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與寄生

副刊版 2020/02/12

分享:

剛得奧斯卡四項大獎的《上流寄生族》,連同一批奧斯卡熱門影片,如《1917》等,早前見到資料說會在中國排映。但疫情影響戲院後,自然說要押後放映。事實上,亞洲片這次風光得獎,着實也惹來不少內地影迷的討論。

最多意見當然是問中國出品何時能奪最佳影片?最自我鼓舞的是:如果沒有嚴峻審查,中國的現實故事定能拍出更奇詭佳作。最自我安慰的一定是:美國片也拿不到金雞獎。最實在的留言則是:不用講能否開拍同類片子那麼遠了,先讓這些國際好片能正常地在中國公映吧!

撇開拿獎的問題,雖則絕大部分中國觀眾其實沒看過《上流寄生族》,但在這遭遇疫情的一刻,中國網民仍熱愛討論這部片,並似乎對「寄生」、階級差距等也有了更切身理解。

照主流輿論看來,這可能是以破壞力而言,最為階級無差異的一次災劫。中產和新富階層面對口罩或物資不夠,情況不比普通家庭好。面對醫療資源不夠,又不能隨便流動求醫的話,經濟實力也不能作為保險後盾。

而尤其令他們更為看不過眼的,是眾多「寄生族」漸次登場,先是失去公信力的當地紅十字會,其次是習慣了官僚主義的系統中人。良莠不齊的自媒體為博點擊則大量販賣各種流言、消費各種武漢現場故事,可以說,疫情令中國不同層面的寄生現象集體大曝光。

一個評論帶比喻性地指出:我們此刻正在「雪國列車」上,並在災變中備受寄生物的吞噬。更令人沮喪的是—套用索忍尼辛的話,你明明知道這一事實,寄生者也知道你知道這個事實,但一切仍在繼續,就像太陽底下無新事,只有重複與遺忘。

的確,最困擾我們的,是疫情之後的一切迅即被遺忘。

撰文 : 李照興

欄名 : 中國新呢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