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護不罷工 香港有得救?

評論版 2020/02/10

分享:

公立醫院醫護人員在罷工5天後懸崖勒馬,投票否決了激進工會再罷工的行動,這不單讓香港醫療體系可全力對抗疫症,而且顯示香港專業精神的強靭,將是香港打不死的本錢。

組織今次罷工、以圖迫令政府全面封關的「醫管局員工陣綫」,是因反《逃犯條例》修訂運動而成立的新晉工會,工會由界內年輕人士籌組及主理,處事手法傾向激進工運,對政治訴求的考量高於專業利益、利用激進手段施壓多於以談判尋求妥協。

工會低估 前綫醫護專業精神

工會在1月底首次就罷工投票,3,164名投票會員中有3,123票贊成罷工,反對的只得10票;上周五(2月7日)就繼續罷工再投票,罷工搞手原相信會有逾6,000人投贊成票讓罷工繼續,但結果7,000多會員投票,支持繼續罷工的約3,000人,反對的就逾4,000票(佔投票總數57%),顯示支持罷工的維持約3,000人,卻多了4,000多人表態不想被綁架罷工,工會不得不擱置罷工行動。

投票結果與工會預期有重大落差,相信因工會搞手是反修例運動的帶頭者,卻是醫護界的新人,他們高估了政治動員,低估了前綫醫護人員的專業精神。

反修例運動令香港由講求和平理性的社會,急速淪為如前北愛爾蘭般以暴力、汽油彈追求政治訴求的地方。反修例運動中亦多次出現號召全港大罷工,今次只是照辦煮碗,發動醫護界罷工,迫政府全面封關。

工會搞手因反修例起家,本身亦深受反修例運動瀰漫的反政府、反大陸人情緒影響,在抗疫中亦夾雜着對港府的極度不信任,對大陸人的嚴加抗拒,在疫症當前,醫護界有更大本錢迫政府就範,若政府不就範,則可凸顯政府「與民為敵」,重挫政府威信,這是政治鬥爭搞手的常有思維。

可是,由於工會搞手對本地醫護界的傳統未有深入了解,未料到會有4,000多反對票,這些反對票應是不想再當政治籌碼,而希望維護醫護的基本信念和專業精神。

無他,投身醫護最前綫的都具有使命感,視救助病人為職志,要他們在疫症大難前,放棄他們正照顧的病人、放棄平日一起與病魔搏鬥的同事,讓同事因他們罷工而背負更沉重工作壓力,這些都與當醫護的基本信念有極大衝突,令他們不安。

本港醫護界一直最自豪的是其專業精神,尤其2003年沙士一役,相比台灣醫護出現逃離醫院人潮,香港醫護界無怨無悔地走入高危病房,在人命需要救援前,絕不以任何種族、宗教、政治等理由而後退,這種專業精神贏得香港人以至全世界尊敬和信任。

本地醫護有根深柢固的專業信念,要繼續贏取病人的信賴,若今次抗疫令他們留下污點,就對不起他們身穿的白袍、對不起自己的承諾、對不起努力維繫醫護崇高地位的前輩、對不起香港人的信任。

香港醫護人員的專業精神不止惠及病人,更令全香港受惠,因外國人亦視此為香港專業精神的重要註腳。曾聽一位與外國商界接觸頻密的本港商界高層說過,香港醫護在沙士的表現是香港一張重要名片,外商見到香港醫護不會因專業以外因素而拒絕救人,並且忘掉個人安危,是高度專精神的表現;這種精神與整個香港社會環境息息相關,受着香港教育、法治、道德等因素薰陶,故香港不會只有一個專業有崇高專業精神,而令外國商人提高了對香港其他專業人士的信賴,並肯付高價購買香港各種專業服務,因相信香港專業水平高,專業精神亦高,不會以專業以外的原因而損害專業表現,使命必達。

相反,若香港專業人士沒有足夠專業精神,那表現就不可靠、不可信,再高的水平亦被視為沒水平,香港高水平及可信賴的專業,就是香港可以成為國際一流商業、金融中心的最大優勢。

