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食業須急救 冀政府重手扶持

評論版 2020/02/17

分享:

沙士於2002年在順德首次爆發,及於2003年2月於香港正式爆發,引發各界恐慌,這傳染病疫潮擴散至全球。直至2003年7月16日,疫情逐漸減退,至同年9月2日完全消滅。疫情造成香港共1,755人染病,包括醫務人員在內,共299人死亡。

世界衞生組織當時對香港發旅遊警告,學校亦需停課,當中大批住客受感染的淘大花園E座更被頒令隔離。其時香港人心惶惶、百業蕭條,各行各業包括餐飲業大受打擊。感染人數由4月尾開始穩定下降,5月23日世衞才解除前往香港旅遊之警告,5月24日首現「零感染」。自6月12日起香港再未有新增個案,並終在6月23日從疫區名單中除名,疫潮告一段落。

沙士「零顧客」 當局十成擔保貸款

當時,餐飲業嚴重受創,市民都懼怕與人緊密接觸而受感染,都避免到食肆用餐,外賣服務也未興起。餐飲業的顧客群主要是香港本地人,他們情願在家煮食,返工午飯時間也只進食在家準備的便當,令食肆生意額大幅下跌,甚至有食肆接受傳媒訪問時指出其一整天「零顧客」光顧。

當時具上市規模的本地餐飲集團寥寥可數,在資金緊絀及生意額大跌下,造成了餐飲業史上的大寒冬。很多食肆為求自救,紛紛提高衞生水平,例如前綫員工必須佩戴口罩及使用一次性手套處理食物;及推出優惠吸引食客,例如由點餐轉做任飲任食放題。捱不過是次寒冬的,都只有結業收場。

餐飲業當時的慘況可從一些數據中得知,2003年上半年與2002年比較,餐飲總收益下跌了14%,即37.5億元,職位空缺下跌了14.6%。失業率高達15.7%。2003年沙士期間,本港食肆數目由10,700多間,大跌至不足9,000間。而香港2003年GDP由第一季的增長4.5%;急跌至第二季的收縮0.5%。

為拯救商界,香港政府當時也撥出了35億元為企業提供100%擔保,利息為銀行最優惠利率減3厘。有些餐飲公司因這計劃才能安然度過是次危機。

示威+疫症 衝擊不低於沙士

回說現在,現時撇除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武漢肺炎)爆發的影響,餐飲業已經在低谷徘徊。餐飲業2019年8至10月的失業率為6.1%,為逾6年以來新高,失業人口約1.51萬人。2019年第四季的食肆總收益為260億元,按年下跌了14.3%,即43.4億元,是自2003年第二季沙士爆發以來的最大跌幅。據行內人士稱,結業潮已出現,自2019年中至今,已有過千間食肆結業。

前車可鑑,是次新冠肺炎爆發對餐飲業的衝擊,絕不下於沙士,很多食肆在這期間的團年飯、春茗、其他宴席的預訂已紛紛取消,晚市的生意額也平均下跌5成。再加上,餐飲業自2019年中至今已陷低迷,餐飲業能自救的方法也已見絕,餐飲業現時有如已進入深切治療部,等着奇迹會否出現。

政府對業界作出的支援已迫在眉睫。業界較早時已向政府建議,希望政府盡快推出本地消費券以振興市道,暫未見有消息;另外業界建議的十成擔保貸款計劃也未見有回應。

倡推消費券 籲業主積極減租

業界已多次呼籲業主減租一半為期6個月,以解餐飲商戶燃眉之急,但及至上周始獲部分發展商回應。近日餐飲商會再次聯署至各大地產商業主,要求取消底租,只收租金分成及取消冷管費(即冷氣及管理費),為期6個月。希望業主真的能體恤商戶,與商戶共度時艱。否則,餐飲舖結業及於各大商場消失,將指日可待。

此外,市面口罩及清潔用品已出現缺貨,這些都是餐飲業維持衞生水平的必需品。這方面政府應加以支援業界,才能加強防疫,免於社區爆發。

難道政府忍心袖手旁觀,讓餐飲業沉痛的歷史再一次重現,讓國際美食天堂的美譽被是次巨浪沖毁?

前車可鑑,是次新冠肺炎爆發對餐飲業的衝擊,絕不下於沙士,人流冷清,生意大跌,政府對業界作出的支援已迫在眉睫。(資料圖片)

撰文 : 徐汶緯 稻苗學會主席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