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寶龍空降 確保中央政策不走樣

評論版 2020/02/15

分享:

中央在周四宣布多項高層人事調動,因對抗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不力,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被撤換,改由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的親信、上海市長應勇接任,人事變動中,還包括主管香港事務的國務院港澳辦主任一職,由全國政協副主席夏寶龍兼任,原港澳辦主任張曉明改為副主任;同時港澳中聯辦主任亦兼任港澳辦副主任。

中央抗疫戰緊張 仍不忘香港

中央目前工作的重中之重,主要在於對抗及控制新冠病毒疫情,以及減少疫情對中國經濟的衝擊,以免引發更難收拾的局面。中央在抗疫軍情緊張、重新部署人事時,仍沒有遺漏香港問題,此反映中央高度重視及憂心香港問題,認為事關中央核心利益,且情況不宜拖延,要盡快推動人事及架構重整,強化高層對香港事務的決策及處理能力。

對於夏寶龍空降為港澳事辦主任,原主任張曉明調職為副主任,坊間的即時反應是他要為過去半年反修例風波問責,因而被降職。坊間有此看法,因為中聯辦前主任王志民上月才因應對反修例風波不力,被發配「邊疆」,擔任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副院長的「閒職」。因此張曉明由港澳辦主任降為副主任,外界自然聯想他被「燉冬菇」,但這類比並不恰當,因為張曉明由主任變副主任,面子上可能不好看,但正部級地位不變,權力上亦沒有明顯減少,仍主責港澳辦日常事務,對香港事務仍有很大的影響力。

這次人事調動的目的不是對張曉明「降職」,而是要將港澳辦升格,應對變得異常棘手的香港局勢,港澳辦主任由部級變為副國級領導人,由全國政協副主席夏寶龍兼任,其下的副主任級別,由副部級提升為正部級。新的副主任包括張曉明,以及香港中聯辦主任駱惠寧和澳門中聯辦主任傅自應。

港澳辦變相升格 應對港局勢

若說張曉明因問責受貶,那之前與他同級的駱惠寧,現在與張曉明都是新架構下的港澳辦副主任,那駱惠寧亦降級了嗎?

當然張曉明的權責並非沒有受到影響,這主要體現在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中,張曉明過去在這小組的副組長位置,亦由夏寶龍接替。但這個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本身又是甚麼?

中國的政治體制是由「黨領導國」,共產黨中央會成立各種小組主管不同事務,每個小組包括中共中央和國家相關機構的高層官員,中央小組制定大方向後,由政府部門落實。中央對香港事務的大方針,則是由這個「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制定。現時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是政治局常委韓正,副組長則有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國務委員及外交部長王毅、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尤權、國務委員兼公安部長趙克志,而過去張曉明的副組長職位現在亦改由夏寶龍擔任。

理順港澳辦中聯辦 治港更有利

張曉明現在只擔任小組成員,在這個中央小組內的發言權及影響力,當然有所削弱。此外,他過去雖與港澳兩位中聯辦主任同為部級,但因擔任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副組長,在與中聯辦合作時,身份上佔有優勢,現在他與兩位中聯辦主任同為小組成員、同受港澳辦主任領導,如此雖減弱了張曉明的個人優勢,但對於理順港澳辦與中聯辦的合作,卻有很大好處。因為現在中聯辦主任亦是港澳辦副主任,將受到港澳辦主任夏寶龍領導,再無港澳辦、中聯辦誰大誰小的問題。

至於夏寶龍的新任命,對中央的港澳政策有甚麼啟示呢?

其一,由夏寶龍出任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副組長,強化小組決定的執行力之時,亦顯示中央要進一步提高對香港事務的掌控能力。

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成立於2003年7月,因應香港2003年7月1日50萬人上街遊行、香港局勢急變而來。由於擔心外國勢力插手香港、香港淪為顛覆中央基地,小組的成立標誌着香港自1997年回歸後,中央在港澳事務上採取的放任自流政策,轉變為「不干預,但有所作為」的新方針。

「不干預但有作為」 已不足夠

現在因過去半年香港局勢急變,「不干預,但有所作為」這大方針,已無法確保中央在港利益、無法確保香港不會做出損害國家利益的行為,因而必須對香港看得更緊、參與更深,以平息香港對中央可能帶來的衝擊及威脅。

這些威脅關乎一國兩制在港推行,以至港獨勢力對中央的挑戰。《基本法》規定香港在2047年前都奉行一國兩制,但反對派在反修例風波中,藉成功催化港人對港府的仇恨、對中央的恐懼後,正意圖挾港人民意與中央重議《基本法》。

表面上反對派不會推翻一國兩制,但有意偷龍轉鳳地改變有關內涵,簡言之是將「一國兩制」中的一國抹除,將「高度自治」變成沒有高度限制的全面自治,以達到反對派在港奪權、掌權的結果。

夏掌港澳辦 習參與料更直接

強化港澳辦是「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的部署,有了強力執行部門,才能有效落實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的對港新政策,扭轉過去半年中央在港「守不能和、戰不能勝」的困局,未來要能做到止暴制亂、打擊香港反對派和外部勢力的進逼,全面執行《基本法》及一國兩制。

其二,夏寶龍出任港澳辦主任,反映習近平對香港事務的高度關注,未來參與將更直接。

現時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韓正在派系上並非「習家班」,習近平與小組始終有隔膜,未必能即時知道小組的決策。夏寶龍在2003年由天津調任浙江省委任副書記,擔任時為省委書記習近平的副手,是習近平的舊部及親信,故習近平派他出任小組副組長及兼管港澳辦,令他對香港事務的認知及參與可以更快、更直接。

其三,中央要藉夏寶龍提升港澳辦地位,並強化其執行力。過去中央委派港澳辦及中聯辦掌舵人,傾向找熟悉港澳系統的官員,這些官員對港澳事務稔熟,但多沒有在其他部委尤其地方當一把手的經驗,故其能力長於技術,而短於戰略,在大局觀、協調中央與地方利益、化解地方矛盾上的經驗和能力都有所欠缺。

由副國級領導 助減山頭主義

基於香港局勢的劇變,中央處理香港事務,更需要主事官員有能力與香港反對派及外部勢力作政治鬥爭、更需要官員有能力協調中央與香港利益、化解中港矛盾。因此早前更換香港中聯辦主任時,才會換上曾擔任青海及山西省委書記的駱惠寧,夏寶龍亦曾任浙江省委書記,兩人的封疆大吏經驗及能力,正符合香港新形勢所需,可以預期中央未來會找更多這類特徵的官員掌理香港事務。

此外,夏寶龍以副國級身份兼領港澳辦主任後,不單可指揮香港中聯辦,而且在謀取其他部門如公安部、廣東省、商務部、統戰部等配合時,權責亦較過往清晰,有助減低其他部門的山頭主義,確保中央政策「不走樣」。

無論是駱惠寧抑或現在的夏寶龍的新職,都是中央調整對港事務的人事及架構部署,以確保未來推出對港新方針時,能有效執行。

中央這次人事調動的目的,不是對張曉明「降職」,而是要將港澳辦升格,應對變得異常棘手的香港局勢。圖為夏寶龍。(資料圖片)

撰文 : 曾仲榮 資深評論員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