可惜,香港專業精神的信譽,在反修例風波蒙受了很大損傷。因外界看到香港醫護界在反修例時,有不少「政治考慮凌駕專業」表現的例子,如醫護在工作時展現對警察的抗拒或不滿情緒;有眼睛受傷的女孩在未確定是遭警察抑或其他示威者所傷時,醫護界就集會指摘警察;有醫護在只聽女病人一面之詞下,就散播女病人在警署遭警察輪姦成孕而要墮胎的消息。

反修例風波 損港專業精神信譽

醫護人員是社會一分子,當然可以有個人看法,但在表達政治訴求時,不能影響醫護運作,亦不宜以醫護的光環拉高個人政治訴求的影響力。外界對醫護的專業信任,並非只是某一個人的功勞,是整個行業從業員長期累積的成果,破壞可以一朝,建立就必需要長時間的成績。

在反修例風波中,不止醫護界有損及專業精神的行為,其他不少專業界別亦如此。就如不少教師將自己反修例、反中國的政治理念灌輸給學生,甚至有教師懷疑帶領學生犯罪,與學生在街上被捕時被搜出攜有爆炸品,置學生的安危不顧。還記得2014年本地學界與家長大力反對國民教育,指部分教材偏頗,對中國隱惡揚善,但現在學生被赤裸裸地灌輸反政府、反中國的信息,這些教育界及家長卻沒有出來反對,這是雙重標準,還是他們的政治理念已凌駕了教育專業應有的操守?

讓專業重歸專業 免釀三輸困局

其他的如擁有第四權監察政府的傳媒,在過去大半年亦遭到不少指摘,部分媒體被指利用監察之名,偏幫示威者、暴力破壞者,如部分記者被指在示威當中主動築成人牆,阻撓警察追捕;有社工被指利用社工網絡、組織技巧,帶領激進示威者小隊,律師則被指涉嫌教導示威者犯法時如何逃避刑責。在不少外人眼中,這些都是香港「政治先行」、專業精神被犧牲的現象。去年底英國《金融時報》就有報道,指多間金融機構包括銀行、會計師行及律師行不願聘請香港的大學畢業生,相信這些公司就是看到年輕人的行為,擔心他們會政治理念凌駕專業操守,做出對僱主或內地客戶不利的舉動,與其日防夜防,不如斬腳趾避沙蟲。

醫護界這次擱置罷工,讓專業的重歸專業,免卻醫護、政府、市民皆輸的困局,是理性處理事情的第一步,其他問題如「全面封關」,亦宜以理性態度討論。現在要求「全面封關」的彷彿只將它當作政治口號,忽視如何執行,如全面封關是所有旅客都不能來港嗎?外國旅客過去14天曾到過大陸的,若搭機來港,可否進入?可否讓以十萬計還在內地的港人回港?可否讓每天以千計中港貨車司機運送食品、物資來港?哪些人要隔離,在哪裏隔離?

「全面封關」 宜理性態度討論

只要看看這幾天的反對隔離營示威、港人在未有物資短缺下已在超市搶購,就知上述問題若無妥善安排,一旦封關很易引發各種社會恐慌,以及令經濟和民生受不必要衝擊。這些考量及安排涉及各種專業,包括醫療衞生、入境管制、社會治安、信息發布、物資供應等,須有空間讓各方發揮專業能力及精神,放下政治、回歸專業才是香港的生路。

雖然香港經歷重大政治風波,社會仍嚴重撕裂,甚至有人用罔顧別人安危的手段如投擲汽油彈以爭取政治訴求,但香港前途絕不應在政治偏執中消逝。今次醫護回歸專業,希望是一個良好的開始,讓社會以專業精神為基礎,不讓政治掩蓋理性,那香港仍有重回正軌的可能,香港就仍然有得救。

公院醫護在罷工5天後投票否決了激進工會再罷工的行動,這不單讓香港醫療體系可全力對抗疫症,更是香港打不死的本錢。(資料圖片)

撰文 : 曾仲榮 資深評論員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