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類藝術課

副刊版 2020/02/06

分享:

我喜歡藝術,但對有板有眼的藝術毫無天份。小時候迷迷糊糊地學國畫,畫花畫鳥,全沒慧根。趁老師走開,我便雲遊,瞥見他走近即提筆畫畫畫。每周上堂必須做繪畫功課,有次,我心血來潮拿起毛筆畫起《神鵰俠侶》的楊過與小龍女來,當然不是金庸小說內姜雲行的插畫(我亦無此功力),而是《香港電視》封面的劉德華和陳玉蓮。畫完自覺有七、八成似,滿心歡喜、自鳴得意,以為必獲老師讚賞。孰料,只見老師碌眼搖頭,方知彼此wavelength(波長)不同,但我仍視這幅自創畫,是跟他學畫時最得意之作。

後來,在多倫多生活,參觀某當代水墨畫展時,看見太極書法藝術家何家強老師一幅畫題《非馬動》的駿馬圖,栩栩如生,卻不明解,立畫前思考良久。忽如電影般,何老師真身竟在我身旁站着!我乘機問:「為甚麼駿馬明明在動卻叫《非馬動》?」他答:「是『心』在動,非馬在動;心停不下來,則看萬事皆在動。」聞道即拜師。造詣甚高的何老師,其藝術創作要求不斷破除框框,正合我不愛循規蹈矩的個性。跟他學畫,我學懂很多哲理,惜回港後便打住了學習緣份。

至於西洋畫,總錯覺太有板有眼的東西都不是我杯茶,直至在書店遇上台灣作家顧爺用幽默手法寫的《這不是你想的藝術書》系列後,才開始改觀。他談到德國名畫家杜勒的著名自畫像時,原來是因為杜勒受父親之命要畫幅自畫像去相親。據杜勒說,他不喜歡那女子,然後顧爺在書中問:「如果不情願,幹嗎還把自己畫得那麼帥?」哈哈!突破盲點!又,解釋法國印象派畫家馬奈的家族背景時,顧爺形容「根本就是富二代」,又說馬奈小時候還略有「姿色」,但長下長下就「殘」了。也屬中佬的顧爺有感而發地說:「自然規律就是帥氣的Oppa,最終都會變禿頭胖大叔,劉德華那樣的畢竟是少數。」笑到我!

幽默的人最可愛,馬上跑到書店買下顧爺其餘兩本著作:《世界太Boring,我們需要文藝復興》和《不懂神話,就只能看裸體了啊》,一口氣讀完,令沒太多藝術天份的我,上了一堂十分精采的西洋藝術課。

撰文 : 利嘉敏

欄名 : 攻關女子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