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數碼政務」 可藉疫症測成效

評論版 2020/02/05

分享:

今年香港的春節黯然失色,熱鬧氣氛與去年比較起來相形見絀,街上人流稀疏,商店、食肆等顧客寥寥可數,不禁令人慨歎。春節期間,有黑衣激進示威者仍不時出沒堵塞交通、破壞商場和餐廳,再加上武漢肺炎不斷擴散,人禍及天災令市民外出意慾盡減。

政府為了大眾安全着想,呼籲市民如無必要便留在家中。同時,政府為對抗疫情允許公務員在家中工作至2月9日,以及中、小學及幼兒園全部停課直至3月1日(最早3月2日復課)。

首次籲公僕家居辦公 減染疫

政府是次停工、停學安排實在迫不得已,旨在避免公務員及學生聚集在一起,減輕細菌傳播的風險。全港因病疫而停課早於2003年也試過,但政府宣布鼓勵公務員「家居辦公」(Home Office)還是首次,成效如何還有待觀察。

政府近年一直大力推行「數碼政務」(Digital Government),筆者認為今次武漢肺炎抗疫是一個很好的機會,讓政府對其多年數碼化工作進行徹底的「壓力測試」(Stress Test)。類似的「企業信息系統」(Enterprise Information System,EIS)牽涉以下不同層次的測試:

•基礎建設層(Infrastructure Layer)主要是網絡及軟硬件系統等測試,目標是確保系統就「家居辦公」的通訊、運算及數據的負擔能力。

•工作流層(Workflow Layer)主要測試數碼政務的質素及效率。

分享數據存雲端 減輕IT負擔

數碼政務利用創新及科技打破在政務流程中,政府與政府(G2G)、政府部門與部門(g2g)、政府與工商業界(G2B),以及政府與市民(G2C)之間的壁壘,簡化工序,強化持份者之間的協作。政府的「雲端服務」便是一個好例子,各部門可以把可分享數據存放在雲端,大大減輕資訊科技的負擔。

正因如此,政府在數碼化工作中必須進行「商務過程再工程化」(Business Process Reengineering,BPR)去重新設計並改進服務,但新的「數碼政務」有效嗎?這正是工作流測試的目的。

用戶為本要到位 忌囤積「殭屍」

•服務層(Service Layer)測試。傳統政務設計偏向中央主導,由上至下(Top-Down)。然而,在今天網絡世界下,用戶(市民、公務員等)的需求比以往更加重要,所以數碼政務設計必須要以用戶為本,由下至上(Bottom-Up),而且要與時並進,不斷更新。正因如此,測試必須確保數碼政務「到位」,切忌囤積無人問津的「殭屍」、少人使用的「花瓶」或運作緩慢的「蝸牛」服務。

•法律層(Legal Layer)測試。由於數碼化顛覆傳統政務流程,新流程難免會帶來法律上的新挑戰,例如個人私隱保障、發放虛假信息的刑責。雖然政府在創科政策指出審視現有法律為重要發展方向之一,但成效如何還屬未知之數。香港是國際法治之都,因此這範疇的工作十分之重要,不容有失。

借鏡國際指數 為自己「探熱」

聯合國自2003年起定期發表全球電子政務的研究報告,並制定指數比較世界各國在這方面的發展水平,當中的評估準則也有考慮到類似上述測試的因素。由於香港並非一個獨立國家,在聯合國報告中並沒有任何排名。然而,港府可在今次武漢肺炎事件中借鏡這些國際指數,為自己「探探熱」,並把測試結果公開,好讓市民知道政府的投資是否真的用得其所。

為大眾安全着想,政府呼籲市民如無必要便留在家中,更鼓勵公務員「家居辦公」,以減低互相傳染的風險。(資料圖片)

撰文 : 黃錦輝教授 香港中文大學工程學院副院長(外務)、香港資訊科技聯會前主席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