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子

副刊版 2020/02/07

分享:

疫症恐慌籠罩下,大年初一晚飯後,只好乖乖躲在家中陪母親看電視台播放的《嚦咕嚦咕新年財》,主角劉德華十八年前還真很帥,只想不到母親趁廣告時間有意無意放枝冷箭:「阿仔,今年是鼠年,你剛好一個甲子。」

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是為天干,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是為地支,十個天干加十二個地支,合成中國古代紀年法。天干地支各分陰陽,陽天干只配陽地支,而陰也只配陰,故此,便組成六十對不同干支組合。「甲子」理所當然是循環紀年之首,由一個甲子到下個甲子便是六十年。母親正客氣地提醒兒子,說他已老了。醫生生於一九六○年,若按當年統計數字來說,一個甲子後便應該壽終正寢,只因近數十年醫學進步快,平均壽命增長到八十五歲,否則一個甲子正好是一個循環。若信佛家生命可循環再用(Recycle),死後再投胎去迎接另一甲子,有幸再成人便是甲子年,不幸成螻蟻可能只有甲子日。

醫生死不去,但也要面對另一循環,不得不問下個甲子周期想做甚麼?應該是吃喝玩樂盡情去享受人生?還是應該繼續努力打拼為醫學消殆餘下光陰?不過,無論醫學如何發達,醫生能龍精虎猛地迎接下一甲子的機會相當渺茫,既是如此,在享樂和勤奮中作選擇實不是易事。無論第一個甲子中的生存意義是如何清晰,走上第二個甲子時也會有點兒迷茫。只盼各位年輕朋友,能好好珍惜第一個甲子。

撰文 : 莫樹錦

欄名 : 醫筆稱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