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誰是誰非 由專業團隊打前鋒

評論版 2020/02/06

分享:

部分醫護人員在抗疫期間採取工業行動,肯定於未來的一段時間裏,會繼續成為一個具爭議性的議題。

究竟專業主義本身有沒有需要先滿足某些制度性的條件呢?還是專業就是專業,容不下任何個人的保留?

專業就是專業 容不下個人保留?

這真的是一個大題目,日後疫情平靜下來之後,其實需要好好跟進,嚴肅討論。這不是個人操守問題那麼簡單,也不是隨便一句世代差異所能解釋過來,而是涉及更宏觀和深遠的制度安排,要討論的方面和相關環節,遠較很多人所想像的複雜。

本文所討論的,並非上面的問題,而是這次工業行動所引伸出來的政治含義。對很多人來說,這是一批人表達不合作態度的做法,有些人甚至會覺得行動背後另有目的,有所企圖。很多討論一到了這些題目,參與者便會動氣起來,再而討論的內容變得道德化,談的是應該或不應該、對或錯。是譴責?還是支持?

我相信這類討論的形式只會是各自表態,不同的人在不同的立場上,各說各話。而爭論過後,大家又回到最初立場的起點。我想提出的是,撇開種種在價值上的判斷,我們始終需要面對這次工業行動的政治含義。

當局能否接受 領導權下放專業?

它的政治含義很直接:政府作為壟斷大量組織資源以協調、統籌社會上,不可能完全交託市場或民間來處理的事務的政治單位,它的集體力量(以組織發動一致的行動)源於認受與信任。所謂認受,不一定指民主程序。

我們必須明白,民主國家也會受到認受性的挑戰;而非民主國家的認受基礎可以有別於民主制度。但無論其認受基礎建基於哪一種制度、程序之上,認受愈強,挑戰所能產生的衝擊愈弱。不過,單憑認受仍不足夠,同樣重要的是信任。

而信任這東西很特別,當它存在的時候,大家不以為意,覺得理所當然。但到它弱化或消失之時,大家才恍然大悟,原來這是何等寶貴,在平日可以幫助處理很多難以完全確定的問題。

當大家信任政府的時候,就算很多的不同意或不情願,基本上仍可達至最起碼的一致行動。信任的程度愈高,反對聲音便難以主導民意,反之信任弱化,則政府要面對來自四方八面的挑戰。

或者很多人會問:目前這個特區政府既欠認受,亦無能力重建信任,那怎麼辦?在我們的社會制度裏,仍有一定公信力的是專業。雖然政府已經試過聯同專業人士發布消息,但效果未見顯著。重要的一步,是特區政府領導們是否可以接受進一步將領導權交託予專業團隊。

政府領導或者覺得自己的危機處理程序與步伐一直沒有問題,如果存在問題的話,那只是別有用心之人見有機可乘,利用危機來製造政治衝擊而已。不過,像我在前面已經提過,另有動機這件事情只能假設它必然存在,最重要的是如何想辦法重建有效領導,統一民眾的意志,集中力量抵抗逆境。

知所進退 也是一種領導力

我們現在真的需要科學領導,由數據來支持判斷,分解分歧,不要反應過慢,也不要過分敏感。或者特區政府領導們覺得自己一直都很專業,只是部分社會人士不相信而已。

現在,追究誰是誰非沒有甚麼意思,至為重要始終是要有有效領導。有效領導不會因為高官再多公開發言,而可以建立起來,而是必須想想如何組織專業團隊,由他們打前鋒。有時候,知所進退,知道自己哪方面不足,也是一種領導能力。

部分醫護人員在抗疫期間採取工業行動,相信會繼續成為一個具爭議性的議題。(資料圖片)

撰文 : 呂大樂 香港教育大學亞洲及政策研究學系講座教授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