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生活最大實驗

副刊版 2020/02/18

分享:

就如當年的一場雪成為了滴滴打車的一個成功拐點,二○二○年的一場大疫情也許會進一步普及中國的「雲生態」-即是因人們都不外出,移動互聯網雲上資源所帶來的雲生活及雲工作,可因這機會再提升深化,被認為是一次最大範圍、最長時間的雲生活實驗。

除了必須的電商購物宅配,這逾半個月來,宅在家裏的人還進一步普及了雲娛樂和雲教育。有夜店和歌手進行「雲蹦迪」即直播演出把家中變disco。教學方面,譬如「釘釘」是一個官方推薦的網上上課平台(其實也是雲辦公平台),下載量以億計,推出「五年高校三年模擬」等針對性教材等。然而有趣的是,由於備受家長學校重用,竟引來學生們的惡評,紛紛給它一星,諗着父母學校就不會叫他們再用一個一星差評的平台。

毫無疑問,雲辦公才是真正主導這場革命的,現在各種雲辦公軟件,基本上已可實現視頻開會、文件交換、集體修改、文書認證等,在這陣回復辦公的過渡期,還有人力資源部最關注的定位打卡功能。說這是一次影響長遠的工作範式轉變,因為由此引伸,如果在家辦公、在家教學真正普及起來,會有一連串社會變化出現。

出行的需求減少,意味過往的出門消費也會降低,可能不需要那麼多上班衣服,也影響到辦公餐飲消費。代之而起的,可能是對家居裝飾布置的更關注,各種小軟裝的流行,各人把自己屋企的部分空間改造成辦公及方便作視頻見人的角落。

更廣泛的影響,是對居住房區選擇的問題,如果上班的硬需求降低,人們選擇接近市中心商業區或學校區的慣性也會受衝擊。社會的演化確實由有意的發明和意外的機遇推動。

撰文 : 李照興

欄名 : 中國新呢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