渣馬賽事亦要取消,轉戰10公里的周伯說非常遺憾,但自己會堅持繼續練習。(受訪者提供圖片)

葉伯葉倫明(左)曾是香港最年長的馬拉松跑手,於2014年離世,享年93歲,亦是周伯昔日好戰友。(受訪者提供圖片)

周伯75歲時曾到泰國參加42公里賽,氣溫達40多度相當辛苦,主辦單位更怕他熱暈,隨行為他淋水及派車跟着他。(受訪者提供圖片)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