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爭+疫情 港經濟上半年慘淡

評論版 2020/02/12

分享:

疫情烏雲壓頂,內地奮力對抗香港則風雨飄搖。本港政經難免受重創,現況及前景為何值得探討。

香港經濟之前已深受暴亂打擊,本元氣大傷,再受疫情重壓,境況堪虞。上年第四季度GPD增長同比下挫2.9%,與第三季的2.8%接近,全年下挫1.2%,乃10多年來首見。經濟中私人消費、投資及出口等多個部門同時收縮,顯見受影響範圍甚廣。不利因素還包括內地經濟放緩、中美貿戰、國際政經環境不穩等,均增強了暴亂的負面影響。

旅業重創 料共挫8至9成

展望今年情況更為不妙,上半年尤其慘淡。技術性因素有去年上半年景氣仍佳,基數較高,令今年上半年增長受壓。但更嚴重者是暴亂已把消費、旅遊等相關行業重打,再加上疫情,必將體無完膚,形成了暴亂與疫症「雙邪」夾擊。以旅客為例,暴亂已打掉4至5成,再加疫情將打掉8至9成。

還有過度依賴「北需」(即北面的內地需求)南下支撑經濟的問題。北需影響面甚廣,除旅遊及一般消費外,還涉及金融、地產、教育、醫療等多方面。在不少領域北需還佔了重要甚至主導地位,如內地旅客佔比及內地上市企業佔比等,都成了大頭。

過度依賴「北需」 存結構問題

北需還帶來北供:如內地南來的資金及人才等,影響更為深遠。此乃經10多年形成的結構性問題,在雙邪夾擊下全面暴露,且必將帶來調整痛苦。

究其根源,乃SARS後國家為救港實行「超世貿開放」,通過CEPA及自由行等讓北需南下,成功重振本港經濟。但今天北需全面消滅,反成了窒礙經濟主因,可謂生也北需、死也北需。關鍵是香港因北需南下養成依賴心態,沖淡了轉型升級和發展內生增長動力的意向。港府也偏重北上討求政策,而忽略推動本地產業發展。

現時香港還出現了幾個負面趨勢:

(一)內耗嚴重。疫情引起了多番居民抗議設立隔離營行動及醫護人員罷工,令社會撕裂進一步深化。雙邪夾擊並非簡單疊加,而是雙邪間可產生惡性互動,令1+1>2。

內耗嚴重 政府應變弱惹不滿

疫情令「反中」勢力增加了更多策動抗爭藉口及理據,注入的新動力可發動更多市民參與,這樣便可令抗疫行動受阻,與當年抗SARS時團結一心的情況大異。何況疫情帶來的經濟損失及應對痛苦,又增添了民眾對政府的不滿。

(二)政府應變無能。港府班子在「止暴制亂」上能力差、成效低已眾所周知,在抗疫上又出現了相同問題。特首林鄭月娥說要超前疫情行動,實際上卻每跟在疫情後面。

例如在郵輪出事後才封閉碼頭,其實早在封閉內地船運碼頭時,便應考慮到封閉港澳及郵輪等碼頭。此例顯示當局決策缺乏全盤考慮及前瞻性。

在處理口罩事件上,當局只知增加供給,卻忘了配給(distribation)也是個影響信心的重要因素,未如澳門、星州及台灣等採取了相應措施,反而不少商戶更有見識,在發售時採取了限購及查身份證等方式。更令港府丟面者,是澳門做得有聲有色,特首賀一誠表現出的果斷、前瞻及高效令人刮目相看。港府以止暴抗疫雙低效應對雙邪夾擊,效果如何不必多說。

下半年3大不明朗 須防突變

(三)市民信心脆弱。反映之一是網上傳言可輕易引發恐慌性搶購。總之是疫情凶悍、寢食難安、社會動盪、人心惶惶!如果疫情及經濟再嚴重惡化,須防有重大變故出現。

綜合上述可再審視今年經濟表現。去年下半年增長跌近3%,今年上半年跌5%應非過度悲觀估計。下半年情況或會好轉,一是疫情過去,二是基數效應轉為有利。但即使下半年有輕微正增長,全年出現負增長的機會仍大,正如財爺陳茂波預計財政可能連年赤字。

另一方面,影響下半年的還有其他不明朗因素:(一)上半年的慘淡可能引發退市等結構性調整,疫後難於恢復。(二)雙邪不再但動亂仍在,故要看上半年借疫煽亂的發展如何。勿忘還有外人在旁虎視眈眈,「人權法」等可隨時發難。(三)外圍的經政及地緣鬥爭變數不容忽視,尤須防出現突變。

形勢逼人,看來市民只好自求多福。

香港經濟之前已深受暴亂打擊,本元氣大傷,再受疫情重壓,境況堪虞。(資料圖片)

撰文 : 凌鵾 經濟分析員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