汲西班牙流感5教訓 免悲劇重演

評論版 2020/02/07

分享:

去年12月,在意大利發現了克林姆(Gustav Klimt)失竊了23年已經被遺忘的1917年名畫《淑女肖像》。克林姆在1918年2月因西班牙流感病逝。而同樣於去年底在武漢發現新型冠狀病毒,則令已經被遺忘了的西班牙流感被重新關注。

1918年爆發的西班牙流感是歷史上其中一次最嚴重的瘟疫,最少奪去5,000萬人命,比同年結束的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總傷亡人數更大。此瘟疫不單影響了世界大戰和病毒研究,對各地社會都有深遠影響,亦為今天應對新疫情留下5個教訓。

1)提高消息透明度助防疫

1918年的瘟疫被稱為西班牙流感,源於第一次世界大戰雙方都有大量軍人及平民因流感傷亡,為了保持士氣,參戰國都對疫情執行消息封鎖及新聞審查。但中立的西班牙並沒有隱瞞疫情,傳媒甚至連國王染病都大肆報道,給人印象是流感在西班牙特別嚴重而得名。

淡化疫症惡化 加深公眾恐慌

事實上,美國訂立《Sedition Act of 1918》,把任何人對國家、國旗或政府債券等負面評論,視作煽動叛亂,因此傳媒有關疫情的報道不多。某些報章上標榜好立克是流感中營養餐的廣告,比流感奪命的報道還要顯眼。

而地區政府為了達到戰爭債券(Liberty Bond)的集資目標,都盡力淡化疫情。以紐約州的埃爾邁拉市(Elmira)為例,地區報紙一天還在表示,相比市民對債券認購不足,西班牙流感實在微不足道,呼籲參與認購活動;但不到6天,因為疫情失控,市政府突然關閉全城所有公共場所。官方企圖淡化除了惡化疫情,消息混亂亦加深公眾恐慌。

2)把抗疫工作放在首位

在南太平洋的美屬薩摩亞是當時全球極少數沒有人因流感去世的地區之一,政府元首John Martin Poyer處理方法與美國本土對比強烈;他收到各地疫情爆發的消息後,立即安排船隻在島外作檢疫及隔離之用。比鄰的西薩摩亞政府未有採取同類措施,最後島上超過2成人口染病死亡。而Poyer因防疫的功績,獲美國海軍頒發最高等級的十字勳章。

急人民所急 保護及支援醫護

在發現疫症爆發,政府因為其他經濟或政治原因(即使重要如戰爭),而不聽取醫學專家的意見,甚至刻意淡化疫情,人命代價可能比戰爭更大。事實上,美國西班牙流感的死者,多於上世紀參與大小戰役中陣亡的美國軍人總數。

3)支援醫護團隊發揮救人力量

奪命流感爆發後,美國頂尖的醫學家都趕緊研究疫苗及療法;但在醫生束手無策之際,病人的紓緩治療主要來自護士;確保病人溫暖及吸收水份,保存了很多人的性命。

在費城等東岸大城市,不少護士被送往歐洲戰場,護士短缺令抗疫工作雪上加霜。在費城,高峰時外展護士一日平均要服務近30個家庭的流感病症。很多文獻都記載大部分護士在缺乏政府支援的惡劣環境下,冒受感染的生命危險,盡力在瘟疫前綫拯救性命。疫情過後,護士的專業地位得到前所未有的肯定;甚至帶動了美國女性投入勞工市場、獨立自主的社會文化。

面對公共衞生危機,政府及社會必須確保醫護人員有足夠的資源、保護及支援,讓他們發揮最大的力量。

4)援助草根階層凝聚民心

甘地第一次較成功的抗命起義在1917年,鞏固他在印度知識分子的領袖地位;但那時候甘地往往只有數千支持者,主要原因是這位官商家庭出生、留學倫敦的律師一直缺乏草根階層支持。當時印度出產的食物大多被殖民地政府徵用供應軍隊,慘受疫症煎熬的印度人百上加斤。印度是受害者最多的地區,過千萬人因西班牙流感死亡;即使有印度官員指出疫情是國難,政府並未認真處理。

不理民間疾苦 大失民心敗筆

在政府不理民間疾苦之時,向草根階層伸出援手的都是與獨立運動有關的團體(當時甘地也因流感病倒了);它們一直推動革命,動員社區關懷的效率優於政府;甘地漸漸贏得百萬計草根階層的支持,為印度獨立運動的成功播下種子。

在危難之時,若能急人民所急,凝聚政治能量事半功倍;反之,若掌權者讓人覺得愛理不理,只會埋下大失民心的敗筆。

5)防止投機者藉抗疫傷害社會

在南非,西班牙流感凸顯社區衞生問題;在白人勞工階層的借機爭取下,政府沒有改善黑人貧民窟的衞生,而是透過《Natives in Urban Areas Bill 1918》(市區土著人法案),分隔不同人種,驅逐被標籤為污穢的黑人往特定地方,令白人掌控市區,認為能夠在疫情中保護白人的健康。

到1923年國會討論新的《Urban Areas Act》(市區法令),當時的南非總理史末資(Jan Smuts,聯合國前身國際聯盟的主要創辦人之一),繼續藉詞法令是預防西班牙流感等疫症的公共衞生政策一部分;實際上按白人的需要規定黑人的居所。上述法例都是構建惡名昭彰種族隔離政策的重要部分。

防投機者慫恿群眾 損害社會

如美屬薩摩亞的例子,用科學化的抗疫、隔離、甚至封關以保障人民性命健康,是應當的。好政策因時制宜,要常常檢討,防備投機者慫恿群眾,為政治利益傷害社會。

1918年的流感說明疫症除了是疾病,也是社會現象;影響人類健康,也帶來社會後果;政府和社會務必汲取各地各方的教訓,否則重演歷史的傷痛。

(張恩榮曾任中央政策組研究主任、創新科技政策倡議者,現為照顧兩名孩子的全職爸爸)

面對公共衞生危機,政府及社會必須確保醫護人員有足夠的資源、保護及支援,讓他們發揮最大的力量。(新華社資料圖片)

撰文 : 張恩榮 前政策研究員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