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要「有罩可施」 掃貨要如打大鱷

評論版 2020/02/11

分享:

新型冠狀病毒全球疫情愈演愈烈,香港社會一口罩難求。

當普羅市民覺得連最基本保護裝備供應也提心吊膽時,就會引起公眾恐慌。鞏固口罩供應,就是政府穩定民心的基本方法。可是,特首上周承認,政府在全球採購口罩不是很成功;相信就算主要官員帶頭脫罩節流,也追不上開源的供應。

澳門成功掃口罩 多得聯手商界

特區政府最初的開源方法,就是向中央求援,可是內地口罩亦告短缺,無暇兼顧。在採購方面,就算政府說不是純以「價低者得」向供應商「直接採購」,也成效不彰。

根據市場消息,澳門在採購口罩上的成效,是由於在疫情之初未有太多買家時,透過澳門不同巨型企業的買手,以純商業買賣運作全球掃貨;後來,不少國家在掃貨時,除了直奔廠房以現金買起所有倉存外,也會收購整條生產綫半年或以上,保障可持續供應。

本地商家「自家製」 原料哪裏來?

因此,特區政府的採購程序面對國際對手的商業手法,無計可施。雖然,近日也有至少兩個本地商家,說希望籌建本地生產綫並在月內投產,意願絕對值得支持。不過口罩原材料主要是內地供應,面對國內供應緊張更即將提產,除非可在國外找到原料,恐怕難救近火。

由此可見,掃貨和採購,存在根本上的差異。從公共行政角度,特首沒有可能不知道政府程序的僵化。過去,遠在她出任發展局局長時,已成立發展機遇辦公室(DOO)、出任政務司司長時更設有政策及項目統籌處(PPCU),這兩者也是為解決政府內部僵化失效,達致靈活協調高效而設。因此,如果政府仍希望對口罩供應是開源節流並行,政府必須暫時以特事特辦的方式去採購掃貨。

設口罩採購專員 有臨場出價權

首先,設立口罩採購基金和專員,讓公眾感到政府的決心和成效。現在全球口罩求過於供,簡易經濟學告訴我們,若要成功入貨,就要以價高者得的商業提價手法去做,而很多時候提價拍板也是在電光火石之間,因此,專員要有臨場專權。猶如當年金融風暴入市打大鱷一樣,也要掌握市場入貨技術。當然,價高者得會產生潛在貪污問題,不過,相信政府行之有效的防貪機制應該可以有效把關。

第二,與現有企業配對。坊間不少有心企業也幫助採購口罩,特首亦曾說「如有採購途徑,可轉介政府」。不過,這些企業大多是用已有人脈購得來貨,因此很多時供應商也是「先認人再認錢」,只是有心企業由於資金所限難以大手購入。因此,政府可以考慮與這些企業公私營合作(PPP),讓企業發揮人脈優勢,而政府就以其資金優勢,絕對可以做到「兜底採購」。

配對企業 公私合作兜底採購

同時,政府更可發揮其系統優勢,例如:特區政府有能力與有「出口口罩管制」的政府磋商酌情安排;此外,近幾日國際市場突然湧現為數幾十萬至上百萬個口罩的貨,後來發現是其他政府落訂後,驗貨後發現未達標的退貨;因此,特區政府在盡職審查(due diligence)及品質監控上,絕對比「臨時幫拖」的有心企業更專業,亦可防止市民受騙。

若果政府真的可以成功採購,在分配邏輯中,醫護人員是必然首選。此外,就是不論貧富地照顧抵抗力低的長者。若果復課,幼小中學生也是主要支援對象,一個給學生,一個給予接送他們上學的家長。

科學+行政 免抗疫成政治事件

抗疫本來就應該科學專業先行,輔以公共行政措施。現在抗疫成了「政治事件」,民眾缺罩恐慌是主因之一。如果在口罩供應上有計可施,市民有罩可用,民眾或許會稍為安心,這也是政府在危急關頭時,對市民苦況展現的魄力和道德責任。以上建議是拋磚引玉,期待各方有心人有更有意義的方法和行動,更希望香港人自強,疫情盡快解決。

如政府仍希望對口罩供應是開源節流並行,必須暫時以特事特辦的方式採購掃貨。首先是設立口罩採購基金和專員,讓公眾感到政府的決心和成效。(資料圖片)

撰文 : 陸瀚民 為正策士召集人、前公共事務顧問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