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慌無助抗疫 大家冷靜看數據

評論版 2020/02/11

分享:

想不到與修例風波相關的暴力事件在2019年末剛見緩和勢頭,隨着新冠肺炎的疫情爆發,本港不但股票市場和消費市道受到打擊,在口罩等防疫物資供應短缺下,就連基本的社會秩序和生活節奏也被嚴重打亂!

新冠肺炎爆發,難免令人回想起2003年的沙士事件。17年前,同樣是年初,非典型肺炎在港共感染1,755人,並奪去當中近300人的性命。面對新病毒的疫情,市民感到憂慮擔心實屬自然。但恐慌程度居然到達市民瘋搶乾糧、食米、廁紙,甚至避孕套、衞生巾的地步!實在不禁令人疑問,香港何以淪落至「戰時狀態」?

「數據不說謊」 可審視實情風險

先旨聲明,筆者並非醫學專家,只是認為「數據不說謊」,即使是表面分析疫情數據,相信也能審視新型病毒的實際情況和風險水平。

下筆之時,國家衞生健康委員會(衞健委)的最新數據截至2月10日,全國新冠肺炎確診個案數目為4.03萬宗,其中湖北省的數字為2.93萬宗,佔整體宗數74%。至於全國死亡個案為909宗,其中湖北省達871宗,佔總數的96%。

圖1展示確診個案數字由本年1月11日起的變化,並分別顯示全國數字;以及全國減去湖北省數字,即湖北省以外的情況。必須留意,圖表的縱軸為「對數值」(logarithmic scale),意思是每一格代表的是同樣的倍數差:因此,第一格標示10宗、第二格是前值的10倍(即100宗)、第三格又是前值的10倍(即1,000宗),如此類推。

把數據以對數值表示,是為了在視覺上準確地展示確診個案增加的趨勢,有否隨時間過去而放緩或加快。若一個數據一直維持同一百分比增長,在對數值圖表上,將會顯示為一直綫。藍綫所示的全國確診數目正是一例:有關數字由1月17日的62宗,增至1月22日的571宗、及28日的5,691宗。粗略來說,就是每5天左右宗數翻了10倍,也就是與藍綫重疊的黑色虛綫。

封省舉措快狠準 圍堵疫情擴散

換言之,若這個傳染趨勢持續,確診數字將會維持在同一直綫上,即延伸黑色虛綫的紅色虛綫,那麼確診數字應該在2月初時便突破10萬宗。換言之,按現時的實際情況看,進入2月,新冠肺炎疫情的擴散速度肯定是有所放緩。

事實上,全國新增確診個案由最高的近3,900宗(2月4日),反覆回落至2月10日的3,000宗。說是「拐點已現」肯定太早,但說「趨向正面」則不為過。

明乎此理再看紅綫,則更可清晰見到上述的放緩趨勢,在湖北省以外的地區尤其明顯,早於1月底當宗數逼近1,000宗時,新增個案的勢頭已見緩和。事實上,湖北省以外的新增確診個案連續4天低於700宗,2月10日錄得的444宗更是自1月26日以來的最少。

死亡數字也十分重要,因為它反映新冠肺炎的危險性。把累積死亡個案除以累積確診宗數,可得出新型肺炎的死亡率。圖2把有關數字分地域展示:新冠肺炎全國整體死亡率約為2.25%,其中湖北省的死亡率明顯高於全國,達2.94%。值得留意的是,湖北省除外的死亡率絕大部分時間未曾高於0.4%,最新報0.35%。綜合確診數字和死亡率的趨勢,可見針對多個省市的「封城」決定可謂既快且狠;更重要的是數字似乎反映,有關舉措實在有效「圍堵」病毒的擴散。

衞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鍾南山教授本月初接受訪問時指,新冠肺炎的患者年齡中位數為59歲。而1月底的數字則顯示,死亡個案的年齡中位數為70歲。相比之下,國家的年齡中位數為37歲(香港為44歲),因此感染和死亡個案似乎都集中於高齡群組。2月8日世衞亦指出,82%的新冠肺炎患者病情輕微,而死者往往年紀較大、本身亦有其他病患。

感染性較強 惟致命率比沙士低

列舉這些數字,絕對不是指我們應掉以輕心,不把疫情當回事;只是想指出,社會不應該因此而恐慌。客觀而言,新冠肺炎的嚴重性比不上沙士,是感染性強但致命率較低(沙士在香港的死亡率為17%)的病毒;某程度上或可粗略地理解為「比一般流感嚴重的流感」。

讓我們退後一步,宏觀、冷靜、實事求是地看數據。一般流感也絕對可以致命:本港2019年的冬季流感期間,4個月內也錄得601宗嚴重成人流感個案,當中356人死亡。而事實上,肺炎長期是本港第二大的死因,僅次於癌症,比心臟病還多;2018年共8,400多人死於肺炎,平均每日23人。

事實上,就連確診個案比本港多的新加坡,其總理李顯龍在最近發表的全國講話中也提到,對比湖北省以外新冠肺炎的死亡率0.3%,一般的季節性流感也有0.1%。他更明言,「一旦疫症進一步擴散,醫療系統將無法應付所有患者,部分輕微徵狀的患者,有可能需要留在家中養病,讓醫院集中處理嚴重個案……我們未走到這步,但我們告知大家這些可能性,好讓大家有心理準備。」

口罩非萬能 個人衞生防疫關鍵

再強調一次,筆者不是說我們不用擔心新冠肺炎疫情,只是目前社會的恐慌程度未免太過——尤其是政府以至供應商已多次澄清供應充足(當然口罩是例外),沒有搶購一般食品、日用品的必要。的確,香港是個很緊密擠擁的城市,感染風險不低;有口罩「傍身」或許會令人心安,但要捱更抵夜、冒着寒風、肩摩接踵地排隊輪購口罩,隨時買得到也同時染上流感!

再者,口罩也不是「免毒金牌」。加拿大首席公共衞生主任Theresa Tam醫生於1月便曾對傳媒指:「若本身沒有病,載口罩反而會帶來感染風險,例如當載上、除下、調整口罩時,手指或會接觸到眼睛等。」把這道理推而廣之:若果帶了口罩,卻忘記一系列個人衞生的防護手段:勤洗手、不要亂摸眼耳口鼻、蓋上廁板才沖廁……感染風險反而更高!

社會不應恐慌 政府豈能失職

長遠而言,我們更需要的可能是科技上的突破,例如是可重用的口罩。港大深圳醫院院長盧寵茂接受被正與本港科研團隊合作,研究教授市民在家中自製口罩的替代品。否則,正如盧教授所指,以內地現每日生產2,000萬個(已是全球一半產量)口罩計,單是廣東省1億人口,若每人每日使用一個,這條數已經「點計都計唔掂」!

最後,社會不應恐慌是一回事,但政府失職無能是另一回事。多的不說,筆者只問兩個問題:

1.同樣是特區政府,澳門能做到「口罩限購」,又在市面現搶購潮時火速盤點市面食糧和日用品庫存和估算每日用量,力證沒有短缺。港府在做甚麼?

2.一個商人也能買到口罩自動生產機,既然政府強調不再以「價低者得」為原則、庫房又不是沒錢,負責物流採購、商業規劃的官員會否汗顏?

(作者長期從事宏觀經濟、房地產市場、公共政策等範疇的分析工作。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意見。)

隨着新冠肺炎的疫情爆發,本港不但股票市場和消費市道受打擊,連基本的社會秩序和生活節奏也被嚴重打亂。(資料圖片)

撰文 : 曾文兼 經濟師、政策分析員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