減化粧品污染 靠法律更靠消費者

評論版 2020/02/06

分享:

化粧品美化個人樣貌,卻令地球更醜陋,英國BBC一部紀錄片直指問題源自其難以回收,以及微塑膠污染過多。本港來自化粧品的污染問題日益嚴重,或需政府參考外國以法例監管。

用完化粧品後,直接將包裝扔進回收箱,就真的能夠使其重獲新生?BBC紀錄片《Beauty Laid Bare》指出現實未必如此理想,尤其當化粧品體積太小、或包裝帶有顏色(如黑色)時,可影響機器進行分類,令其只能送到焚化爐。此外,含有閃粉(glitter)的化粧品也會破壞環境,因為此類微塑膠容易流入海洋。

港人熱衷化粧品,尼爾森研究報告指96%本港女性會買護膚品或化粧品,一年內平均消費4,021元,作為消費主力軍的35至44歲女性消費額更高達5,000元。惟此類消費帶來的污染問題嚴重,香港中文大學及香港公開大學學者2015至16年間在本港多處收集海水樣本,發現維港每桶海水中有多達6.4件微塑膠,當中96.8%是珠狀,因此推斷污染源頭是化粧品。

歐盟禁含微膠珠 南韓監管包裝

化粧品中的閃粉、磨砂等是微塑膠污染的主要來源,本港去年《施政報告》指將會推行自願淘汰含微膠珠個人護理及化粧產品計劃,鼓勵業界停止製造、進口及銷售此類產品。外地則陸續對此類產品加強限制,例如歐盟今年起禁止化粧品含微膠珠,台灣前年亦已實施此類禁令,違例商家最多可被罰款6,000新台幣。

處理化粧品內的微塑膠之餘,化粧品包裝同樣需要重視。不少商家出於令產品形象光鮮的緣故,傾向過度包裝,且不少包裝難以回收。南韓已在此方面立法監管,包括限制包裝含聚氯乙烯(PVC)、使用黏貼劑或塗上顏色,規定包裝容量的空餘量維持在10%至35%之間,並限制最多2層包裝。當地環境部前年已經制定計劃,增加無色無毒的PET塑膠瓶在化粧品包裝的使用率。

部分化粧品的容器因體積較小而較難回收,部分商家意識問題所在,主動履行環保責任。外國品牌Lush前年已推出一款可以重用的唇膏瓶,用完一枝唇膏後放入新的即可。本港亦有護膚品牌推出空樽回收計劃,提供禮物等誘因鼓勵顧客用完後交到店內。

港有商家推裸買 顧客自備容器

化粧品的塑膠污染除增加環境壓力外,對個人健康亦有影響,綠色和平資深項目主任連佩怡表示,微塑膠常在生產過程中加入色素、塑化劑等有毒物,容易被細胞吸收。團體建議平時消費時需留意包裝是否列出含Nylon- 6、Nylon-12、Polyethylene(PE)、Polyethylene Terephthalate(PET)、Polymethyl Methylacrylate(PMMA)或Polypropylene(PP)此6種微塑膠。

商家亦應考慮再進一步減少包裝,例如西營盤就有推行所謂裸買的做法的化粧護膚品店,讓顧客自備容器用多少買多少,減少包裝及化粧品本身的浪費。

政府已着手自願淘汰化粧品中的微塑膠,未來更應考慮進一步限制使用,以取得長遠效益。消費者亦應謹慎消費,運用消費者的力量,推動商家改變,保護環境與個人健康。

不少化粧品和護理產品會造成海洋污染,消費者宜謹慎消費,選擇不含微塑膠的產品。(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沈帥青

欄名 : 港是港非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